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国际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自负的布隆伯格:偷窥门风险20年前已被提醒

温克勒提醒布隆伯格的,正是“无所不知的金融数据服务”以及“希望无所不知的媒体”之间天然存在的道德风险。

  “瞧,我早就说了吧!”假如彭博社总编辑马修 温克勒这几天遇到了他的前老板,他可能会用这句话开场。

  因为,彭博在它的创始人离开公司11年之后,终于还是遇到了迈克尔·布隆伯格20多年前就被提醒过的问题。

  迟来的道德风险

  当时,迈克尔·布隆伯格向还在《华尔街日报》担任债券记者的马修 温克勒介绍有关彭博金融数据终端之外再增加新闻内容部门的想法,想挖他去做负责人。温克勒的回答是:“如果彭博新闻社发现最大客户的董事长从公司保险柜里拿走500万美元逃到里约热内卢,而该公司打来电话要求不要报道此事,那该怎么处理?”

  温克勒提醒布隆伯格的,正是“无所不知的金融数据服务”以及“希望无所不知的媒体”之间天然存在的道德风险。

  布隆伯格后来在自传里说,自己当时被温克勒问住了。当然,被问住的布隆伯格还是成立了彭博新闻社,并成功挖到了温克勒。

  23年之后,被回避的道德风险问题终于真真切切摆在彭博社面前:全球重要央行和主要金融机构,群起指责其通过终端用户数据“窥私”,彭博不得不忙着在全球各地到处灭火。

  “大多数新闻机构从不让记者与商业建立联系。在彭博,二者可以最大限度地实现无缝对接……我为我们在金钱与新闻之间所保持的平衡感到自豪。”布隆伯格自传里的这段话,现在看起来有些讽刺。

  已经不再亲自掌舵彭博的布隆伯格,并未在此次危机之后出来发声,但这并不阻碍人们将源头追朔到他:谁叫他给公司取了个和自己一样的名字(Bloomberg)呢?

  但布隆伯格很可能将继续就此事一言不发。仍由他控股的彭博公司一直在用终端收入补贴新闻业务,假如这一道德风险真的威胁到了彭博立身之本的终端业务,不排除布隆伯格将彭博社剥离出售的可能性,毕竟2005年他就曾有过这样的想法。

  • 责任编辑:安吉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