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财经评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审批明放暗不放的根子在哪里

国务院新一轮的行政审批改革出台,再度引发媒体的广泛好评。推进大部制的改革配套跟上才能真正落实国务院行政审批改革的精神,在这方面似乎任重道远,为着人民的利益和改革开放上新的台阶人们仍然必须综合发力。

  国务院新一轮的行政审批改革出台,再度引发媒体的广泛好评。但有媒体云,从2001年到现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迄今已经12年了,但个别部门仍然“明放暗不放”(5月18日《新京报》)。

  笔者认为,媒体对“明放暗不放”的批评不无道理,需要引起人们注意。

  从2002年到现在,国务院已先后7批取消和调整了2497目,在简政放权上已经取得了一定成绩。其力度不可谓不大。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的记者会上谈到,现在国务院各部门行政审批事项还有1700届政府下决心要再削减三分之一以上。国务院公布第一批取消和下放的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是落实方案的一项重要工作,为加快形成权界清晰、分工合理、权责一致、运转高效、法治保障的国务院机构职能体系,真正做到该管的管住管好,不该管的不管不干预,切实提高政府管理科学化水平,迈出了重要一步。为何在一些地方行政审批“明放暗不放”的现象仍然存在?

  笔者曾在南方一个县级行政审批部门工作过,对此类现象也颇有体会。表面看,诸多的审批项目,特别是国家投资指导目录已明确为鼓励类的工业企业项目,只需要备案就行。按照《国务院关于投资体制改革的决定》要求,除国家另有规定外,由企业按照属地原则向地方人民政府投资主管部门备案。备案制的具体实施办法由省级人民政府自行制定。省级人民政府应当在备案制办法中对备案的方式、内容、时限等作出明确规定,防止以备案的名义变相审批。但一到了地方基层,备案往往变成了核准。不但需要经多个部门审批,还需要投资者提供诸如国土、规划、环保等有关资料,这样一来,就变成了变相的核准。此外,不但需要网上审批,还需要经领导层层审批,如此一来,不但手续繁多,而且往往会拖过了项目上马的时间,这就是一些地方办投资项目手续难的一个原因。

  为何在一些基层,鼓励类的工业项目审批会如此艰难?对此,笔者曾与一些审批部门商讨过,有的说是现在项目上马要求高,怕出事;有的说上项目企业不来找部门,部门就等于虚设。不言而明,审批项目“明放暗不放”根子在一些地方部门利益所致。因此,不对部门利益进行根治,来个釜底抽薪改革,要落实国务院行政审批、简精放权的精神,恐怕不是易事。

  笔者知道,对于部门利益问题,近年来的媒体曾多次进行讨论批评,一些省部领导也曾在公开的场合批评这个问题。但给人们的印象是,面对部门利益,往往有点奈何不了。当然,时下不少地方,进行一站式服务,和派出纪委进行明察暗访等举措。不能说,这些举措对医治部门利益没有半点效果,虽然震动了一时,但往往不长久。这类部门利益像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随着时间推移,一旦风平浪静,这类部门利益又会死灰复燃。那么,部门利益是否没有根治之方?笔者认为,清除部门利益固然不是易事,但绝不是比登天还难。有语道:办法总比困难多。只要依靠广大群众,立足于改革,建立严格的制衡和监督机制,部门利益也会被扫地出门。

  部门利益是指:有关的权力部门在从事立法、司法或行政行为的活动过程中,不适当地强化、扩大本部门及其成员的职权,巩固/扩大本部门的可控制资源的倾向。部门利益出在哪里?不言而明,一是出在部门,二是出在人们思想问题。解决这里问题,就需要进行手术。也就是敢于推进改革。实践证明,将相同的部门职能合并,构建大部制,就是一条出路。像广东顺德那样,将原来四十多个党政部门撒并为十来个部门,部门总数减少了三分之二,就是方便了公众,也提高了工作效率。但对顺德的大部制改革模式,一些地方拼命反对,个中之因是什么部门少了,官位少了,难以安排官员。可见,部门利益和官本位是行政审批无法彻底的根本原因。因此,推进大部制的改革配套跟上才能真正落实国务院行政审批改革的精神,在这方面似乎任重道远,为着人民的利益和改革开放上新的台阶人们仍然必须综合发力。

  • 责任编辑:安吉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