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杨国英:跃进式投资与地价寻租

而开发商的利益锁定,亦往往不在于软件园的招商入驻率,而在于超低地价与超高楼价之间的暴利空间。否则,任由此风蔓延,地方财政很可能背上长远的包袱,而当下对地方政府兴建楼堂馆所的禁令,亦可能无法被有力执行。

  近日,朋友的软件公司准备迁址,原因是公司地址偏居城西,离市中心过远,生活和交通均不便利,很难招到合适的技术人才。

  这家软件公司所处的软件园,从市中心出发开车前往,需要50分钟,而且没有地铁相连,要是乘坐公交转来转去,起码要2个小时,周边超市、幼儿园、学校等配套更是全无。

  如此偏僻且全无配套的软件园,肯定很难有软件公司入驻。包括朋友的公司在内,建筑面积近10万平方米的园区,只有稀稀落落十余家小型软件公司,近80%的办公楼处于闲置状态。这些屈指可数的小公司,之所以选择在此落户,一是软件园办公楼免收租金,二是软件园承诺帮忙申办政策补贴。

  实际上,办公楼租金免费,不仅是这一家软件园的招商政策,散落南京各区的逾十家软件园,绝大多数均免收租金,或仅进行象征性的超低收费,但大多入驻率不足50%。

  这给我带来极大的疑惑:规模如此之大的软件园,如果免收租金,其成本如何分摊?各区在兴建软件园时,难道没做过必要的市场评估?

  起初,我的愤慨之意油然而生,各区财政耗费巨资兴建软件园,如此“赔本赚吆喝”,岂不是只为表面政绩,而置地方财政于不顾吗?

  但细究之下却发现,除了政绩诉求之外,大肆兴建软件园还另有玄机。这十多家软件园,其中相当一部分是“联合开发”性质,或通过土地划拨,或形式上通过公开市场竞拍土地(实际上捆绑诸多附加条件)。如此超低的土地成本,必然吸引众多开发商踊跃参与开发。

  而开发商的利益锁定,亦往往不在于软件园的招商入驻率,而在于超低地价与超高楼价之间的暴利空间。这部分收益可以在一定期限后,通过银行抵押或出售获取。

  • 责任编辑:安吉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