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财经评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富豪增速过快乃百姓之痛

伦敦财富咨询机构WealthInsight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东京是世界上拥有百万富翁居民最多的城市。一个国家,富豪数量的多少,不仅反映了经济发展水平的高低,而且反映了财富分配状况的好坏,同时,也反映的社会贫富差距的大小。

  伦敦财富咨询机构WealthInsight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东京是世界上拥有百万富翁居民最多的城市。中国的北京、香港、上海三城也上榜,分列第六、八、九位。报告同时预测,2020年以前,中国大陆的百万富豪可能暴增至330万人,取代日本(220万人)成为世界第二大富豪产地。

  一个国家,富豪数量的多少,不仅反映了经济发展水平的高低,而且反映了财富分配状况的好坏,同时,也反映的社会贫富差距的大小。

  正常情况下,经济发展水平越高、经济增长越快、社会财富越丰富,富豪的数量就越多、富豪的增长速度也越快。反之,富豪的数量会下降,增长的速度也会放慢。

  从中国的实际情况来看,经过三十多年的快速发展和财富积累,出现一些富豪,应当是十分正常、也是符合经济发展规律和市场竞争要求的。但是,从富豪的形成过程以及财富积累过程来看,似乎又不完全如此。特别是富豪增长的速度以及财富集聚的程度,很大程度上已经违反了经济发展规律和市场竞争要求,违反了社会财富分配的基本规律。

  首先,实体产业创造富豪和积累财富的特征越来越不明显,速度越来越慢,比重也越来越低。很多从事实体产业的富豪,要么通过转行继续留在富豪行列,要么是因为坚守而淡出富豪行列。真正依靠发展实体产业成为富豪或者坚守在富豪行列的人已经越来越少。这也意味着,在中国,实体产业致富的功能在下降,有志于实体产业发展的人在减少。显然,这对于中国这样的发展中人口大国是很不合适的,也是十分危险的。

  第二,房地产、股市等逐步成为新的重要造富平台,且造富的速度极快、过程极简单,不仅使社会财富分配陷入了无序状态、使社会财富快速向少数人集聚,而且使社会资源的配置越来越不合理,二十世纪那种每个人都在积极创造财富、每个人都想通过劳动使自己致富的气氛也越来越淡。更多的人,都想通过投机、通过不劳而获成为富人。结果,富人是越来越多了,贫富差距却越拉越大了,社会财富的分配也越来越不合理了。

  第三,改制等制度性造富现象的出现,使整个社会的创新能力、创造热情大大降低。虽然在市场经济下,对国有企业进行改革是必须迈出的重要一步,但是,由于在制度设计、机制完善等方面没有同步推进。因此,改制反而成为了一种造富平台。相当一部分人通过改制,一夜暴富,成为了富豪。由于致富的过程太过简单,这些一夜暴富者,不仅没有带来企业机制的创新、制度的创新、经营理念的创新,反而成为了制度的障碍,相当一部分改制企业,通过对所取得的企业土地进行开发等,将财富转移到个人名下,而将责任推给了政府和社会,导致整个社会的创新能力、创造能力大大下降。

  加上通过其他不规范渠道、运用不规范手段致富者,这些年来,在中国的富豪中,真正依靠劳动和创造、依靠发展实体产业成为富豪的,比重已经是很低。如果未来的若干年内,仍然以这样的方式造富,且造富的速度比现在更快。那么,将对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社会稳定、社会和谐带来极大的隐患,对居民带来极大的伤害。

  对中国及中国人来说,并不排斥富豪的增多,关键是,一方面,富豪的诞生不能以牺牲国家和人民利益为代价,不能以掠夺社会财富的方式产生;另一方面,富豪数量的增长,应当与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而不是无序增长,过快增长。如果增长速度远快于经济发展速度、社会财富增长速度,就说明社会财富分配出现问题了,就必须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加以解决和规范了。

  所以,面对中国富豪的快速增多,且增速远高于经济发展和社会财富增长速度,应当也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并通过改革,解决富豪数量增长过程中面临的各种矛盾和问题。谭浩俊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