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区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哈尔滨日超万吨未处理污水排松花江 环保局默认

阿什河的河口,哈尔滨主要内河与松花江的交界处,污水处理厂排放口却成为河道污染最为严重的河段,成为一个钉在阿什河与松花江两河交汇处的大脓疮。

  要进入阿什河的河口,即哈尔滨主要内河与松花江的交界处,着实需要费一番周折。

  除了步行穿过灰尘漫天的水泥厂区,还必须越过铁路,穿过禁止跨越的铁丝网,才能进到这样一个只有当地渔民才知道的隐秘区域。

  隐蔽此处的可不是什么桃花源,垃圾山、稠如泥浆的污水、死鱼……这是一个钉在阿什河与松花江两河交汇处的大脓疮。

  而这已经是当地人所说的此处“一年中水质最好、最干净的时候”。

  水上垃圾山

  今年已81岁高龄的魏师傅经常从河口划船至松花江的中央处捕鱼。他说,冬天阿什河会被冻住,所以上游的人会直接在冰上倾倒垃圾。“一旦冰水融化,垃圾就会顺势全部流到河口了。”他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这便是此时阿什河口垃圾山漂浮的原因。水中正漂浮着的一块垃圾山面积约1.5平方米,厚度不详。正在岸边为渔船刷新漆的王师傅也说:“这种大块的垃圾山很常见,尤其在伏天的时候,是成片成片地漂在水里。”

  据魏师傅说,前两年政府治理的办法是在河口设个网拦住垃圾,但治标不治本的办法最终只能作罢。附近居民们都表示,这是前两年政府治理过的河道,比再之前已经稍微好了点,但效果并不明显。

  在距离河口几百米的上游位置,就是哈尔滨市主要的两大污水处理厂——太平污水处理厂和文昌污水处理厂的排放口。王师傅说:“从那儿排出的水‘埋汰’得不行。”

  乘坐小船驶往对岸不远处的太平区污水处理厂排放口时,恶臭随着驶近越来越浓,水体也变得越来越稠厚,除了黑色的固体颗粒,还有一层厚厚的油。

  穿过水面上漂浮着的垃圾山后,小船来到距离排放口仅5米的河中。周边的水体已如稠泥,不断地冒着小泡。由铁栏围着的排放口禁止人入内,阶梯上端立着一块水泥制的牌子上写着“排放口”。近在咫尺的排放管道就位于被严重污染的水下,不时地在附近形成漩涡。通过漩涡和水体的流动,不难判断此时的污水处理厂正在排放污水。

  当时正值中午。“只要污水厂一放水,水面上就会出现一片死鱼。”王师傅一边划船,一边看着水中的草丛说。而以往这些地方都是鱼虾聚集之处。

  因为冬天刚过,所以刚刚融化了的冰水已经对河道里的污染有所冲刷,一旦到天热的时候,整个河口几乎都如排污口附近那般的肮脏。

  • 责任编辑:莫莫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