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叶檀:从鱼米之乡到毒米之乡

镉大米超标,当地政府部门揣着明白装糊涂。湖南是中国重金属污染高发地,大米重金属污染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广州食药监局此次检测成为喊破皇帝新衣的孩子。信息封锁、讳疾忌医,湖南大米信用日渐低下,只有当地的农民与中间商惨遭无妄之灾。

  湖南镉大米是中国信用市场劣质化的缩影。

  镉大米超标,当地政府部门揣着明白装糊涂。湖南是中国重金属污染高发地,大米重金属污染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广州食药监局此次检测成为喊破皇帝新衣的孩子。广州食药监局开始时也想捂盖子,民意压力太大,没捂住。

  常识时代说常识,湖南毒大米事件会造成以下后果。

  湖南大米乃至农产品整体折价。

  当事方应拿出解决的诚意,公开信息。不公开信息,不承认本地的重金属污染,消费者无法确切地分辨湖南所产大米毒与非毒,最简单的做法是对所有的湖南大米敬而远之。如果公开信息,湖南大米可以被区分为被污染的与安全的,不公开信息,会让湖南大米出现整体的信用危机,占全国13%的稻田成为废墟。传统的“鱼米之乡”转变为“毒米之乡”。美名难得,破坏容易,一旦戴上有毒的帽子,摘帽不易。

  湖南房地产与商业会出现整体折价。笔者手边收到的一份文件显示,原长沙铬盐厂15万平方米的厂区内岩土、地表水、地下水均形成了污染,当地在污染地区卖地造房必须付出巨大的治理成本。除非地方官员丧失良知,一声不吭卖出高价,总有一天,被丧失真相焦虑的购房者会集体摒弃湖南江边的房产。

  进一步,湖南会被投资者抛弃。统计数据显示,湖南全省受到 “矿毒”及重金属污染的土地面积达28000公顷,占全省总面积的13%。湖南14个市、州中,有8个处在湘江流域,超过4000万人的生产、生活用水受到污染,这一流域已经不太适合人居,人口与资金能逃则逃,逃到污染不那么严重的地区,湖南将光荣地实现把污染留给自己、把财富转移出省的目标。

  湖南的经济成本会上升。现在湖南大米深加工基地益阳兰溪米市一度有70%的企业关门,农民不安,民生不稳,湖南政府何以稳经济?

  • 责任编辑:安吉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