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区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内蒙大批土地涉嫌未批先占 政府低买高卖赚差价

事实上,土左旗的这次占地,最大的问题并不是前面所说的两笔糊涂账,而是没有审批手续、未批先建。实际上,土左旗政府2010年上报给呼和浩特市政府的请示文件中,对于沙尔营煤炭物流交易中心违法占地的情况,也并不讳言。

从谷歌地图上看被占地的村子现在已是黑黄相间

  从谷歌地图上看被占地的村子现在已是黑黄相间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10平方公里,15000亩,这个面积,大约相当于3公里见方,相当于1400个标准足球场。然而,这么大的土地,却被呼和浩特市土默特左旗政府以每平米每年9毛钱的价格,从农民手里买了,作为旗政府规划的煤炭物流交易中心。

  近日,记者前往当地了解情况。调查中却发现,每亩每年600元的征地款,发放随意性较大。更重要的是,这至少10平方公里的土地,没有审批手续,存在未批先占的违法嫌疑。

  三三两两的运煤车,拖着黑色的尾巴,从沙尔营煤炭物流交易中心的马路上急速驶过。路边打着卷儿的柳叶上,铺着一层煤尘。

  土左旗官方网站显示,物流中心规划用地10平方公里,相当于在呼和浩特和北京之间,修一条20米宽的马路。以35迈的速度走半个小时,大概绕了物流中心半圈。

  贮煤、选煤、洗煤,物流中心算是煤炭外运的中转站。除了煤厂,园区还有大量的土地撂荒着。地里还能找到残留的地膜,附近的村民说,这里原来并不是荒地。

  记者:我看那一块有一大片地也没用,就搁那儿荒着,原来那是荒地吗?

  附近的村民云女士:不是!那就是村委会的人,从老百姓手里,把地买到手的。

  耳林岱村的云女士说,2010年,承包地里的庄稼被强行推倒。

  村民云女士:他们说要占这个地。最后我们也没有同意,当时也没有征求过我们的意见。什么都不知道。就是有一天我们回来了,发现自家的地已经被推了,我们种的玉米已经被推走了。

  从2009年秋天,占大丹坝村的土地开始,煤炭物流园区先后占了周围六个村子的土地。

  村民们说,这次占地,占得有点糊涂。首先,村民们至今都搞不清楚,自家的土地是被租用还是征收。

  耳林岱村村民胡女士:我们这个地是租的还是征的,因为就像房子一样,租房子和买房子肯定是两个价格,我说我们这个地到底是租的还是征的,他也不跟你说租的征的,大家的协议上也体现不出是租还是征。

  各级政府部门相互往来的公文里,频繁用到的词是“征地”、“征收”;耳林岱村公示的账目表中,用的是“租用”。村民手里的协议,甲方是土左旗政府,提到的“补偿款”分两期支付,第一期20年,每亩地每年一万二,第二期从2029年算起,却没有终止时间。村民们问记者,有无限期的租用吗?

  这次占地的第二笔糊涂账是,物流中心究竟占了多少亩地?

  村里、乡里给出的丈量数据,几经变化。村里原始的分地账本、占地账本、占地补偿款发放账本,也是各有各的写法。

  大丹坝村民赵先生:这个表格都是沙尔营服务中心给的,第一次他们丈量下一万九千多亩,第二次又成了一万五千多亩,第一次就像我们大丹坝村,7367.68,第二次就是5018.9亩。每家占你多少地丈量的亩数,每家分了多少亩最后的钱数,还有咱们二轮承包土地,每家的地本,这三本帐我们都能算出了,三本帐不符。

  对此,土左旗国土局规划科技股的工作人员,也说不清楚。

  工作人员:规划了5平方公里,总共占了10平方公里,但规划了5平方公里,旗里面的规划总共是10平方公里。

  事实上,土左旗的这次占地,最大的问题并不是前面所说的两笔糊涂账,而是没有审批手续、未批先建。

  《土地管理法》第45条明确规定,征收基本农田、基本农田以外耕地超过525亩、其他土地超过1050亩的,应当经国务院批准。

  那么,这10平方公里,15000亩的土地,有没有经过有权机关的审批?

  土左旗国土局土地利用股的工作人员说,目前,入驻物流中心的数十家企业中,仅一家有100亩左右的手续。

  工作人员:现在就有晋丰元做过。6公顷,将近7公顷。好几家办呢正在。

  而呼和浩特市国土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则表示,土左旗报上来的占地面积,并不是15000亩,而是4560亩。即便这上报的4560亩,也没有审批手续。

  村民:旗政府给你们报的亩数是多少?

  国土局工作人员聂:一共是4560亩,271户人的。报到市国土局的就这么多,其它的没有。

  村民:到后来村里占的这些地,市里给批了吗?

  聂:够呛。批是够呛能批。

  村民:等于它这占地一点都没批下来呢还?

  聂:反正到12年旗政府报上来的,还没批下来呢。

  实际上,土左旗政府2010年上报给呼和浩特市政府的请示文件中,对于沙尔营煤炭物流交易中心违法占地的情况,也并不讳言。其中这样写道:

  交易中心5平方公里的规划建设用地虽已列入新一轮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大纲,但规划尚未验收,暂时不能应用;也不符合旧的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无法履行土地报批手续。

  呼和浩特市国土局上报给市人大办公厅的一份报告,更是直接指出:呼和浩特市沙尔营煤炭交易中心虽有立项申请及市发改委文件,但没有办理土地审批及相关手续,构成了未批先建违法事实。

  既然认定有违法行为,作为上级土地主管部门的呼和浩特市国土局,为何没有履行监管职责?呼市国土局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记者:那它违法市国土局拿它也没办法?

  聂:那不是下了通知书让它停工,就这点办法了。

  村民:但咱们市局不是有耕地保护部门吗?

  聂:这不是保护了嘛,保护就是下通知,人家不听,那没办法。这就跟结婚一样,有的没领证已经同居了,但是后期办了证的就合法了。现在咱们土地部门就存在这个问题,好多项目都是这么干的。

  大面积违法用地,土左旗政府的上级机关是否知情?对此,呼和浩特市国土局工作人员的说法,耐人寻味。

  国土局工作人员:我跟你实话实说,土左旗现在确实管不了。说白了现在这个事情,上级政府应该管。但你们去了市政府,市政府打发到我们这儿,说白了我们哪儿管得了啊?国土厅都管不了我们哪儿管得了?跟市委都打过招呼的,我们局里能让停下来?

  土默特左旗的项目和决定,旗国土局或许当真管不了,而作为上级土地主管部门的呼和浩特市国土局、自治区国土厅,也管不了吗?“都这么干”,能成为违法占地的理由吗?土默特左旗明知违法,仍要坚持推进,动机和动力何在?

  为了扩大耕地面积,当地曾鼓励村民把很多荒地开拓成了良田,村民们都说,开荒地至少种了十几年,如今,土地被收回,不少农民除了承包地的补偿款外,开荒地补偿一分钱都没拿到。王气村村民刘先生从80年代开荒,征地前,家里已经有46亩开荒地了。

  王气村村民刘先生:从我来说,46亩地,平地花了一万多,又打了机井,把沙丘整个变成了平地,投资还挺大,一分钱也没领到。

  除了耕地,还有大面积的林地。田间灌溉的水渠、田埂、小路……村里说,这些归集体所有,钱按人头分,每人5000块。不过也有不少村民反映,这笔钱他们没拿到。除此之外,林地上长了几十年的防风林,陆续被砍伐干净。

  大丹坝村民付先生:你卖地吧,老一辈辛辛苦苦栽下的树,把这树卖了。也不知道谁卖了,卖的钱也不知道哪儿去了。

  不管补偿是否到位,曾经的耕地现在已是煤厂。旗政府和村民签的协议上,20年的补偿款是每亩地12000块钱,而煤老板拿到地开厂子的价格却是每亩少则4万,多则6万甚至更多。一位煤厂老板告诉记者,她的煤厂占地,是分两批拿到手的。

  煤厂老板:我那时有30多亩是4万块钱,后来场地不够用,我又买了30多亩的时候,就将近6万块钱了。

  这位老板说,她跟土左旗政府签了20年的租赁协议。

  煤厂老板:都是跟土左旗政府签的租赁合同,反正合同上写的就是20年。

  虽然煤炭物流园区管委会和煤老板签的协议里也说,土地是“租赁用地”,租期20年。但20年后,租用的土地怎么办?这位老板说,当初签协议时,政府有说法。

  煤厂老板:这一块慢慢地都要变成永久用地,但它一年的指标是有限的,得分几年才能把整个园区的指标陆陆续续办完。

  另一家煤厂老板的说法,更为坦率:

  另一煤厂老板:其实就是以租代买了,20年以后,当时办事的,就该死的死,该退的退,就没个说法了,你占的就是你的了,咱的地都是这么个做法。

  从村民手里低价拿地,再高价给了煤老板,赚取差价。不过,煤炭物流园区建起来只有三四年,现在,已经有不少老板张罗着卖掉煤厂。

  煤老板:我现在肯定是做不下去,市场不好,赔钱也是摊上了。不过长远来说,这个东西肯定是有发展前途的。

  村民们也证实,这两年,来往的拉煤车确实少了,看到煤老板卖厂子,村民们开始想,那些还荒着的地,能不能先种着?不过,即便还了地,这些地,还能打粮食吗?

  村民:耕地上面修了五条铁路。根本恢复不了。

  村民:他们把耕地全毁了。

  村民:现在耕地上都是煤炭,各种污染,以后庄稼就不长了。

  没有审批手续、没有合理补偿、没有失地农民安置计划、没有清清楚楚的账目……有的,只是地方政府部门卖地发财的利益驱动。而且,这一系列的违法事实竟然存在4年之久。更为荒唐的是,当地、以及上级国土局却声称,“我们哪儿管得了啊?”。

  为什么管不了?恐怕是不想管,不敢管吧。俗话说,在其位,谋其政。保护和合理利用土地资源,规范国土资源管理秩序,就是国土部门的职责,行使这种职权靠的是人民赋予的权力,靠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法律已经告诉他们怎么做了,怎么会不敢管、管不了呢?

  • 责任编辑:莫莫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