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宏观书院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等待IPO

陈志文和他的再生能源公司彻夜徘徊在北京是为了解决一个问题,这也是他们最后的办法。陈志文把再生能源公司的老板带到北京则是希望让他看到自己正在为他争取四部委的支持以补充资本金。

  IPO停发的噩梦,让一切都陷入了僵局。缺乏融资渠道的公司将如何度过难关?

  证监会暂停了IPO。风险直接敲打在那些等待上市的公司身上。

  今年1月,证监会终止了6家公司的审查,这些公司包括福建安溪铁观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华正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山东海力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电旗通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华北工控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大连路明发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监会没有说明终止审查的原因。

  尽管终止审查不意味着否决,但所有的战略投资人都知道,终止则意味着到此为止。

  福建的安溪铁观音很快陷入一种尴尬的处境之中。为了得以顺利上市,铁观音先后进行了至少两轮融资。

  通常战略投资者进入一个企业后会通过购买企业的股份,给企业上市前的资金。大概为1亿至2亿人民币。对于资本来说,它们的账本是排队等待一年,明年上市,后年套现。在套现的时候它们会要求企业的业绩更好。

  为了保证上市后的业绩,公司会采用一些办法。这些事情通常会在上市前就着手进行。“这很像广撒网,你不知道哪个网一定就能带来鱼,”私人战略投资者陈志文说,“但网必须放下去。”

  铁观音并不需要在扩大产能上着墨太多,因为产业政策的扶植,它基本已经拥有了福建质地最好的铁观音产地。它需要的是扩张零售门店,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它显然应该让福建以外的人知道它。

  战略投资者的钱主要被用于门店的扩张。这和福建大部分的上市企业套路都是一样的。这方面的其他榜样是来自晋江的安踏。

  但无法上市则会导致随后的市场营销经费很难拿到手,并且也很难用上市融资的钱来偿还战略投资者需要的收益。“那些投资铁观音的投资者只能另寻他路,并做好心理准备。”陈志文说。他很庆幸自己躲开了这家公司。

  事情就是这样,你避开了一些东西,但还是有另一些始料未及在不远处等你。

  有一些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陈志文和他的一家再生能源公司达成了一种默契。他们更是把曾经有过的怨愤和不快,一股脑儿抛到了一边,尽量避免指责和埋怨。他们天一亮就来到陈志文在金融街的办公室,一直到深夜才离开。好像只要他们亲力亲为,噩梦就会结束一样。

  但毫无任何迹象显示,噩梦将会结束。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