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财经评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管好分歧才有“亚洲世纪”

就在李克强总理首访印度前夕,人们一度担心中印边境“帐篷对峙”会否给此访投下阴影。妥善处理亚洲事务中的美国因素。美国是“亚洲世纪”能否得以实现的最大外部因素。

  就在李克强总理首访印度前夕,人们一度担心中印边境“帐篷对峙”会否给此访投下阴影。事实表明,中印两国有意愿也有智慧管控好分歧。

  用李克强的话说,中印两国存在一些历史遗留的未决难题,但中印共同利益远大于双方分歧;亚洲未来看中印,中印的和与兴是亚洲之幸、世界之福。这给我们审视如何实现“亚洲世纪”带来深刻启示。

  “亚洲世纪”是近年国际舆论的热词。自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日本、“四小龙”、中国、印度等国家和地区相继崛起,及至本世纪亚洲延续了崛起势头,并在美国金融危机和欧洲债务危机冲击下仍能保持快速发展,这使得本世纪成为“亚洲世纪”的预言有了更多的论据支撑。

  但国际舆论对“亚洲世纪”的质疑之声也此起彼伏。这除了欧美国家对“欧洲世纪”和“美国世纪”念念不忘、认为欧美历史上的崛起“余威”犹存并有可能“卷土重来”之外,“亚洲世纪”面临的巨大挑战成为人们怀疑“亚洲世纪”能否实现的重要依据。其中,“亚洲分歧”有可能成为实现“亚洲世纪”的绊脚石。

  “亚洲分歧”可谓多种多样,主要有四类:一是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之争等历史遗留问题,如中日钓鱼岛、日韩竹岛、南海问题、中印边界等;二是冷战的产物,如朝鲜半岛、美国同盟关系等问题;三是社会制度、文化传统、经济发展等造成的国家间差异;四是地缘政治纷争,如大国对地区事务主导权的争夺,国家间相互竞争和制衡等问题。

  实现“亚洲世纪”符合亚洲国家的共同利益。上述分歧和争端曾给本地区和有关国家带来不和、冲突乃至战争,时至今日仍在困扰着许多国家,时常占据着国际舆论的焦点。我们必须认识到,只有管好“亚洲分歧”,才有“亚洲世纪”。这就需要亚洲各国释放正能量,拿出大智慧,而非相反。为此,目前要做到三点:

  第一,强化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意识。

  发展是硬道理。发展需要和平、稳定、合作的国际环境。亚洲乱了,谁也没好果子吃。亚洲崛起过程中,各国共同面临着环境、资源、人口等发展瓶颈。在全球化环境下,一国的国内政策会产生跨国界的溢出效应。以邻为壑要不得,同舟共济均受益。

  第二,秉持坦诚对话、务实合作态度。

  有分歧不可怕,关键在于对待分歧的态度。有些处理起来可以先易后难;有些一时解决不了,可以放一放。不应让分歧干扰大局。中印成功解决“帐篷对峙”是一个成功案例;日本肆意推动所谓“钓鱼岛国有化”则是反面教材。各国应通过坦诚对话和务实合作,逐步管控分歧,培育战略互信,培养合作习惯。

  第三,妥善处理亚洲事务中的美国因素。

  美国是“亚洲世纪”能否得以实现的最大外部因素。“亚洲分歧”的背后往往有美国的影子。美国表面上提出“太平洋世纪”,内心却想确保21世纪仍然是“美国世纪”。至少,美国要从“亚洲世纪”中分一杯羹,为此搞面向亚洲的“战略再平衡”。“亚洲世纪”并非要排除美国的存在和影响。亚洲各国仍把对美关系放在各自对外关系的重要甚至首要位置。亚洲各国应促使美国因素成为积极因素,防止其成为“亚洲分歧”的复杂因素。

  (作者为本报特约评论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聘研究员)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