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财经评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热钱隐忧来去无踪

尽管5月初外汇局已开始大张旗鼓严查热钱,但央行上周公布的4月份新增外汇占款依然达到2943.54亿元,连续第5个月增加。如果资金涌入势头能够维持,这些企业的融资链条不会出现问题,但一旦资金出现逆转,其遭遇的冲击恐怕较大。

  尽管5月初外汇局已开始大张旗鼓严查热钱,但央行上周公布的4月份新增外汇占款依然达到2943.54亿元,连续第5个月增加。此后的商务部例行发布会上,针对媒体的提问,相关负责人也承认4月份的外贸高增长“存在一些异常因素”。

  由于欧美市场主要经济体连续降息,外围的宽松货币政策由点及面达到近几年以来新的高潮,在这种格局下,国内市场遭遇资金涌入在意料之内。在应对政策上,人民银行于2月中重启正回购,并且在5月初恢复央票发行,已形成了比较有梯次性的流动性对冲组合。

  不过隐忧并未消除,虽然欧洲央行降息的意愿比较充分,但是大西洋彼岸的美联储却接连释放出政策退出的信号,而且政策信号在逐渐放大。受此影响,被中国大妈狙击一时的黄金价格,上周也再度掉头向下。很显然,如果美元开始复苏,当下一边倒的资金涌入趋势不会长期持续。这也意味着,各方严防死守的热钱极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销声匿迹,央行面临的外部货币环境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对于资金涌入,我们并不陌生。多年以来的双顺差格局,让中国央行在对冲被动超发货币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但是,对于资金流出,我们的经验却相对不足。一个典型案例是,2011年底人民币形成贬值预期,外汇占款连续数月下降,国内市场由此而惊呼“热钱外逃”。

  但后来才弄清楚,实际情况并非资金大举撤离,而是很多资金嫌当期结汇不划算,干脆滞留香港延期结汇。数月之后,这些资金陆续结汇回到内地市场,一场虚惊才告平复。

  目前的情况显然比2011年复杂,当下企业部门的实际状况,也值得监管当局警醒。一些媒体的统计显示,如果剔除金融类企业,两市共有483家公司的一季度报表应收应付账款大幅超过同期营业收入增长,而且集中在采掘、商贸、化工和家电等行业。

  从财务角度看,这些企业显然都需要外部融资才能维持正常运转,而一季度以来持续增长的外汇占款,则为它们提供了极好的外部融资环境。央行5月10日公布的4月份社会融资总量数据,也显示信贷和非信贷融资的高增长还在持续。

  如果资金涌入势头能够维持,这些企业的融资链条不会出现问题,但一旦资金出现逆转,其遭遇的冲击恐怕较大。其中关键并非央行不能及时调转政策方向以维持市场资金供求的平衡,而是商业银行在存款端面临的压力有可能会再度升级,进而对贷款端的投放能力形成更大的挤压。另外,当前货币环境宽松促成的大量表外融资方式,其资金来源也有可能因此被切断,而目前主要的表外融资方式,正是以“短借长贷”为特点的各类资金池产品。

  值得庆幸的是,商业银行似乎已经开始意识到其中风险。在外汇局启动排查虚假贸易融资行动之后,近期有媒体报道称已有银行开始收紧对铜融资的授信规模,以防止重蹈当年钢贸企业的覆辙。而4月份的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贷款数据显示,大量的融资需求涌向了短期限的票据。从过往几年情况看,这其实也在一定程度上显示商业银行发放贷款时的审慎心态。

  因此,未来几个月的资金市场和信贷市场应该不会平静。究竟是资金越来越多涌入?还是会在某个时点上突然流出?这都是对中国央行货币总量管控形成的极大挑战。面临考验的还有商业银行,在当下经济复苏进程中,究竟哪些企业是值得信赖的好客户?以怎样的融资模式去满足客户需求,同时又能够规避风险?怎样做好短期和长期的资金安排,并且充分挖掘其盈利潜力?一连串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 责任编辑:欣哲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