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国际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美债务上限重启违约警报延后

美国联邦政府举债额度19日再度“撞线”。据悉,9月前美国财政部能为政府挤出足够的举债空间,债务上限问题能够推迟至9月甚至更久。债务上限是指美国国会为美国联邦政府发债数额所设定的上限,而联邦政府的税收和开支也须经国会批准。

  美国联邦政府举债额度19日再度“撞线”。为避免用尽举债空间,美国财政部17日启动“非常规措施”,暂停发行各州及地方政府系列债(SLG S),以维持联邦政府运营。同时,由于政府财政状况随着经济恢复而改善,较为充足的现金流暂时缓解了调整债务上限的紧迫性。据悉,9月前美国财政部能为政府挤出足够的举债空间,债务上限问题能够推迟至9月甚至更久。

  美国财长雅各布·卢在17日呈交给国会领导人的一封信中,专门就债务上限问题做出了说明。他表示,美财政部将启动“非常规措施”以尽可能拖延债务额度突破上限的时间。这些措施将腾出2600亿美元资金,让政府能够继续支付利息。美财政部当周采取了第一步措施,即暂停发债,另还有其他三项措施。美财政部预测,在9月2日劳动节之前,美国无需提高债务上限。

  SLG S为低利率财政部债券,各州及地方政府可将发行市政债券的收益投资于此类债券。据悉,过去20年来,美财政部曾八度暂停发行SLG S债券以避免触及举债上限,最近一次是在去年12月,当时美国联邦政府举债额度就已触及16.4万亿美元的上限。

  今年1月,美国国会两党达成协议,同意将债务上限的期限延长至5月18日,从而使得白宫与国会可以对新的支出与税收计划进行谈判。此举为国会长期上调债务上限、避免债务违约争取了斡旋空间。不过双方目前尚未达成协议,因此19日开始,债务上限“紧箍咒”重新开始发挥效力。另外,美财政部还将面对上限被推迟的这段时间出现的贷款问题。新的债务上限将在原先16.4万亿美元的基础上,计入2月至5月18日期间的发债数额。据路透社报道,新的债务上限水平约为16.7万亿美元。

  由于政府财政状况随着经济恢复而改善,政府税收增长、支出下降,加之经营逐渐好转的美国两大房贷巨头“房地美”和“房利美”向政府归还部分救助金,较为充足的现金流,使得财政部的非常规措施能够争取到更多时间,因此暂时缓解了债务上限的紧迫性,预计在9月前美国财政部能为政府挤出足够的举债空间。

  但雅各布·卢在信中同时强调,因为政府的税收收入等难以预知的变量存在,非常规措施的有效时间面临很大不确定性。他呼吁国会应尽快行动直接提高债务上限,尽管存在一定的缓冲空间,但国会采取行动宜早不宜迟。他称,如果至9月仍不提高债务上限,该国将再次面临债务违约风险,而这将对经济造成巨大损害。

  债务上限是指美国国会为美国联邦政府发债数额所设定的上限,而联邦政府的税收和开支也须经国会批准。这实际上相当于国会一方面批准政府花钱,另一方面又对政府的“信用额度”实行限制。

  提高债务上限在美国往届政府中并不算新鲜事。目前奥巴马政府已经六次申请提高债务上限,与克林顿政府的次数相当,低于小布什政府的纪录。但近年来在华盛顿府会分治的局面中,债务上限问题成为党派博弈的焦点。2011年,两党围绕公共债务上限的博弈一度导致联邦政府关门危机,虽然危机在最后时刻化解,但消费者信心受损,金融市场受到震动,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宣布下调美国3A主权信用评级,给还在缓慢复苏中的经济带来不小的负面影响。

  “为了避免再次发生2011年那种危险的紧急状况,国会必须尽快采取此项行动,消除违约威胁。”雅各布·卢表示。同时,他在信中重申了奥巴马政府在债务上限问题上“拒绝谈判”的立场。“我们不会就债务上限进行谈判。美国是否应该履行那些已经产生的支付义务,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商量的余地。美国国会必须保护美国的国家信用和美国经济。”

  与奥巴马政府希望快刀斩乱麻的态度相比,共和党人则更希望把水搅浑,把债务上限和其他问题,如改革税收政策、进一步削减开支等条件相捆绑,以此作为谈判筹码逼迫奥巴马政府作出妥协。

  这种不慌不忙的态度从共和党人主导的众议院5月初通过的一项债务优先法案中可见一斑。这项法案规定美国政府在举债上限触顶而两党未能达成协议的情况下,优先偿付国债利息和支付给退休人员的社保福利金。对此,雅各布·卢明确表示,这样的做法不明智、不可操作且极具风险,白宫已经表态会动用否决权。

  不过,2011年曾出现的债务僵局情况二度上演的可能性不大。目前宏观经济指标显示,美国经济仍处于温和复苏轨道,股市和房地产市场表现亮眼,而税收增加与推迟返税对国内消费的影响也在减弱。同时,自动减支计划与医疗保险方面的削减也有效减轻了财政开支压力。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日前发布数据预计,2013财年美国联邦财政赤字将降至6420亿美元,远低于2012财年时的1.089万亿美元,为2008年以来最低水平。种种迹象表明,美国财政状况有明显好转。据路透社报道,尽管雅各布·卢表示此次采取的非常规措施能争取时间至9月初,但许多人预测最后期限将延至10月,无党派的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则预测将延至11月。

  不过,这样的缓兵之计将可能导致今年下半年两大财政问题叠加。一是2014财年政府预算目前仍无头绪,二是9月之后,财政部的应对措施将逐渐用尽,政府的举债额度需要再次被上调。这意味着,届时华盛顿将可能同时面临政府关门和违约的风险。

  

  • 责任编辑:夏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