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事件剖析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广州毒大米溯源:地方政府难对污染国企治理

伴随着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下称“广州食药监局”)挤牙膏式的通报,“毒大米”再度占据食品安全的舆论中心。又经历了一天的舆论拷问之后,18日晚,广州食药监局公布了不合格米及米制品的生产厂家及品牌情况,其中来自湖南的大米有6批、来自东莞的有2批。

  伴随着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下称“广州食药监局”)挤牙膏式的通报,“毒大米”再度占据食品安全的舆论中心。

  上周,广州食药监局公布食品抽检结果。千呼万唤之下,该部门公布了镉超标大米的产地,8批中有6批来自湖南,且均产自当地有色金属之乡。

  《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产稻大省湖南的土壤重金属污染已到了亟待“还账治理”之时。当地正在攻关稻米镉污染削减及快速检测技术也从侧面证实了“鱼米之乡”遭遇“有色之乡”的环境隐患。

  与此同时,本报记者获取的科研数据显示,江苏南部局部也陷入了土壤镉污染的困境。亦喜亦忧的是,当地政府治污已经从观感上改善了空气环境,只是在常年渗透、沉淀之下,隐蔽的土壤金属污染尚未引起一些农户的关注,其治理成效几何尚待观察。

  被要求公开的信息

  广州食药监局5月16日公布餐饮环节一季度食品抽检数据,在抽检的18批次米及米制品产品中,有8批次产品镉超标。但是并未公布所检不合格产品的品牌、生产单位及销售单位名单。

  在外界对于信息公开的呼声下,广州食药监局17日晚公布了四家被检米及米制品镉超标的使用单位及其镉含量,但是仍旧没有公布不合格米及米制品的品牌及生产厂家。

  又经历了一天的舆论拷问之后,18日晚,广州食药监局公布了不合格米及米制品的生产厂家及品牌情况,其中来自湖南的大米有6批、来自东莞的有2批。

  通报说,这些米及米制品的镉含量抽检,是在部分餐饮单位进行的针对性抽检时发现的,并不代表广州的整体情况。

  新华社昨天发文追问称“官方对于产品流向及查获数量则仍未公开”,同时援引广州市民的话称,“真话只说一半就等于是假话。”

  “我们还要对此采取一些新的措施。”昨日,广东省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的一名官员告诉本报记者,自今年2月份被曝光存在“问题大米”以后,广东省委省政府要求相关部门对这些大米的去向进行排查。

  而对于广东其他地方是否存在类似的情况,该官员拒绝透露更多的信息,称“很多工作都在进行中”。

  今年2月份,一则“湖南万吨镉超标大米流向广东”的报道引发舆论关注。《南方日报》报道称,2009年深圳市粮食集团有限公司在湖南购买的上万吨食用大米重金属含量超标,深粮集团只退了一百余吨湘潭大米,其他都被降价处理。对此,深粮集团公开表示报道不实,称确保从深粮层面“没有一粒不合格粮食流入市场”。

  根据卫生部的资料,大米是我国居民膳食镉的主要来源,控制大米镉含量几乎能控制我国居民二分之一的镉膳食暴露。

  镉使人中毒的最通常路径是损坏肾功能,导致人体骨骼生长代谢受阻,从而引发骨骼的各种病变。

  作为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的一部分,原卫生部去年底公布的《食品中污染物限量》将于今年6月1日起实施,其中规定,大米中的镉限量为0.2毫克/千克。有专家称,这一标准比世界各国标准严格。

  • 责任编辑:莫莫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