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宏观经济 > 专家观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罗天昊:广东之困路在何方

最近几年,广东增长乏力,发展遭遇瓶颈,如何走出困局,众说纷纭。正如社会领域的贫富不均一样,在区域发展战略中,亦造成了东部崛起,中西部塌陷的怪局,导致了区域发展的不平衡。

国资委商业科技质量中心研究员  罗天昊(资料图)

和讯专栏作者、国资委商业科技质量中心研究员 罗天昊(资料图)

  最近几年,广东增长乏力,发展遭遇瓶颈,如何走出困局,众说纷纭。而汪洋主政广东之后,发出了“杀出一条血路”的在此改革宣言,而习近平主政之后,全国巡视的第一站,即在广东,其后,身居政治局委员的胡春华接替汪洋,亦足见中央对于广东破局的重视。

  广东之困,路在何方?

  广东需在全国产业转移的大棋局中

  无论国家还是城市的崛起,均有其独特的时势。

  中国重新崛起的本质,亦在于抓住了全球第三次产业转移的契机,通过改革开放,重新融入世界体系。承接欧美及日本,香港等地的产业转移,完成初步现代化。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历程,既是中国承接全球产业转移的历程,亦是参与全球产业链获得的回报的过程。中国位于全球产业链的下端。而欧美日等国家和地区,则处于产业链的上端,中国与其互取长短,形成了基于现实的国际分工。获益巨大。

  但事情正在起变化。2011年,中国正式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实现了大国初步崛起,同时,随着三一重工等装备制造业的兴起,中国与欧美国家的竞争日益增强,互补性有所减弱。在光伏等新兴产业领域,更是直接冲突。由此,中国向高端产业领域发展的战略,受到了欧美的阻击。几乎在所有主流的产业领域,核心技术都被掌握在欧美手里,中国处于国际U形产业链条的低端,更为严峻的是,随着中国人口红利的逐步消失,人力成本的提高,将使中国面临越南、印度等国的竞争,在低端领域亦受到阻击,形成了两线作战的险峻局面。

  中国未来的希望何在?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奉行非均衡发展战略,在社会领域,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实现先富带动后富。在区域经济战略层面,优先发展东部沿海,然后辐射到中西部。广东正是在这种优先发展的非均衡战略中率先完成崛起。

  同时,正如社会领域的贫富不均一样,在区域发展战略中,亦造成了东部崛起,中西部塌陷的怪局,导致了区域发展的不平衡。

  中国东部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平均超过8000美元,中西部地区人均GDP为4000美元,只有东部的一半。如以经济总量论,则东部占比达到60%以上,而中西部大约各占20%左右。如中西部能够达到全国平均水平,则将催生巨大的经济能量。

  共同富裕,与中国区域发展的均衡战略命同一线。而区域经济的均衡战略,其本质,仍然在于进行一场大规模的产业转移。即从东部沿海,向中西部转移,从发达区域,向后发区域转移。

  当下,中国沿海区域传统产业已经饱和,造成了普遍过剩,产业转移,已经成为大势所趋。最近几年,东部发展的速度,已经明显低于中西部,中国急需扩展新的战略空间。

  东部企业西迁之后,可以专注于高端产业,实现产业升级,或者是总部留在东部,市场与生产转移到中西部。而东部企业的迁入,将是中西部区域的巨大机遇。

  目前,由于中国辽阔的疆域,以及丰富而多元的产业结构,中国的产业转移是从三层面进行的。

  第一个层面的产业转移,主要表现为城市内部的均衡发展,目前,很多城市的繁荣,主要集中在市区中心区,城市边缘区和县域经济非常落后。而未来的产业转移,同样表现在城市内部的产业转移。如,在北京,越来越多的产业,已经向郊区拓展,顺义、昌平的高新技术,亦庄的兴起等,都是如此。深圳的扩区,亦是这种思路。而在三个产业转移中,城市内部的产业转移,往往被人所忽视。

  第二个层面的产业转移,是在同一个经济区内,发达区域向后发区域的转移,最典型的就是广东省内的珠三角向非珠三角区域的转移。一直以来,珠三角的发展与广东其它区域的发展差距巨大。广东的协同发展,已经显得非常紧迫,特别是在金融危机的压力下,珠三角城市普遍发展缓慢,产业升级难以完成,战略腹地受限,这个时候,珠三角向非珠三角地域的产业转移,已成必然之势。

  在珠三角的三个角地,东角河源,北角韶关和西角湛江, 被形象地称为“珠三角的三角”,这个三角是承接珠三角产业的首要之地,而其普遍的崛起,几乎相当于广东的整体崛起。

  最大规模的的产业转移,是从沿海区域向中西部区域的转移,如,江西的鄱阳湖经济区与安徽的皖江城市带承接长三角的产业转移,湖南与江西,广西承接珠三角的产业转移,成都的西部财富中心等。

  十一五至今,国家出台了七十多个国家战略。如此密集的区域发展规划,表明了中国全面崛起的巨大决心。在这一轮发展中,来自沿海区域的产业转移,将至关重要,正如中国的崛起是适合承接了欧美和香港的产业转移一样,在未来,中西部的普遍崛起,亦将对于东部产业转移多有借重。

  从全球发展历史来看,大国的强盛,莫不伴随全国的均衡崛起。美国的崛起,最为典型,持续数十上百年的“西进运动”,使荒芜的内部大陆,成为富饶之地,美国才形成统一的全国市场,造就旺盛的内需,一举跃升为全球第一大国。而中国目前大规模的产业转移,亦是一部类似的西进运动。

  随着中国广阔内陆产业转移的完成,中国将形成一个U形曲线产业结构,东部沿海地区将成为研发和高端的产业核心区,以及最终产品的销售中心,而加工制造这个U形曲线的底端集中于中西部。而广东的希望,就在于成为国内U形曲线的上端。

  • 责任编辑:安吉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