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防城市化虚高

2013-05-16 09:37:19  来源:上海证券报

  城中村,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总是与脏乱差、改造拆迁联系在一起。事实上,从征地确权、土地流转、拆迁安置到后期开发以及村民的城市化,城乡一体化过程中涉及的城中村改造问题,远比一般人想像得要复杂。理顺其中的一些重要环节,无疑也是较大的挑战。令人欣慰的是,记者在调研中注意到,新型农村社区建设正以多种模式多点开花,有序推进。在此过程中,地方所表现出来的探索精神以及积累的成功经验,也值得肯定和鼓励。

  在广州、深圳等地,由自然村庄演变为城中村的比重更大。就在北京大力推进50个挂账重点村整治项目前不久,广州土地上也发生着深刻巨变。2009年,石牌村、猎德村等城区内的著名城中村被推倒,城中村改造进入深水区。2000年起,广州市早期的城中村改造均实行“一村一策”改造原则。以猎德村为代表的模式将村落全部推倒重来,引入开发商作为改造的中坚力量。但也因为高达数千亿元的改造费用政府难以承担,原住民要求更多补偿的利益诉求不同,一度未取得实质性进展。

  后来,逐渐形成以深圳渔民村为代表的村民自筹资金,设立村股份公司自行开发一级土地的模式。将改造整理后的土地资源卖给开发商。村集体收取发放分红,每户每月按人头可得万余元,同时承担公共配套建设的模式。这样,村民不但获得了较多财富,也享受了良好的市政公共设施。

  城中村原住民拆迁上楼之后成为市民的同时,村里曾经的租户,在基层村集体管辖之外,只能再次分流到其他未改造的城中村。在这一点上,政府应尽到托底责任。据了解,杭州、苏州、昆山等地建设了名为“邻里中心”或“邻里社区”的民工公寓,由政府补贴、企业或个人承租,以低廉的租金定向租给外来务工人员。政府同时引导社会来租房,根据评价给租户打星级,引导出租者自觉把房屋搞好,更适合居住。保障房建设也在全国铺开,数据显示,“十二五”期间城镇保障性住房建设目标3600万套,2013年计划开工数量不低于500万套。

  如果说回迁房、公租房、基础设施等的改造是立竿见影的,村民和外来务工者市民化进程中的城市文明改造则更微妙。对于如何加快社会文明进程,比如说上楼村民的生活习惯融入等方面。据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单菁菁介绍,日本的农民在农村时已经接受了与城市接轨的教育,一进入城市就能迅速融入。这方面的经验值得借鉴。

  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城镇化率达52.57%,五年来转移农村人口8463万人。国际经验显示,城镇化率从50%向80%发展的过程中,如不合理引导城市发展,经济、配套建设等各方面没有跟上,可能会形成像拉美等部分国家出现的贫民窟聚居现象,形成虚高的城市化。

  单菁菁评价我国的城镇化进程总体上是成功的。北京社科院社会学系副所长李伟东持类似观点,在他看来,我国城市周期较短,还未形成以代际传承为标志的贫民窟问题。“他们的参照体系是在家乡的朋友和自己的过去,比过去有进步,跟朋友比不落后,心态很正常,有一个未来光明的预期很重要。”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