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隐性腐败才有国企节操

2013-05-15 09:52:13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最近一些带“国有”背景的上市企业2012年年报陆续公布,年报披露的业务招待费屡创新高,其中建筑和制造类企业首当其冲。而审计署日前接连公布报告,曝光了一些国企在薪酬管理、福利发放上的违规行为。这些现象都引发社会广泛关注,而评价也趋于负面,虽然此前有主流媒体尝试为国企塑造良好形象,但面对这些信息,公众对于一些国企的好评度难以提高也是现实。

  有统计数据显示,252家带“国有”背景的上市企业,2012年年报中公开披露的业务招待费一项,总计65.25亿元。中国铁建一度以8.37亿元招待费领跑,此后被中国人寿的14.18亿元追上。如果说一些国企花巨额招待费“优待别人”受质疑理所应当,那么一些国企“优待自己”被批评也不冤枉。

  审计署的报告就显示,2005年至2011年,广东移动等24家单位通过应付福利费科目为职工购买商业保险3.96亿元;中移动集团设计院等2家单位在中移动集团已统一购买补充养老保险的情况下,另行购买补充养老保险0.57亿元。内蒙古移动、山东移动虚列支出套取资金1461.03万元存放账外,用于招待费及职工福利等支出。

  不仅下属单位如此,集团公司也存在问题。审计署通报称,2007年,国资委要求将企业自行开展的补充养老保险进行规范并纳入年金管理。但截至2011年底,中移动集团仍未将其自2002年起开始试行的补充养老保险纳入年金管理;2009年至2011年,中移动集团总部、中国移动研究院在福利费中为职工购买不记名多用途健身卡2405.74万元,实际可用于健身、餐饮、购物等活动。

  在我们看来,上述种种都可以归类为隐性腐败或隐性福利,这是一些国企丧失节操的表现。它既恶化了商业环境,也在耗费全民所有的公共资源,更在制造新的社会不公。如果不能有效地改进,那么不仅人们心目中的国企形象难以恢复,更给社会增加不和谐、不安定因素。

  首先,我们并不否认业务招待有合情合理的成分,但是在当下的经营环境中,如此巨额的招待费很难避免外界的质疑。比如,业务招待过程中是否涉及国家工作人员贪腐?还有被企业巨额经费招待的一方是否涉及商业贿赂?企业效益好究竟是靠产品质量好还是招待服务好?这些都事关企业的底线和节操。从这个角度而言,国企的业务招待费类似于政府机构的“三公经费”,它本质上是一个公共事务,因为它不仅占有了公共资源,还影响到了整个商业关系和环境。

  其次,一些国企的隐性收入、隐性福利、超额福利一直饱受诟病,它将多数人的利益分给了少数人。虽然这些年,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人们的福利确实越来越好,但是在一个普遍水涨船高的大环境下,不同人群的福利水平差距却有所扩大,特别是一些垄断行业、大型国企以及某些行业部门的福利水平过高,进一步加大了收入差距。这种不正常的现象在被权威部门曝光的同时,也引发了公众的不满情绪。

  我们也知道,为治理隐性腐败和福利,其实国家有关部门早已三令五申,但是改进效果不明显,甚至问题日益突出。今年初,国务院批转发展改革委等部门的《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若干意见》就提到,“严格控制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高管人员职务消费,规范车辆配备和使用、业务招待、考察培训等职务消费项目和标准,职务消费接受职工民主监督,相关账目要公开透明。”同时,也强调:“对部分过高收入行业的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严格实行企业工资总额和工资水平双重调控政策,逐步缩小行业工资收入差距。”“规范隐性收入,取缔非法收入”。

  但是,目前执行效果并不能说让人满意,在这方面不断曝光的一些负面信息也在损害国企的形象,同时也在拉低经济社会的交往底线,继而形成恶性循环。所以,只有下决心、动真格、用铁腕清除隐性腐败和隐性福利,才能恢复国企的节操。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