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囤地一年多卖31亿的奥妙

2013-05-14 13:52:15  来源:凤凰博报

  今年1月4日正式公布终止出让的上海徐泾镇会展中心3地块,在上周五重新出现在上海土地交易市场。相同的出让面积,相同的容积率,但地块挂怕起始价已经从2012年的13亿元直接飙升到逾44亿元,引起业内一片哗然。

  土地作为一种特殊商品,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价格就翻了2番多,土地价格上涨了这么多,不少人质问,请问如何降低房价。一直以来,开发商因为囤积土地和房源被大众诟病,甚至前任总理都认为开发商身上应该流淌道德血液,不应依靠囤房而谋取暴利。

  我国土地管理法规定,开发商在取得国有开发用地两年内,必须开工建设,否则国土部门有权利对开发商实施罚款甚至收回土地开发权的规定。当然这项规定只是针对开发商,但实际上对于政府部门的囤积土地,法律上一片空白,这是典型的容许官家放火,不许民间点灯。

  按照现存的土地政策,土地属于绝对的垄断,因此存在暴利极其极其正常,同一个地块,去年价格13亿,今年卖44亿。土地所有权在他们手里,何时拍卖、拍卖多少、卖多少价格都是他们说了算。如果一个企业拥有如此大的权力,企业不是赚利润,而是要多少有多少。

  有人会问,你定价这么高,需求者可以拒绝购买啊。但不要忘了,没有土地这张皮,哪来商品房这堆毛,开发商除非有本事把房子盖到月球上去。绝对的垄断从而拥有对土地绝对的定价权。虽然天天喊打房价,但那是喊给老百姓听的,实际上反其道而行之,要推涨房价。

  只有房价上涨存在预期,开发商才有拿地的欲望。欲望越强,政府才能享受土地财政的高潮。这两者相辅相成,互为依托。有人会问,地方政府为何对土地财政依赖如此之强,每次听到这样的问题,我都回答同一句话:对于长期吸毒成瘾的君子,你让他戒毒容易吗?

  近日不断有人辟谣说我国政府负债率不高,所谓的国家风险根本不存在,理由是中央政府负债比例只占GDP20%,属于合理范围。其实搞清楚这个问题,必须明白我国与联邦制国家不同,对方对地方负债完全不负责,而中国是要负责到底的。

  这意味着,地方政府负债实际上和中央政府负债同出一门,两者是一体的。如按照这个标准算,我国政府实际负债率为60%。这个风险是显而易见的,相关部门为什么不敢承认,超过20万亿的地方负债依靠什么来偿还,风险如何规避。

  在农村老家,一个人得了癌症,因为没有医保,不敢上医院,只能坐在家里等死,但巨大的疼痛难以忍受,这个时候家人只能搞来一些大烟杆(罂粟杆)熬水给病人喝,病人喝了毒水会感觉很舒服,能够享受片刻安宁,但时间一场,就要加大剂量,这实际上是以毒攻毒。

  其实地方政府就是一个瘾君子,而土地财政就是鸦片膏,而房地产就是那杆烟枪。如果你明白了这个道理,就知道为什么房价越调控越上涨,知道为什么年年喊打开发商,天天打击购房者,但为何他们的土地价格却芝麻开花节节高。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也!

关键字: 囤房 开发商
责任编辑: 莫莫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