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对外经济失衡还需加快开放资本账户

2013-05-14 09:38:19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中国政府应该在管控好资金进出的基础上,更多地选择人民币升值和鼓励流出型的资本账户开放等政策,解决中国对外经济不平衡的问题。

  从今年首季的经济数据来看,我国经济复苏的势头还需继续稳固。尤其是国际收支再现“双顺差”,更突显了我国宏观经济和金融对内对外的不平衡仍在持续。

  对国内经济而言,中国经济投资消费比例不平衡,政府和民间对资源掌控的不平衡,收入分配制度不平衡等诸多问题一直存在,需要加以解决。对外经济环境而言,人民币升值的预期和压力也一直存在,中国经济对外收支不平衡的问题也亟须解决。

  为了解决这些不平衡,政府需要在利率、汇率和资本账户开放等一些金融改革重点领域进行突破。我们欣喜地看到,央行已经意外启动了利率市场化新一轮改革,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波动区间在放宽,这些都是积极的信号,今后这些改革有望进一步放开。在我看来,未来中国进一步开放资本账户将有利于中国实现对外收支平衡。

  在以前为了吸引外资,我们一直鼓励外资的流入,开放流入型的资本账户成为一种倾向,这导致了人民币升值压力持续,进而造成了国内的通货膨胀。从国际经验来看,当年德国和日本选择了流出型的资本账户开放,政府鼓励老百姓和企业拿外汇到海外投资,进而减轻本国货币升值压力,国内通胀得以缓解。

  我国对外宏观经济长期失衡主要表现为经常账户(国际贸易)和资本账户(国际投资)双顺差。双顺差初听起来是好事能够带来大量外汇,然而,央行为了维持人民币稳定必须要增发本币来购买美元,这产生了货币超发。以2011年为例,我国经常账户顺差达2017亿美元,资本和金融账户顺差达2211亿美元,这使得外储增加约3878亿美元。

  事实上,央行要解决这一问题有三个政策选择。

  第一,央行购买外汇增发人民币,然后通过央票和存款准备金对冲增发的人民币。这一政策是有代价的。如果选择央票意味着,央行的资产收益率可能是亏损的;如果选择存款准备金,给付银行利息是很低的,意味着银行不得不通过压低存款利率来摊薄存款负债成本,意味着全民在为“负利率”埋单。

  第二,央行放任人民币汇率由市场决定,从而导致出口减少进口增加,从而减少双顺差。过去几年渐进式的人民币升值道路,看似把名义汇率稳定了,但换来了真实汇率(通胀率+名义汇率)的升高,即通胀率的升高。

  从购买力平价的角度来看,美国物价=美元对人民币名义汇率×中国物价,如果名义汇率被压低,势必要使得中国物价上升才能使等式平衡。这使得中国的工资水平在过去几年快速上涨,出口商品贵了,国际竞争力却减弱了。

  在过去几年中,我们多实施上述两种政策来解决中国对外经济失衡,没有考虑第三种政策选择——开放资本账户,效仿当年的德国和日本来实现经常项目和资本账户的平衡。

  虽然目前看似管住了资本账户和汇率,但央行货币政策独立性被掣肘,这就陷入了 “蒙代尔三角”的悖论。

  在我看来,中国政府应该在管控好资金进出的基础上,更多地选择人民币升值和鼓励流出型的资本账户开放的政策,解决中国对外经济不平衡的问题,使得中国货币政策更加独立,进一步提升国内金融企业的竞争力和服务水平。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