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防政府“二次伤害”公信力

2013-05-14 09:29:51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还在发酵。舆论焦点却不只是其个人被举报涉嫌的政商交易,还在于5个月前实名举报时,能源局新闻办负责人称举报内容纯属污蔑的回应。因为“剧情”的跌宕起伏,人民日报微博都忍不住评论称:新闻发言人本是公职,怎会沦为“家奴”,为个人背书?

  如此应对失当的事件并非偶然,2011年7月,在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新闻发布会中,时任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一句“至于你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信了”,在本就十分悲情的民意环境下,再添加一个激化不满的因子,一定程度上使得该部门公信力降到前所未有的低点。

  不久前,珠海市国资委纪委在调查格力集团高管周少强“一顿晚餐喝掉洋酒七八万”的事件时,也对外称一些名酒空瓶是“学习红酒知识的道具”,随后引发公众反弹。直到珠海市纪委介入才调查清楚,并对“护短”的调查人员进行处理。这接二连三的事件都清晰地表明,组织机构为个人背书、新闻发言人应对失当极容易造成政府公信力的“二次伤害”。

  考究我国新闻发言人制度设立的初衷,乃是推进政府资讯公开、透明,促进我国政治民主建设。在30年实践中,该项制度不断完善和成熟,在满足公众知情权、协调政府与社会公众的矛盾以及促进政府形象建设方面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但是,我们也不能否认这项制度在实践过程中也出现一些不良倾向。

  首先,几乎各地各部门的新闻发言人都不是该地或该部门的一把手,对于新闻事件的回应往往他们并不能真正做主。主要还是奉命于上级领导,具有浓厚的长官意志色彩。这当然也有行政首长负责制的合理性,但是在涉及到长官个人事项的回应时,却没能设置适当的“防火墙”,让本是公职岗位的新闻发言人,沦为替长官辩护的“家奴”,而组织也落得为个人背书。最后,颠覆性的结局让个别部门威信扫地,这是“回避”程序缺失使然。

  其次,新闻发言人人才队伍的建设亟待加强。大众普遍关注的话题往往敏感和复杂,一旦能力欠缺导致应对失当极易造成局面失控。我们无意苛责过往一些新闻发言人的表现,甚至也能理解他们的苦衷,但还是想强调人民网舆情监测室曾提出的处理突发危机三原则——速报事实、慎报原因、再报进展。面对质疑或者举报部门主要负责人的信息,在缺乏权威部门调查核实之前,急于否认和反驳未必明智,理性地回应可以是:已经注意到相关情况,具体结论待权威部门调查,一旦有结果再对外公布。否则,新闻发言人由于回应失当,使自己成为“新闻当事人”,继而让政府公信力受损,这就得不偿失了。

  再次,舆论对于新闻发布的一般性失误也应宽容,毕竟各国的新闻发言人都有出错闹笑话的时候。舆论求全责备甚至吹毛求疵,会强化一些政府发言人害怕犯错误的恐惧心理,结果“发言人”变成了“不发言人”,最后公众获得信息反而更困难,形成一个恶性循环,这就有违岗位设置初衷。铁道部在王勇平去职后,再也没能推出一个新闻发言人就是一件憾事。担任过外交部、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的吴建民就曾表示,言多必失是自然规律,只要保证内容基本正确,说话时犯一点错误是在所难免的。他还说,作为一个新闻发言人,语言上犯点错误比拒绝发言要强得多。

  “知往者不可谏,知来者犹可追”。在反思最近几起政府“自伤”公信力的事件后,我们更要呼吁健全各级各地的新闻发言人制度,设立新闻发言的“防火墙”,避免长官个人意志干涉新闻发布,导致“公器私用”。既不要让组织部门为个人的好坏背书,也不要让新闻发言人个体担当不能承受之重。同时,我们更期待一个不断开放和开明的新闻发布格局,这也是习近平总书记所言“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的重要组成部分。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