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欧家庭债务对比谈

2013-05-13 10:31:06  来源:新华国际

  新华网北京5月13日讯 英国《金融时报》13日刊文《美欧家庭债务对比谈》,分析了美国和欧洲家庭债务的不同,主要内容如下:

  6年前,当欧洲政策制定者讨论美国债务时,时常会带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因为在令人兴奋的信贷泡沫中,美国家庭被淹没在贷款中;以至于连儿童和狗狗无意中都获得了信用卡。相比之下,欧洲人对于贷款似乎不那么热衷。因此,美国爆发次贷危机之后,引来了欧洲人的指责。

  但现在正出现惊人的变化。上月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了《全球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其中一个很小的图表(第5页)显示,2007年美国家庭债务与收入比率为130%,2012年底降至105%。

  同期,欧元区家庭债务与收入比率从100%升至近110%。从历史上来说,欧洲的债务比率总是低于美国,但两者的曲线已出现交叉。这与2000年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当时欧元区的债务比率仅为80%,美国为90%。

  我们对此应如何理解?乐观主义者可能认为这一证据能证明,真正的去杠杆化过程可能出现,有时规模惊人。最近来自纽约联邦储备银行(New York Federal Reserve Bank)的一份报告*显示,自2008年以来,美国家庭债务已从12.5万亿美元降至近1万亿美元。

  债务收缩趋势并不适合各类债务:例如,学生借款规模继续扩大。然而,信用卡总债务现在处于10年低点,流通中的信用卡数量比5年前减少了1.20亿张。

  目前尚不清楚,这种去杠杆化过程是否会继续下去;实际上,有关这一趋势出现的原因还存在争议。一些观察人士认为(或者希望)这反映了更大规模的文化转变,因为美国家庭已变得更谨慎并愿意储蓄;其他人则辩称,债务收缩并非出于自愿,因为银行削减了信贷额度,使人们无力贷款购房。

  纽约联储银行认为,“消费者债务收缩暂时与2008年下半年失业率迅速上升有关”。这表明,家庭选择了“建立预防性储蓄或扩大现有信贷,以保护现金流不受就业损失的影响”。

  如果这样,这可能意味着在失业率高企之际,消费者仍将避免举债;实际上,上周早些时候的数据显示,信用卡使用量在去年末曾经有所增加之后,最近几周又有所减少。

  话说回来,如果消费者已偿还了债务,他们更有可能借款——如果银行开始放贷的话。纽约联储银行称:“鉴于信贷供应最近有所改善,问题仍然是,在消费者开始再次支出之前,他们还会自愿削减多少债务?”不管是哪种情况,这些家庭的资产负债表比5年前更为健康;泡沫过后的一些修复过程已开始。

  但IMF的这张图表还有更为悲观的一面:欧洲显然还没有出现这一修复过程。上周早些时候,花旗集团(Citigroup)首席经济学家威廉姆 比特(Willem Buiter)指出,欧元区银行和政府还没有真正去杠杆化,他还呼吁进行彻底的债务重组和银行资本重组。然而,IMF的数据显示,这一观点也适用于欧元区家庭。

  确实,IMF的这张图表因为增长和收入的更大规模下滑而在一定程度上被扭曲。欧元区的平均水平隐藏了一些巨大地区差异:尽管德国消费者杠杆率不高,但西班牙、希腊和爱尔兰等国的家庭却拥有远比德国高得多的债务。但关键的一点是:向美国出现的这种大规模违约和债务减记,实际上并未在欧洲出现。正如比特所指出的那样,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银行资本不足:它们没有能力吸收亏损,因此保持着“借新还旧”的贷款模式。正如15年前日本那样,结果带来的是僵尸贷款者和借款者。

  这些都不应促使美国人自己幸灾乐祸。毕竟,美国去杠杆化过程通常极其混乱,不时出现丧失抵押品赎回权的丑闻。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政府还没有降低其债务水平。一些经济学家可能辩称,在任何情况下,即便是“仅仅”11.6万亿美元消费者债务也仍嫌过高。

  然而,如果说我们能从IMF这张图表吸取一条重要教训的话,那就是政策行为可以产生效果:或者至少对银行进行资本重组可以使得一个体系缓慢(即使紊乱不堪)地清除一些泡沫产生的过剩。欧洲政治家应提起注意;如果他们行动起来的话,他们应看到对更长远的未来燃起希望的理由。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吉莲 邰蒂 译者/梁艳裳

责任编辑: 夏天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