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宜以开放应对全球宽松

2013-05-13 10:11:33  来源:证券时报

  金融危机后,全球主要经济体相继开闸放水。去年三季度以来,美国、日本相继无限量宽松,对新兴经济体造成不小的冲击。例如,当前中国人民币处于快速升值之中,一般认为人民币承受了相当大的境外热钱涌入压力。

  为应对发达经济体的“宽松竞赛”,G20会议达成共识,要避免货币竞争性贬值。在上个月结束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各国再度重申要避免“汇率战争”。但时隔未几,新西兰与瑞典便相继宣布干预汇市,显示出多边会议共识的脆弱性。此外,欧洲、印度、澳洲、韩国先后降息,欧洲央行官员更释放出短期内可能再度降息的信号,再加上美国与日本持续量化宽松,一时间“汇率战争”疑云再起。

  各国相继推动货币贬值,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1929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欧美以及日本各国陆续放弃了他们在此之前的金本位,使其货币竞相贬值,并同时大幅度提高了进口关税,目的是想刺激出口,抑制进口,以增加本国就业。这样的“以邻为壑”,在当前的国际经济环境中,也能看到部分身影。中国在国际市场上同样遭遇到了相当大的贸易壁垒。

  让人担忧的是,相比于大萧条,2008年发生的国际金融危机以及其后绵延的欧债危机,波及的范围和影响可能会更加深远。现时的全球化程度远非当年可比,系统性危机的修复可能要花上更长的时间,耗费更高的成本。从2008年后至今,全球经济已经挣扎了5年,目前来看,可能还要有5到10年的时间,这个世界才能完全恢复。令人担忧的还有,大萧条的持续最终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当前的这轮经济危机,会导致世界政治格局产生何种变化,尚难预料。

  现在的问题是,面对着发达经济体的“宽松竞赛”,中国这样的新兴经济体该如何自处?中国不太可能加入“汇率战争”,也没有更多办法实行贸易保护。唯一的应对方法只有进一步开放,通过全球市场平衡掉这些货币的负面影响和冲击。在从大航海时代以来的几百年间,西方经济体一直主导着全球化的进程;而在后金融危机时代,全球化的火车头可能要换一换了,中国等新兴经济体需要登上更大的舞台。

  “金砖国家之父”吉姆·奥尼尔日前接受中国媒体专访时指出,像中国这样的大型新兴经济体,可以通过加速人民币的国际化运用以及实现金融市场的开放,来对冲流动性泛滥带来的影响。我们安邦咨询也认为,全球市场才是中国应对量化宽松的最终出路。中国不仅需要向世界输出商品,中国企业还可加快“走出去”的步伐,更多利用国际市场上的流动性,支持自身的发展。

  事实上,这样的趋势已经有所显现。中国企业当前流行前往香港融资,因香港身为自由港,能够充分享受到量化宽松所带来的廉价资金。中国人民币也在加快脚步走向全球,在新加坡、在伦敦、在巴黎,越来越多的金融中心争相充当人民币国际化的桥头堡。

  以开放、全球化来应对宽松,需要成为新兴经济体的一项基本策略。本币升值正好可以为全球化提供便利,使得新兴经济体的企业能够以更少的成本,博取更大的收益。面对国际市场上的货币宽松,与其加入“汇率战争”,被动应对,不如因势乘便,好好利用这样的货币盛宴。归根结底,中国经济与中国的企业已不再是十年、二十年前蹒跚学步的“孩童”,中国完全可以以更为积极的姿态,介入到全球化进程中,利用全球市场对冲危机。而这需要进一步开放,推动中国企业,推动中国的人民币成为新时代全球化舞台上的主角。

  总之,西方发达经济体相继“量化竞赛”,全球“汇率战争”疑云再起,给中国政策的制定造成了一定的困难,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需要坚持以开放应对全球宽松政策,增强在全球化进程中的主动性。金融危机以及其后的持续量化宽松,正好为中国登上更大的舞台提供了机会。

责任编辑: 夏天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