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休假的经济之思

2013-04-30 11:46:50  来源:网易

  五一休假的经济之思

  ——“盛世微言”系列之五十

  今天是连续工作的第七天,清晨醒来,你是不是犹豫过找个理由不去上班?实际上,几乎每个工作日清晨,我都要花五秒思考下这个问题。尽管从未真正放纵过嗜睡的欲望,但我很清楚,人类的自我约束本质上都是脆弱的。于是,在自我约束之外,制度约束就十分必要。实际上,制度约束既可能是行之有效的硬约束,也可能是形同虚设的软约束,但无论如何,有制度约束和没有制度约束,完全是两码事。

  就拿这个五一节举个例子。2013年的放假安排是:下周一二三放假,四五上班,然后六七再放假。如果中间休假两天,那么至少会有连续七天的假期(幸福的证券、基金从业人士是九天)。相信在假期连连看的诱惑下,很多朋友都会有休假两天的欲望。试想有这样一个公司,正常运营的底限需求是6人,现在的员工数量是10人。如果没有制度约束,公司的要求是每个人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提出休假申请,结果很可能是10个人都有五花八门的“个人情况”,人人都提出休假申请。但试想,如果公司一开始就定下休假率不超过30%的制度约束,那么大家在提出休假前就会相互沟通或各自掂量一下,最终的结果就不会出现大量员工同时提休假的状况。这个例子里,也许制度约束本身不是硬约束,但30%的休假率具有一定的心理威慑力,如果没有制度约束,那么员工行为集体失序的可能就会高很多,公司关门的危险也就要高很多。

  和30%一样具有威慑力的,是90%。这个90%是债务率,经济世界里一直存在一条隐性的制度约束:债务占GDP的比率一旦超过90%,就很危险,负债率过警戒线不仅是对本国不负责任,也是对全球的潜在伤害。而近几年来债务危机的爆发,更让市场形成了一种共识:负债率过高的国家,需要通过财政巩固来降低宏观风险。

  可怕的是,最近一段时间,国际主流经济圈内开始出现一种“反制度约束”的潮流。一些经济学家开始攻击这种制度约束的理论基础,即莱因哈特和罗格夫的经典论文《债务时代的增长》(这篇论文用大量数据说明负债率超过90%的国家会遭遇增长灾难);另一些经济学家利用一些反例来说明每个国家的情况大不一样,例如英国19世纪高负债却带来了经济繁荣;还有一些经济学家则强调,负债率过高带来的危险,远比旨在降低负债率的财政巩固带来的危险要小得多。

  其实说到底,这些经济学家最终只是在证明一点: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特殊情况,是否需要财政巩固,以及何时需要财政巩固,是一个“因国而异”的问题。听上去很有理,但要知道,“因国而异”,实际上等于彻底摧毁了90%业已形成的威慑防线,最终结果可能是绝大多数国家都会借此打着“本国情况特殊”的旗号,走上放纵财政约束、无序透支发展的老路。而债务危机表明,这条老路本质上,就是死路,特别是如果所有国家都挤上这条路,全球经济将可能骤然崩塌。

  总之,无论是个人还是国家,骨子里都有好逸恶劳、寅吃卯粮的欲望,仅靠个人约束是不够的,仅就心理和行为的威慑力而言,对于防范集体非理性,制度约束也必不可少。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