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震救灾与经济学中的“道”

2013-04-28 10:12:35  来源:网易

  抗震救灾与经济学中的“道”

  (赵晓陈金保)

  如汶川大地震一样,雅安芦山地震发生后,各类抗震救援队、医疗队、民间志愿者,以及帐篷、食品、药品等救援物质迅速从全国各地涌向灾区。甚至一向吵吵闹闹,或各说各话,或恶语相向,习惯纠缠于五毛与公知论战的微博也突然间起步走似的转变为传递灾情、传递关爱、传递正能量的人道平台。地震无情人道有情,此时此刻,我们的心中不再纠结于工资收入,不再专注于企业利润,不再沉迷于金钱,而是牵挂于生命,思念于故土,感动于抗震救灾忙忙碌碌人群中闪现的大爱精神。

  在地震的第二天,有家媒体约我写篇稿子,谈谈这次芦山地震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我婉言谢绝了,原因有两个。第一,这次地震的直接经济损失应该不会很大。2008年汶川大地震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为8400多亿元,占比不到当年全国GDP的3%。而相比之下,这次地震的地域和震级都要小得多,直接经济损失应该不会超过100亿,而我国目前的GDP总量已经超过50万亿,100亿的地震损失影响的顶多是经济增长小数点后的数字。如果再考虑明后年灾后重建对经济增长的正效应,仅从纯经济增长的视角看,现在就谈经济损失恐怕真的没有多大意思。第二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我总觉得抗震救灾的黄金72小时还未过,这会儿就开始核算地震的经济损失,好像总是有那么一点不合时宜。虽然中国经济目前仍属“弱复苏”,H7N9再来个地震,肯定会给今年的经济增长带来扰动和噪音,但历史的经验表明,物质上的失去必将成为过去,而生命的逝去和家园的坍塌才会给我们带来难以抹去的心灵创伤。在这会儿,政府、企业、社会、公民的众志成城才是人性之善和普世大爱。这种大爱藏于每个人的心底,万众一心,不问出处,不算投入,不求回报,这就是我想说的抗震救灾中的“道”。

  讲到抗震救灾中的“道”,笔者觉得更有必要利用这次机会,好好思考一下日常经济建设中的“道”。从经济学上看,这种“道”就是不以物质利益为最高准则,就是在经济建设中也要像在抗震救灾中一样,也能讲求“超功利主义的道德”。

  从经济学鼻祖斯密开始的自由经济学派一直奉行个人的“利己主义”,认为“经济人”是利己的,而非利他的,但经济人利己行为的后果却又同时是利他的,因为这种利己行为会促进社会福利的整体改善。这也是市场经济的理论基础,市场经济最大的好处就是教人不偷懒,教人想法设法追求财富最大化。但是,市场经济中“利己也利他”的理论有一个基本前提,那就是自由经济行为要有制度(法律)的约束和道德伦理(文化)的支撑。否则,“利己”也可能会鼓励人们为了经济上的“利己”而勤奋地撒谎,勤奋地害人,或不择手段地去挣钱,追求高效的好的市场经济便可能被搞成不择手段的坏的市场经济。

  其实有良知的经济学家们很早以前就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于是就有了既不同于经济学原教旨主义,也不同于经济学左派和新左派的“伦理经济学派”这一条希望之线的出现。比如,亚当·斯密的《道德情操论》、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阿马蒂亚·森的《经济学与伦理学》,以及当代学者罗伯特·巴罗等人的著作。阐述的都是这样一个道理:即建立在市场经济基础上的现代文明不仅要建立在“术”和“制”上,更要建立在终极的“道”的基础之上。

关键字: 抗震救灾 文明冲突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