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雪松:抱怨级别低,红会到底想要什么级?

2013-04-26 10:25:37  来源:网易

  慈善面前,民众在与中红会的信誉死磕,中红会却在与权力的大小死磕。两厢压根不在同一个话语体系。民众希望中红会按国际级标准拥有更大的权利,中红会希望按行政的手段拥有更大的权力。

  不知道是因为这次地震“想见到雅安市党政负责人很难”,还是因为募款数字让中红会脸上挂不住,中红会赈灾救护部部长王平感觉不爽:如果中国红十字会级别高点,可以发挥更好的作用。

  王部长的意思不难理解:中红会之所以没发挥更好的作用,是因为副部的级别太低了。

  我不知道中红会还想要个什么级别。汶川大地震时,中红会好像也是这个级别。那时候中红会只要把账号公布了,善款哗哗哗会流进来。这次大部分善款进了壹基金的账号,人们并没听说李连杰被谁任命过什么级别,壹基金的作用倒显得越来越大了。

  如果级别越高,作用越大,我们可以遇到什么困难就提拔什么干部。解决世界杯问题,可以把中国足球队搞个正部级;解决灰霾污染问题,可以把环保部提到国家级……权力能够办到的事,咱们就在家里刻公章发公文就行了,还去摸什么石头过什么河。

  中红会最恰当的级别,应该是国际级。国际级的中红会,是不需要发文件的。旗帜一拉,世界大战都没人敢把炮弹往你身上扔。但中红会宁愿抱着副部级的权力之柱让民众吐口水,也不愿按没有级别的国际级权利模式来运作,充分表明了中红会在权力与权利之间的不二选择。

  王平认为,红十字会不能去官方化,这是法律赋予红会的特殊职能。事实上,《中华人民共和国红十字会法》从未规定哪一级的红十字会组织,必须享受某个行政级别的权力。倒是这部法律,充分考虑到了红会的特殊职能,在第二十五条明确规定:红十字会的经费使用情况依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接受人民政府的检查监督。第二十六条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占和挪用红十字会的经费和财产。

  事实证明,中红会作为“从事人道主义工作的社会救助团体”,不会因为没有权力而干不了,只会因为失去民众的信任而干不好。它的特殊,不在于级别的高低,而在于附着在人道主义精神上的慈善信誉。它的特殊更应体现在充分接受监督的透明、公开运作机制。

  中红会要的特殊职能,说到底就是权力二字。是那种通过一级压过一级的特殊权力,收获一呼百应的感觉。企业困难再没钱,你不捐也得捐;官员救灾再多忙,红会领导来了再忙也要见。慈善面前,民众在与中红会的信誉死磕,中红会却在与权力的大小死磕。两厢压根不在同一个话语体系。民众希望中红会按国际级标准拥有更大的权利,中红会希望按行政的手段拥有更大的权力。双方要的,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东西。这样死磕下去,短时间内,中红会想发挥更好的作用,估计很难。世界上,没有一种公认的品质和信誉,是靠权力来维护的。你就是给它封个地球级,也就这么回事。

  中红会作为“从事人道主义工作的社会救助团体”,不会因为没有权力而干不了,只会因为失去民众的信任而干不好。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