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新立:不赞成一些学者提出的土地私有化

2013-04-26 09:18:54  来源:经济参考报

  郑新立,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中国经济50人论坛成员。

  曾任国家计委政策研究室主任、副秘书长、新闻发言人,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现任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在计划和投资体制改革、宏观经济调控、中长期发展政策等领域,都有较深的研究和独到见解。撰有《郑新立经济文集》第一、二、三卷《中国:21世纪的工业化》等。

  兼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中国工业经济学会会长,中国生产力学会、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副会长。

  中国经济50人论坛、新浪财经和清华经管学院联合举办的新浪·长安讲坛第230期日前召开。论坛成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发表了题为“围绕发展方式转变,凝聚改革共识”的主题演讲。郑新立说,按照十八大提出的2020年经济总量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要比2010年翻一番的要求,到2022年中国将进入高收入国家的行列,经济总量也有可能赶上或超过美国,这要求中国要保持一定的增长速度。只要各方能够凝聚改革共识,改革阻碍生产力发展的体制性障碍,同时通过改革来促进发展方式的转变,激发消费、第三产业、科技、劳动力以及资本五方面的潜力,就能保证未来20年继续平稳较快发展。

  通过改革可实现20年平稳较快发展

  根据改革开放30年的经验,预测往往落后于实际,对中国通过改革把潜力释放出来所形成的巨大能量,人们往往估计不足。

  郑新立从当前的经济形势谈起。他说,在去年第四季度之前,我国的经济增速出现了连续七个季度的下滑。到去年第三季度已经下降到7.5%以下。因此,去年7月份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上半年经济形势的时候,针对经济下滑的严峻局面,作出了重要的决策,就是把稳增长放在宏观调控的重要位置。随即在去年下半年,政府采取了包括适度松动银根、重新开工一年前冻结的部分项目、批准十几个城市8000亿元的地铁建设规划等多种措施,使得经济在第四季度开始回升。

  能不能把这种回升的态势继续保持下去,是今年宏观调控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根据公布的数据,2月份C PI已经上涨到了3.2%。在抑制物价过快上涨和稳增长这两个目标中间怎么做出正确选择,是把抑制通胀放在第一位还是把稳增长放在第一位。郑新立认为,今年还是应该把稳增长看作经济运行中面临的主要矛盾,这也是实现我国经济发展目标的要求。

  十八大提出,2020年经济总量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要比2010年翻一番。如果按这一要求的增长速度测算,那么到2022年,我国的人均G D P就可以达到世界银行规定的中等收入和高收入的分界线12000美元以上。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将进入高收入国家的行列,我国经济总量也有可能赶上或超过美国,这对世界经济格局的影响将是巨大的。

  然而这也意味着,达成这一目标之前的十年将是艰难爬坡的十年。根据世界许多国家的经验以及世界银行的课题研究,发展中国家达到人均G D P 3000美元到5000美元比较容易,但是想从5000美元再往上跃升到12000美元就非常难了,所以提出了“中等收入陷阱”的概念。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世界上有几十个国家人均G D P都达到了4000-5000美元,但是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真正能够走上高收入国家台阶的也就是东亚的几个国家 。巴 西 前 年 人 均G D P已 经 达 到 了12000美元,进入了高收入国家行列,但是去年货币贬值,又退回到了中等收入国家行列。

  郑新立说,中国经济要想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就一定不能用老经验老办法来解决新问题。未来十年我国遇到的问题都将是前三十年没有遇到的,这就需要通过改革,通过转变发展方式来解决。此外,经过过去30多年的发展,我国在社会领域积累了很多矛盾,包括收入分配不公、社会事业发展滞后、社会稳定的挑战。解决这些矛盾,也要靠改革,通过改革来为发展方式的转变提供体制机制。

  我国实现未来十年乃至二十年的平稳较快增长是完全有可能的。郑新立说,我不赞成现在社会上出现的一种舆论,认为中国的快速增长期已经结束了,经济增长放缓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根据改革开放30年的经验,预测往往落后于实际,包括一些专门搞预测的人的预测也往往落后于实际。对中国通过改革把潜力释放出来所形成的巨大能量,人们往往估计不足。

  那么怎样通过转变发展方式赢得未来十年到二十年的平稳较快增长呢?郑新立分析说,根据日本、韩国和台湾的经验,人均G D P达到17000美元的时候,经济快速增长期才结束。关键是要通过改革把这种增长的潜力释放出来,要转变发展方式,实现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十七大就已经提出了产业升级、经济转型以及发展方式转变的要求,然而5年过去了,一些重要领域的发展转变却不是前进了,而是后退了,好多指标更差了。比如说,发展方式转变首要任务是调整投资和消费的比例关系,扩大消费的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但是很明显,从十七大到十八大,投资和消费比例失衡的局面更加恶化,投资率更高,居民消费率却下降了。投资率前两年上升到49%的历史最高点,最终消费率下降到48%的历史最低点。

  为此,十八大又重新提出这个问题,而且强调要以转变方式为主线,以科学发展为主题。要实现发展方式的转变,现在看来关键是要深化改革。现在各个方面改革的呼声都比较高,都说要改革,但是到底怎么改,改革的重点放在什么地方,意见很不一致。所以现在如何凝聚改革共识成为一个突出的问题。应该围绕发展方式的转变来凝聚改革共识。我国前30年的改革之所以能取得成功,创造了中国经济奇迹,关键是围绕着阻碍生产力发展的那些旧体制来改革。检验改革是不是正确的唯一标准就是看是不是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只有通过改革来促进发展方式的转变,解放生产力,才能实现未来20年的平稳较快发展。

责任编辑: 岩实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