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誉穆迪IMF先后警告 15万亿地方债溃坝之忧

2013-04-25 07:43:20  来源:时代周报

  进入4月后,缘起于国际评级机构调降中国信用评级,中国地方债问题再度高热。

  惠誉评级4月9日宣布将中国的信用评级从“AA-(第4等级)”下调1个级别至“A+”;一周后的4月16日,另一家评级机构穆迪将中国的国债评级展望从此前的“正面”下调至“稳定”。两家公司都在评级报告强调了中国地方政府债务的风险。

  与此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发布的《财政监督报告》指出,受2008年刺激计划影响,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加速发展,地方基础设施项目融资或成为中国财政风险潜在源头,80%被调查的城市称会以销售土地来偿付债务。

  说地方债是天文数字一点不为过。国家审计署在2011年曾公布审计结果,截至2010年底,地方政府债务余额达到10.7万亿元,但自此以后,审计署并未发布类似数据。

  目前,包括华泰证券、招商证券和平安证券等纷纷进行了测算,对于15万亿左右的地方债规模,基本形成了共识。

  中央财经大学财政学院教授曾康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惠誉等对中国的信贷规模过大、地方政府债务规模的庞大及不透明作出评估,也是给中国敲响了警钟。”

  政府也已经意识到地方债可能引发问题。4月1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下一阶段要有效防范地方政府性债务、信贷等方面存在的风险,加强市场监管,提高产品和服务质量。

  地方债总量在15万亿左右

  4月16日,穆迪称,从长期看,相信中国新一届政府将从事有助于提升评级的经济结构改革,但预计在未来12-18个月里,这些改革无论从范围还是速度来说,都还不足以导致评级上调。

  相比较而言,此前三大国际评级机构之一的另一家惠誉则没有这样温柔。惠誉指出,2009-2012年期间,中国的金融信贷扩张速度仅次于卡塔尔。惠誉估计,截至2012年底中国的政府总债务占GDP的49.2%,远低于“A”评级体系的中值51.2%。

  惠誉列举了中国本币发行人违约评级的五大罪状。依次是金融稳定风险增加、地方债务水平持续增长、政府相关企业债务巨大、基本财政收入波动大、通胀管理记录差。

  专家们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巨额地方债务引发的喧嚣,其前身是始终存在的对地方投融资平台的争论。

  一般来说,政府投融资具有三个特征:一是有偿性和公共性;二是兼有金融性和财政性;三是灵活性。政府投融资不同于财政预算,它是根据财政政策的需要和经济建设的需要进行的信用活动,可以按照建设任务具体情况实行不同的投融资方式。

  然而,正是因为融资平台与政府关系密切,实际的贷款大多也依托政府的信用,因此很容易造成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法人治理结构不完善、责任主体不清晰、操作程序不规范等情况。

  “一些地方政府往往通过多个融资平台公司从多家银行获得信贷资金,形成多头举债,而银行对地方政府的总体负债和担保承诺情况很不清楚,甚至地方政府对自己的融资平台的全面负债情况也很不清楚。这样就很容易由不规范的‘隐性债务’产生隐性公共风险的积累。”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微博)告诉时代周报。

  “由于监管上的漏洞以及这些年来没有实质性改观的信息披露不对称,使得地方政府累计举债数额究竟有多少,简直是个黑箱。”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院长章玉贵同样直言不讳。

  事实上,国家审计署在2011年披露,截至2010年底,地方政府债务余额达到10.7万亿元。然而,这个数据目前被认为存在很大“黑洞”。4月16日,穆迪认为债务总量低估了3.5万亿元。而包括华泰证券、招商证券和平安证券等纷纷进行了测算,基本形成共识,目前地方债的规模在15万亿左右。

  更为激进的是国家财政部原部长项怀诚的预测,项认为,“据其掌握资料,2011年中国中央和地方政府债务30余万亿,其中地方政府接近20万亿。”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监管机构针对的统计对象上也存在差异,例如,审计署统计的是“地方政府性债务”,央行统计的是“平台贷款”。

关键字: 惠誉 地方债务
责任编辑: 恺睿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