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消费寒冬:在建五星级酒店被叫停改建超市

2013-04-24 07:28:32  来源:新京报

  酒企后悔年初争当“标王”

  由于对形势估计不足,今年初部分酒企大量投放广告。随着市场急转直下,一些酒企开始找电视台,希望“调低广告额”。

  一家广告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往年作为广告大户的白酒企业今年有很多出手不再阔绰,纷纷压缩广告费用。

  “就拿和我们一直在合作的泸州老窖来说,今年下半年的合作就取消了。”该负责人说。

  在张显看来,酒企在今年刚开始的时候“太乐观了”。张显在一家电视台工作,他告诉记者,酒企今年初广告投放得太猛,很多酒企都争当标王、争当大户,但后来越来越感受到问题,“最近很多酒企都在找我们想调低广告额”。

  “在这么一个整个行业都遭遇困难的大环境下,很显然如此高的广告费他们是不能维持的。”张显表示。

  在寒冬中,一些白酒厂商以及经销商开始收缩队伍,甚至一些小经销商开始转战其他行业。

  “前几天几个湖南老乡在一起吃饭,其中就有酒鬼酒的销售负责人,他说,去年到今年企业的业绩都比较难看,今年整个区域的一线销售人员、推广人员要压缩。”营销专家李志起(微博)说。

  一家白酒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在大环境不太好的情况下,虽然大企业还能挺住没有到大规模裁员的地步,但是企业的经销商团队发生了一些变化。

  “前两年市场红火的时候经销商队伍一再扩大,现在市场不那么景气了,压的货也多了,经销商也难做起来。”该负责人称。

  成志在北京一家酒类经销公司工作,该公司有着上千人规模的“队伍”。成志告诉记者,今年公司做了一些调整,以前员工收入模式是高底薪、低提成,现在改成了低底薪、高提成。也就是说,把酒卖出去了才能提高收入,“否则拿的那点儿底薪连基本生活费都不够。”成志说,“很多同事都感到压力太大做不下去了。”

  “今年我们感到压力越来越大,酒企的回款要求越来越高,同时压货压得很厉害。”成志说,“国内一家知名的红酒品牌,要求结清一季度的款,要求我们马上回款一个亿。现在仓库里还有一个亿的货压着没卖出去呢,2个亿的巨额资金对任何经销商来讲都是大数额。”

  高端礼品店老板走街推销

  刘晨把租下不久的礼品店门面退了,进的货搬到了家里的客厅。现在,刘晨整天骑着自行车在各大高档写字楼里推销这些高档保健品。

  刘晨今年一直很头疼。前年,目睹朋友在高端保健品上“赚了大钱”后,他辞掉了工作,从银行取出了多年的积蓄,同样在郑州开了一家高端礼品店。

  不成想,刘晨的礼品店生意刚初步成型,就赶上了“八项规定”出台。

  “之前朋友开礼品店每年光固定客户的采购量就很可观了,本想跟着他走些捷径。可现在情况却变了,朋友之前的那些老客户今年不怎么拿货了,说是现在送礼人家也不怎么爱收。”刘晨说。

  让刘晨发愁的是,用自己积蓄进的这些保健品是有保质期的,如果不能及时卖出去,货压在手里,过了保质期就是一堆垃圾。

  为了压缩成本,刘晨把租下不久的门面退了,进的货搬到了家里的客厅。

  现在,刘晨整天骑着自行车在各大高档写字楼里推销这些高档保健品。

  与刘晨一样,包工头詹朝明现在也在四处奔走,他想要回损失。

  詹朝明说,十八大开会的时候,他也关心国家大事,关注十八大新闻。“但根本想不到,十八大刚刚结束,中央的政策就影响到自己身上了。”他说

  同样在行动的还有傅楠,这位民营演出公司的老板决定开拓新路子,从长年来依赖政府“堂会”和包场的“行业病”中解脱出来。“不能坐以待毙了。”他说,“会考虑和企业开展深度商业合作,由以往过时的文艺演出形式向年轻化、娱乐化方面倾斜。”

  (文中张显、成志、刘晨系化名。)

  □新京报记者 张泉薇 李静 北京报道

  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李冬

  (新京报)

责任编辑: 莫莫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