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峥:货币太宽松既难自救又易伤身

2013-04-23 09:53:27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在日前召开的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中方代表发表了对全球经济形势的看法,并指出“日本量化宽松货币政策难以从根本上解决自身存在的结构性问题”。今年以来,在安倍政府的持续压力下,日本央行宣布重大政策转向,引入2%的通胀目标,并决定向美联储看齐,自2014年起实施无限量宽松措施。近期日元持续贬值,美元兑日元汇率一度逼近100大关,由此引发了全球货币战争的担忧。综合来看,日本超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不仅不能解决自身存在的结构性问题,而且还会伤害到自身经济的良性运转,通过政策溢出效应影响到全球经济的复苏进程。

  日本经济长期衰退,其主要原因在于政府主导型经济向自由市场型经济转型不顺,从根本上说是一个经济结构性问题。虽然过去日本政府推出新增长战略,但由于日本经济社会长期存在的顽固路径依赖和政策时滞因素影响,日本经济结构转型并不顺畅。应该看到,日本经济并不缺乏货币供应。长期以来,日本奉行零利率政策,日本货币供应量充裕,并不存在对实体经济运转的制约,也没有实现刺激投资和消费增长的政策设计初衷。因此,通过超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解决日本长期存在的经济结构性问题,可以说是“南辕北辙”。

  实践表明,宽松货币政策对经济刺激作用非常有限。在金属货币社会里,实体经济发展容易受到货币流通量规模制约。而在信用货币社会里,虽然通过信用货币创造,可以满足实体经济对流通货币的需求,但本质上信用货币并不产生任何实际价值。信用货币真正的功用在于破除货币供应不足对实体经济运转所产生的制约作用。比如某经济部门发展潜力巨大,但货币资本存在不足,制约了生产能力的扩大。这时候,实施宽松货币政策,有助于该部门融资的改善,促进社会生产的扩大。可见,无论什么时候都要看到货币政策在刺激经济增长作用上的有限性。美国政府已经意识到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在刺激经济复苏上的低效性,而日本政府打算重走美国老路,其结局不难设想。

  而 “以邻为壑”的汇率贬值政策,也难以达到政策目的。这主要是因为,全球汇率结构存在稳定性。一国汇率的细微变动,均会造成全球连锁反应,引发全球贸易激烈动荡。在贸易战中,汇率工具仅是其中一种,各国还可以采用一系列非汇率工具,抵御汇率贬值国产品的进口。因此,在全球经济日益一体化的今天,依靠单边货币贬值,注定只能获得短暂的出口繁荣。一旦各国政府予以积极应对,只会是增加汇率贬值国产品出口的难度。同时,过多货币留存国内,不仅助长了资产价格泡沫和通货膨胀,而且还延缓了经济结构性问题解决时机。需要注意的是,日本产品出口地主要集中在欧洲和美洲,而两地经济增长前景惨淡,很难设想汇率贬值能够达到政策目的。

  由此可见,运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通过汇率贬值带动产品出口,提升制造业发展空间,进而带动经济复苏,可能只是日本政府的一厢情愿。大量事实和政策实践都已表明,超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不仅不能有助于经济体增长动力的恢复,而且还要伤害到经济体自身经济运转的长期稳定性。对此,日本政府已经视而不见。

责任编辑: 安吉罗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