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野心家

2013-04-22 10:33:42  来源:《第一财经周刊》

  郑梦九靠铁腕管理让现代汽车在过去14年里成为发展速度最快的汽车公司,但现代的未来系于他如何放开权力。

  韩国蔚山工厂。

  郑梦九脸色铁青地站在索纳塔组装线旁,他盯着这些汽车发动机仓内五颜六色的螺丝钉,以及被胡乱放置的各种线路和等待被安装到汽车上的零部件。在场的人接下来都听见了回荡在这间工厂里的咆哮声:“只有把质量提高到丰田的水平,我们才能生存下去!”

  这位现代汽车集团的国王下令,必须等所有螺丝钉被涂成黑色、所有零部件被摆好时,生产线才能重新开动。没有人敢对此提出质疑。

  在欧美汽车公司里,最高领导层插手如此细节的工作无异于批评主管失职,甚至会引发辞职。但现代汽车的员工习惯了郑梦九的管理风格,哪怕是新入职的员工也对发生在1999年的这一幕绝不陌生。

  现代汽车中国战略营销部经理吴雁冰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是7年前,当时他刚穿上现代汽车藏蓝色的工服成为公司一员。吴至今对此仍记忆深刻,其他现代员工也是如此。一踏入现代汽车公司大门,老员工就会在新员工入职培训时告诉他们这个故事。这样做目的只有一个,让每一个“现代人”都理解并牢记郑梦九提出的企业核心价值观。无论在北京霄云路的现代汽车大厦,还是在首尔的现代汽车集团总部,“郑梦九会长每一个命令都可以传达到神经末梢”,吴雁冰说。吴的顶头上司徐承铉说:“郑梦九是现代发展的原动力。”

  作为韩国第二大企业集团及上市公司,现代汽车带有浓厚的家族色彩。郑梦九对公司的铁腕管理在过去14年里使其成为发展速度最快的汽车公司。最近几年,这家韩国公司已经向传统汽车巨头们发起了挑战。

  这家46岁的汽车公司比110岁的福特和108岁的通用造车历史要短一半,从1975年推出自己设计的第一款汽车开始,现代只用了38年就来到了全球累计销售5000万辆的历史时刻—丰田达到这一数字用了超过50年。

  去年,现代全球售出712万辆汽车,仅落后于丰田、通用、大众和雷诺日产联盟。连大众集团董事长马丁·文德恩(Martin Winterkorn)甚至也说“要双眼紧盯这家公司”。在两年前的法兰克福国际车展上,文德恩曾经带着折尺亲自测量现代一款紧凑型轿车i30的设计和制造水准。当通用汽车工程师拆解现代一款轿车时,也发现它的节油性和质量都令人吃惊。

  来自现代的威胁在全球各个市场都有所体现。它在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中国已经击败了丰田,在美国,现代的客户忠诚度和销量都连续提升,它甚至在欧洲也取得了成功,这可是连丰田都难以攻克的市场。在两年前,现代已经取代丰田成为欧洲销量最大的亚洲汽车公司。去年传统欧洲汽车制造商跌幅均超过10%,但现代起亚的销量依然增长了10.2%,这是在欧洲市场17年来最低迷时刻取得的成就。

  如今现代的销量规模已经比1999年郑梦九上任时扩大了6倍,变成一家排名全球前五的主流汽车公司。与此同时,现代提出了激进的发展目标,先是作出走向国际化的战略调整,又在2011年提出未来10年进入全球前三的目标,把准星瞄准了通用、丰田和大众。

  随着公司规模迅速扩大,现代的管理风格也在发生着变化。带有强烈个人风格的管理方式已经无法支撑现代实现新目标。从2005年起,现代涌入一批从通用、大众甚至宝马那里挖来的设计人才和海外市场负责人。去年,韩国总部还迎来了第一位非韩裔副总裁。如今的现代不再是郑梦九一个人的公司,其未来成败取决于郑梦九如何放开权力,让国际管理团队和新观念融入现代的传统与他个人的控制之下。

  现代汽车总部位于韩国首尔瑞草区良才洞的双塔大厦2层,这里有现代的“大脑”—一个被称作全球监控及管理中心的地方。仿照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亚特兰大新闻编辑部建造的管理中心24小时不间断运转。

  管理中心采用了最先进的视频转播技术,安装了数十台显示着监控画面和数据的计算机屏幕,时刻掌握着现代在全球各地的运转情况,从捷克到北京,再到美国阿拉巴马州现代工厂。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