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许小年:政府谈改革多是豪言壮语

2013-04-21 14:04:36  来源:搜狐财经

  搜狐财经讯 4月20日,由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办的商业可持续发展高峰论坛——“2013中国绿公司年会”在昆明举行。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在今日的论坛中做了以“失败的改革和成功的改革”为题的主旨演讲。在演讲中,他历数和分析了中国历史上三次失败的改革和两次成功的改革,同时对当前的改革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我当前看到的是诸多的政府的豪言壮语,甩开膀子喊,一直喊破了嗓子也没见什么动静。当年小平同志没有豪言壮语,就只有一句话,非常朴实的一句话,“谁不改革谁下台”。

  以下为许小年发言:

  许小年:我需要长一点的时间是因为我讲得不是中国过去的改革,也不是未来的改革,而是2000年的改革,所以需要多一点时间。

  我讲的题目是"失败的改革和成功的改革"。失败的改革都相似,成功的改革也都相似,中国的历史上经历过多次的改革。失败的改革,今天作为案例的是西汉末年的王满的改革,王安石的改革、清末光绪帝的改革,我认为这三次改革是失败了。等一下我会说它为什么失败了。成功的改革说起来是历史的调整,成功的改革只出现第一次和最后一次,就是商鞅的改革和邓小平的改革。这两个改革有什么相似之处,一会儿我也会讲到。回顾历史是为现实服务,但是历史永远不会重复它自己,所以历史仅对我们有参考的作用。

  失败的改革,相似在什么地方,王满、王安石、光绪帝的改革,他的目标都是追求现有体制效率的提高,而不能突破陈旧的制度的束缚,这是第一个共同之处。因此这三位在历史上的改革,充其量只能叫做改善,或者叫做改良,而并不是改革。由于这些改革的目标,是改善现有体系的效率,因此它在执行理念上,依赖现有的政治基础,依赖现有的政治体系,在失败的改革中,这是一个共同的特点。这些改革都是顶层设计,改革的方案脱离了实际,我们知道顶层设计是官员在办公室想象的理想方案,没有经过事件的检验,而利用官僚体系做大规模的推广,一定会碰到问题。比如王满推行的土地国有化的改革,一开始就推行不下去;王安石试图利用官僚体系建立起市场性的管理体系,来遏制商人的投资,将商人获取的利润部分地转向官府和民间,实际上他的动机可谓良苦。为了与民让利,但是让利的方法并不是靠创造、增加全社会的财富来实现各阶层、实现官名的共赢,而是在不改变现有的生产方式和现有的管理体制的方式下,试图提高现有体制的效率,那就不可避免地形成了各个阶层之间的矛盾。

  由于这三个特点,这些改革都失败了,失败的原因是不能够突破现有体制,社会生产力无法得到实质性的提高,并没有更多社会财富创造出来。因此改革局限于利益的重新分配、利益在官民之间的重新分配,利益在不同的官僚群组之间的重新分配。这就必然引起不同的利益集团之间的斗争,使得改革进行不下去。给改革增加了很大的阻力。这三位失败者,他的个人结局都是比较悲惨的。改革最后变成了利益的重新分配,而我们知道利益的重新分配,就是政治问题。政治就是用法律的方法、用制度的方法来进行利益的重新分配。一旦变成了政治问题以后,改革的命运就由政治斗争所决定,而不是由改革的实际效果所决定。在这个政治斗争中,王满失败了,光绪皇帝失败了、王安石也失败了。

  失败的第二个原因是因为改革的推进依靠官僚体系,做了一个不切实际地假设,所有的顶层设计都有不切实际地假设,就是所谓的官僚体系可以百分之百遵照上层的指令,可以把改革的措施百分之百落实到位,并且这些官员们是从社稷江山出发,从我们民族的长远出发,来推进这些改革措施。这个假设在现实中根本不存在。结果是什么?是官僚体系利用改革寻租腐败,扩大自己支配资源的能力。利用增加了的资源从中寻租,并且形成了官方和民间的联动,上下其手,使得让利于民的改革措施,变成了与民争利。一旦演变成与民争利以后,改革的公信力大大降低,改革的支持力度大大降低。这就注定了改革失败的命运。

  由于与民争利,由于不是增加社会的财富总量,而是利益的重新分配,基层民众没有积极地参与到改革的过程中来,这就使得改革推行不下去,多次出现反复,王安石几次罢相也是一样的。他们以官僚的权利来推行改革,还是推行不下去。

  我们来看成功的改革,成功的改革与失败的改革正好相反。它不是谋求现有体制局部效率的改善,不是像中国历史上,我们刚才所提到的这些失败的改革,仅仅限于整顿吏制,梳理财政,改革货币体系,改革军制,而是突破现有的体制,请注意我这里说的是突破现有体制,而不是完全抛弃现有体制。完全抛弃现有体制那叫革命,革命和改革是两回事。中国历史上的革命,几乎是无所建树,除了破坏以外几乎是无所建树。我们这里主张的是改革,成功的改革突破了政治,商鞅突破了贵族政治,可以使得人民在新政下收益,打破了贵族受利。

  商鞅突破了现有的格局,打破了贵族基层,吸收了农民、贫民,参与到秦国的政治、秦国的军事和秦国的经济发展中。邓小平打破了计划经济体制,吸收了中国的农民,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中国的城市民众加入到改革的洪流中来。这是他们成功的第一点。

  他们成功的第二点,是顶层放开和基层创新相结合,而不是一味的相信官僚经营阶层的顶层设计,邓小平据我所知,没设计什么改革。我翻了一下历史书本,商鞅也没有设计什么改革,他们只是总结了现实的一些创新,把政策在全国推广。比如说商鞅废井田开阡陌,这不是商鞅的创造。而是在中国的大地上,实行了几百年的民间的创新。学者都承认中国的土地私有,是在鲁国,到商鞅已经是已经过去了两百年了。所以废井田开阡陌,不是商鞅的设计。这不是商鞅的设计,而是在秦国有了几百年的实践演化而成的。邓小平的成功是肯定傻子瓜子在城市中的创新,把它变成党的建设,变成法律的实践在全国展开。

  这是和上述几位失败的单纯依靠顶层设计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他们的成功在于鼓励了社会的创造,鼓励了社会价值的增加,各个阶层都获利。他们的成功在于提高生产要素、提高了生产力,得到社会上的广泛的支持。正因为是以创造财富、增加财富为目标,所以改革很快获得了成功。商鞅在改革之后十年,率军出征魏国,一举收复了秦国的失地,给那些改革的人当头一棍。邓小平的农村改革,几年的时间里解决了粮食和副食品的供应,获得了社会对改革的广泛支持。

  当前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我不希望对号入座,我仅仅说我的观察,我的观点,即不代表绿公司,也不和昆明市有任何的关系,只是我个人的观点。我当前看到的是诸多的政府的豪言壮语,甩开膀子喊,一直喊破了嗓子也没见什么动静。当年小平同志没有豪言壮语,就只有一句话,非常朴实的一句话,"谁不改革谁下台"。什么断腕、促灵魂,这些就不说了,我们看到的是宏伟的发展战略、宏观的战略。

  改革的主力军,民众和企业现在是观众、是听众,像在座的各位一样。坐在听众席上,等待着完美的顶层设计的出台,这不是改革,既不是邓小平的改革,也不是在中国历史上,成功的商鞅的改革。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担忧,但愿我的担忧是杞人忧天。

 

关键字: 许小年 改革突破
责任编辑: 莫莫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