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走出去” 不信任比文化差异更可怕

2013-04-21 07:35:00  来源:重庆商报

  商报特派记者 任忠君 发自云南昆明

  在过去三十年中,中国企业家经历了一段企业成长的“黄金时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然而未来十年,企业家们面临的一个更大问题是:如何在继续打造梦想企业,创建梦想生活的过程中,找到一条对自己最有意义的道路?未来十年,中国企业面临着哪些挑战和机遇?

  昨日,在昆明拉开帷幕的第六届中国绿公司年会上,商报记者首次作为受邀媒体,现场见证了联想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柳传志、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俞敏洪、复星高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郭广昌、心腹集团CEO史蒂夫·塔平,以及《金融时报》主编莱昂内尔·巴伯就这一问题展开的精彩讨论。

  担忧:增长需求和环境的矛盾

  “过去的中国民营企业家,就好像一个正常人吃饭的时候要吃4个馒头才能吃饱,但我们过去只吃到了3个馒头,总是期待着吃最后1个。为此,我们做了很多准备,希望在未来的十年,让民营企业更加辉煌。”柳传志在讨论一开始就表达了自己对于未来十年中国企业发展的担忧。

  “但我们这些企业的发展是跟环境分不开的,包括国际政治经济环境,国内的商业环境,还有自然环境,甚至是人文环境。比如中国怎样进一步改革等,如果这些方面都发展得比较好,我们的企业就能做得更大一点,否则我们就只能少做一点。”他说。

  在郭广昌看来,未来十年,他最担心的是,一旦我们市场经济的建设速度不加快,我们的制度建设很可能会容纳不了经济增长的需求,会制约我们企业的发展。”他在现场表示。

  而史蒂夫·塔平的担忧,更多关乎中国企业在全球化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比如在中国企业的国际化进程中,怎样跟本土市场实现互通,如何规避大型并购带来的风险等,这些都是中国企业未来十年需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中国的部分企业可能已经做好准备走向全球化、走向区域化,但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对文化存在很大考验。与此同时,像美国这样的国家,未来将在多大程度上开放给中国?这些都值得担忧。”莱昂内尔·巴伯坦言。

  变革:更强调各方力量的协作

  尽管五位嘉宾在现场都直言不讳地表达了对中国企业未来十年发展的担忧,但他们也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思路。

  “在我看来,未来十年民营经济将会占据更大的分量,因为现在高科技的发展和方式的转变,导致国家垄断已不可能发生,就像微信对电信行业的突破,马云对大量地面销售的突破,其实就是民营企业未来新商业模式的一个标志。”俞敏洪坦言,“政府应当要大胆地把经济的转变和增长交给民间来做。”

  而在柳传志看来,未来十年,中国企业要学会根据环境的变化,时刻制定出新的战略,甚至包括从所在行业跳到另外的行业。

  “比如联想,原来是做电脑的高科技企业,在2000年,我觉得自己年龄大了,应该交给年轻人去做,而我自己则进入到风险投资领域。这样的思路不仅降低了企业经营的风险,也拓宽了企业的成长空间。”柳传志在现场表示。

  “未来十年,企业间的协作将不再是一个需要的问题,而是无处不在。”郭广昌表示,“去年跟马云聊了几次以后,我感触很深,互联网对我们的改变比我们任何人想象的都要来得大。比如以前互联网只是一个交流的工具,现在可能会影响到商务的发展。互联网的发展让以前的所谓启蒙教育变得非常容易。所以在未来,企业一定要花极大的时间和精力在互联网工具的探索上,更加强调来自各方面力量的协作。”

  挑战:不信任比文化差异更可怕

  那么,当更多的企业尝试在未来十年开启变革的过程中,又将遭遇哪些挑战?

  “现在的挑战,主要在于你要有意识地走向世界,看看到底去哪里,同时有意识地决定,是否要通过合作伙伴的方式走向全球。”史蒂夫·塔平在现场表示。在他看来,中国企业在做出类似决策的时候,必须要了解自己有哪些资源,是否有时间来做。此外,还必须要改进大家对于国际市场的认知。

  对此,柳传志讲到联想此前并购IBM旗下个人电脑业务的案例。“就联想的经验来看,中国企业在跨国并购前,必须要把自己需要补充什么,需要了解什么弄得很清楚。怎样在尊重对方的同时,告诉对方哪些是我们中国人坚持的东西。在互相有了默契和融合以后,彼此的磨合就相对容易,后边的困难反而好解决。”柳传志说。

  在郭广昌看来,事实上,东西方的文化差异其实并不是很大,恰恰是很多中国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以为文化差异很大带来的不信任才是主要问题,不信任比文化差异更可怕。“我去欧洲投资的时候,比在中国找一些民营企业投资,带来的困难可能比在中国更小,因为那边是完全按照市场规律去执行,反而中国的一些潜规则很麻烦。”

  在他看来,未来十年,中国企业面临的最大挑战主要在于,如何建立真诚的沟通,如何为彼此的合作带来价值。“而从某种意义上讲,真诚的沟通,企业信用,甚至比价值更重要。”他表示。

  精彩观点

  企业有责任为各环节创造价值

  巴斯夫全球高级副总裁关志华:

  去年,我们公司在上海成立了亚洲的创新园区,在这个创新园区内,我们已经有450名科学家在进行研发,我们希望到2020年,巴斯夫的全球研发有1/4能够在亚洲,当然,绝大部分能够在中国。我们公司的价值观,可以用一个很简单的单词来代表,用英语说是“CORE”,“C”代表有创造力,“O”代表的是开放性和透明性,“R”则代表责任,“E”代表的是企业家精神。作为一家化工企业,尽管我们总是会面向社会,用各种方案让更多人了解,化工可以帮助我们生活得更美好,而不是一般人想象的,化工意味着高危险和高污染,但总是存在各种各样的误解。但无论如何,我们仍然愿意作为最后一家实业型企业,哪怕是最后一家化工企业,创造我们的价值,且不仅仅是股东的价值,更是下游工业的价值和社会共同的价值。作为一家企业,为自身产业链条上的各个环节创造价值,是必须要承担的责任。

  淡水供应将成经济发展瓶颈

  艺康(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全球资深副总裁、大中华区总经理王铁:

  当下的社会大众其实最关心的是空气和水的安全,艺康是全球最大的食品安全水处理、环境卫生和能源科技公司,我们是跟着第一家五星级酒店进入中国,在中国已经有超过30年的历史,所以在这一块相对有发言权。在我看来,中国在食品安全和水处理方面依然任重道远,按照中国的统计数据来看,中国的淡水供应量将成为未来中国经济发展非常大的一个瓶颈。除了关系到民众健康的生活用水之外,尤其是在工业用水这一块,随着工业用水量的逐年增加,如何减少水资源的浪费,提高水资源的质量和使用效率,将成为未来中国企业发展的决定性因素。

  公司要发展须跟自然和谐相处

  诺华集团(中国)总裁徐海瑛:

  诺华是一家总部在瑞士的跨国公司,曾被评为全球绿公司,也曾连续三年被评为医药类企业全球第一名。为什么我们能够做到这些?我以诺华的实际发展经历来阐述三条理念。第一,我们在研发上的投入,去年,诺华的销售额是572亿美元,位列全球五百强的第170多位,与此同时,我们用于研发的投入则达到了整体销售额的15%左右,比如我们在上海投资1亿美元建立的全球第三个研究中心,这个研究中心落成之后,我们会有3000个科学家在这里工作。2012年的统计显示,在全球所有研发企业里,诺华研发投入位居全球第二位。其次,我们是制药企业,我们更大的精力是花在药物的可持续性研究上,比如有一种药叫青蒿素,这是诺华和其他公司联合开发的,但我们并没有投入商业运营,而是以捐赠的方式,捐赠到非洲等地方。还有专门帮助低收入人群治疗白血病的药物,我们会免费或是以非常低的价格发送给他们。最后,诺华还相信,一个公司要发展,必须要跟人类和自然和谐相处,所以我们在环境保护上不遗余力。比如我们在四川有一个项目,会花30年时间,种4000多公顷树木,从而促进碳排放的减少。我认为,这三点都是我们所有企业在未来应该坚持和倡导的。

  中国教育未来必须走向专项教育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俞敏洪:

  过去的中国教育,13亿人大部分人都识字,每年有五六百万大学生毕业,这都是成就。但过去大众化的教育,某种意义上已经完成了,下一步要做的是个性化的、根据个人特长来发展的教育。唯有如此,中国才能出真正的天才,出真正为社会发展服务的人才。我认为中国人都想着把孩子送到国外去读书,这也是一个误区。孩子到外国去,就变成了“假洋鬼子”,对中国的未来并不好,但是中国要有意识地改变自己的教育方法,这点非常重要。但事实却是,中国过去的教育或许并没有在政府的改革中,被放在一个真正最领先的地位。但中国未来十年的强大,主要是靠我们的后代,所以中国未来的教育要专项。

  (重庆商报)

关键字: 企业成长 企业信用
责任编辑: 莫莫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