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铁:地方政府反对户改 根子在利益排斥

2013-04-20 10:22:23  来源:中国经营报

  为什么地方政府反对农民工户籍制度改革?这里有一个基本的利益问题。

  中国农民工特别像欧美国家的移民,为什么欧美国家不希望外国移民获得他们的国籍?因为欧美国家的公共福利水平很高,新增人口就会分享他们的公共福利。

  经过这么多年的城镇化,中国的城市也俨然变成行政区划中的孤岛,公共福利的孤岛。这意味着原来界定的城市市民和农民之间的二元制度的城乡关系,已经发生演变。同时,城市和城市之间,高等级城市和低等级城市之间,公共福利的差距也变得很大。

  国务院在2001年就颁布放开县级市以下的户口限制,但目前农民在县城转户籍的愿望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因为农村土地的升值预期变得很高。

  现在主要是高等级城市的外来人口希望放开户籍。这里所说的外来人口不仅是2亿多农民工,还有7300万城市间流动人口。为什么城市之间的流动人口受到排挤?因为我国的城市有公共福利水平好的,也有公共福利水平差的。

  比如北京和上海,他们根本没有办法进行户籍制度改革,因为他们集中了全国最好的资源,公共福利基本上已经接近发达国家。如果进行户籍制度改革,一定会导致户籍居民公共利益下降。举例来说,上海有900万外来人口,北京有800万左右的外来人口,外来人口占总人口的40%,如果要解决外来人口的户籍,同时也要解决含在户籍上的公共福利,就意味着政府支出需要向这方面倾斜,就会使户籍居民的公共福利受到很大影响。

  再如广东东莞,这个城市人口规模是840万,其中本地人口180万,外来人口660万,如果外来人口全部户改,本地人口的公共福利肯定会大幅度下降。

  假设欧美国家增加40%的外来人口,他们的公共福利也会受到影响,城市居民肯定也会反对。欧美国家是选举国家,压力更大。我国的城市也是如此,面临同样的问题。

  30年以来的城镇化进程,已经形成垄断化的城市公共福利体系,对外来人口形成严重的利益排斥,城市政府和本地居民反对成为当前户改的最大难点。

  在此背景下,应该怎样推进新型城镇化的户籍制度改革?我认为城镇化户籍改革应该逐步释放。

  我们知道重庆和宁夏目前都在进行户籍改革,过去两三年进行户改的人口多达800多万,外界很纳闷,为什么他们的动作这么大、这么快,这是因为行政划转的速度很快,有些地方一大片区域都被划转为城镇户口。这表明当中央政府层面出现一个政策,地方政府都想把它作为政绩,通过各种行政方式解决问题,这是中国这些年的一个通病,但不是出路。

  目前在一些大城市,无论是在北京的街头,还是在上海的街头,我们都可以看到很多开饭馆的业主,包括很多的中小企业主都是来自农村,他们已经在城里生活多年,就差一个户口。如果从减少改革难度的前提出发,可考虑将这些人一次性转为城市人口。欧美国家在一定时期就会对外国移民进行一次大赦,中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针对城市外来人口的户籍大赦,现在是此前改革红利已经被释放殆尽的时候,各种利益相对固化的时候,改革难点不断增加的时候,是最好的一次性释放户改的时候。如果不能全部解决这些人口的户改,解决其中的1/5甚至1/10是可以的,这样做对本地户籍居民的利益损伤也不大。

  具体应该怎么推动?所谓的户籍,无非是外面包了一层公共福利的“皮”,可将这层“皮”分解,分解成教育、社保、公租房、保障房、医疗等,分期、分批地解决每个方面的问题,如果未来在这些方面本地人口和外来人口的差距等于零,户籍就没有存在意义了。

  首先是教育问题。例如东莞,660万外来人口中大约包括50多万外来人口的子女,公办学校只能解决23%外来人口子女的义务教育问题,77%的外来人口子女都要自费就读民办学校。虽然中央政府颁布一系列政策,要求地方政府解决农民工子女的上学问题,但地方政府没有足够财力建学校。我认为可以允许差别性义务教育存在,可以允许民办农民工子弟学校存在,公办补贴就可以了。现在的问题是,一些地方为了限制外来人口,不允许差别化教育体制的存在。

  其次是社保问题,现在我国的社保缴纳率还不到20%,其中,2亿多农民工中缴纳社保的只有10%多一点,如果提高缴纳率,社保的障碍也就变小了。

  第三是住房问题。目前除了重庆之外,几乎没有地方政府敢把所有农民工都纳入保障房体系,否则地方政府的负担太重。我认为住房问题可通过市场解决,现在大部分农民工都租房,价格也不高,如果将租房市场化、规范化,住房问题也是可以解决的。

  第四是就业问题。目前各个城市在提供就业方面,对外来人口存在一定的限制和歧视,我认为一些基础工作,譬如环卫等,应该优先考虑外来人口,其次比如国有企业,甚至公务员等,也应该逐步放开对外来人口的限制。

  当这些问题被逐步解决,城市户籍人口和外来人口的差别就会逐步缩小。如果我国可以在10~20年内解决这些问题,新型城镇化的户籍改革就会水到渠成。而一旦一次性解决,老的问题看似解决了,但会引发无数新问题。户籍制度改革逐步放开将会有助于城镇化质量的提高。

  本报记者李正豪根据李铁在“2013中国城镇化高层国际论坛”上的发言整理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