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地方债危机倒逼改革

2013-04-19 09:18:09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中国是否是隐性的债务大国?

  IMF、惠誉、高盛等机构纷纷警示中国地方债风险,惠誉甚至将中国的长期本币信用评级从AA-下调到A+,自1999年以来中国主权信用评级首次被一家大型国际评级机构下调。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董事长张克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对一些地方政府的债券发行进行了审计,发现他们非常危险。”张克此番表述,绝非危言耸听,必须认真对待。

  最好的事情是,中国地方债危机能够倒逼出一次改革。

  中国金融业改革是倒逼出来的成果,金融业的第一次改革围绕着增加股东、剥离不良资产、上市、逐渐市场化的路径,其背景是各大银行接近破产。没有这一背景,银行不可能改革。

  此次地方债的背景是地方政府主导的投资拉动型经济模式,导致效率低下,无论是从全要素生产率,还是从资金使用效率,都显示出目前的投资发展模式是大量资金堆砌出的债务陷阱。但很多地方政府仍然在稳增长的帽子下扩大投资,没有认识到改革的急迫性和必要性,因为债务可以展期,公共服务与公共产品的价格可以提高,土地出让收入还在节节上升,地方政府甚至可以用围城卖门票的方式聚敛资金。

  也许债务会崩盘,但不是现在,而崩盘的方式并不是挤兑,而是资本货币市场崩盘与货币购买力下降并存。

  从理论上说,中国地方债务风险高,政府手中拥有的资产更多,除了土地之外,还有各种厂房、矿山、宾馆、旅游资源、仪器设备等等。截至2012年底,全国共有953家国有控股公司在A股市场上市,占A股市场上市公司数量的38.5%,市值合计13.71万亿元。加总政府的资产,几十万亿不在话下,即使以最可怕的地方债务20万亿计,也完全可以兑付到期账单。

  美梦的背面是噩梦,事情完全可以向相反方向发展:政府迟迟不愿意推动改革,通过银行、信托、股票债券市场等各种方式获得便宜钱,对民间财富竭泽而渔,直到所有的融资市场都如A股市场一样处于丧失信用的状态。此时政府试图改革,但企业产能过剩、同质化竞争可以导致资产一钱不值,实体经济下行使得矿产、土地等资源价格一落千丈。看看底特律市中心的房地产,看看鄂尔多斯的惨状,资产在当地经济崩盘时一钱不值。不嫁靓女嫁丑女,结果就是年华老去所有的资产大清算。日本式的资产负债表恶化的结果就是,从个人、企业到政府,所有拥有资产的人都有可能成为负翁。

责任编辑: 安吉罗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