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主义是“中国梦”的最大敌人

2013-04-18 17:07:51  来源:中国评论月刊

\

 

   中共“十八大”之后,中国新领导层提出“中国梦”的概念,这是有深刻的社会意义的。中国的发展现在处于一个关键时期,一方面经济发展已经不可避免地从高增长转型到中速增长,另一方面要到2020年建成全面小康社会。今天的中国已经进入中等收入社会,如果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即10年至15年内)能够实现中速经济增长,就可以比较顺利地从中等收入社会过渡到高收入社会。这个目标一旦实现,中国社会今天所面临的很多问题会得到顺利的解决。否则,如果过早进入低速增长阶段,就会不可避免地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从这个角度来说,发展仍然是硬道理,只有通过发展才能实现“中国梦”。

  在强调发展和实现“中国梦”的同时,人们也不难观察到,“十八大”之后,中国各级政官员中,GDP主义普遍回潮。一些官员少谈改革,甚至不谈改革,但大谈特谈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他们努力寻找自己要赶超的目标,或者自己后面的“追兵”,往往是其他省份或者县市。所以,这里需要提出的问题是,什么是“中国梦”?如何实现“中国梦”?或者更直接一点,GDP主义能够帮助实现“中国梦”吗?

  答案可能刚好相反。GDP主义不仅不能帮助中国实现“中国梦”,反而会破碎“中国梦”。从发展的角度来看,GDP主义不仅不能帮助把中国的经济增长潜力充分发挥出来,反而会导致在短时间内耗尽这些潜力,使得中国更快地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为什么这么说?

  不能没有“政府之手”

  中国官员上上下下的统一思维模式或者论证方式是:“有GDP不一定幸福,但没有GDP一定不幸福”,或者“GDP不是万能的,但没有GDP万万不能”。但很简单,这个冠冕堂皇的说法充其量只是一个假命题。GDP是市场上各种经济交易活动的产物。只要有经济交易,就不会没有GDP。很多国家包括近年来发展迅速的发展中国家,并没有像中国官员那样每天把GDP挂在嘴上,难道这些国家就没有GDP了?当然,中国各级官员想的是通过政府这只有形的手去追求更高的GDP增长。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如果善用政府这只有形的手,辅助市场这只无形的手,的确可以得到更高的GDP增长。后发展中经济体都是这样的。更早一些时候,亚洲的日本和其他新兴经济体所取得的高GDP增长,都是政府之手和市场之手合作的产物。

  但问题是,政府之手如何使用?在所有成功的经济体,政府之手是为了辅助市场,而不是破坏市场,更不是替代市场。如果这样,为了追求GDP,中国政府官员应当去作改革,去作市场经济为导向的体制改革。现在有太多的体制有悖于市场经济,改革了这些体制,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就可以充分发挥出来,实现小康社会,甚至高收入社会。现在的问题是,改革体制不容易,甚至改革不动,因为体制背后都是庞大的既得利益。所以,各级官员避重就轻,转而选择作政府动员式的经济发展。在这样的情况下,GDP是如何实现的呢?人们所看到的是各类异化的GDP:有带血的GDP,即政府和资方合作,通过高强度剥削劳工和牺牲人类生存环境的GDP;有破坏社会的GDP,就是把一些重要社会领域包括医疗卫生、教育、住房等产业化、经济化而得到的GDP;有通过人为制造浪费而得到的GDP,公路、桥梁、大楼建了再拆,拆了再建,GDP的确有了,但造成了巨大的浪费。

  很多年来,GDP主义已经成为所有官员唯一所信仰的信条和意识形态,其他一切意识形态都成为点缀的伪装。一切为了GDP,GDP就是一切。已经有足够的经验证明,GDP一直是上级政府衡量下级政府的主要指标。结果就导致了上述种种异化了的GDP。实际上,在中国的政治制度环境下,在短期内,追求高GDP增长并不难。GDP是市场条件下“交易”的产物,市场“交易”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货币化。当一个社会所有的一切,包括人的灵魂和躯体,都可以置于市场“交易”的时候,这个社会的GDP必然出现高增长。

  不过,结果也是显见的。GDP应当使人幸福,但异化了的GDP使社会异化,使人异化,使社会不幸福,使人不幸福,并且GDP越高,越异化,越不幸福。经济的畸形发展和社会的高度异化,是中国式GDP的典型象征。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流血流汗、承受GDP增长造成的最大痛苦的社会底层,并没有得到高GDP增长所带来的多大的好处,而获益最大的官员和富人可以做投资移民,做环境移民,带着带血的GDP在国外享受他们所追求的生活。结果,表现为国家与社会、政府与民众、财富者与贫穷者的高度对立。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