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素自由流动是城镇化就业关键

2013-04-18 09:26:24  来源:《证券时报》

  预热了一年多后,“新型城镇化”战略即将在2013年走向推进实施的前台。但是,新型城镇化需要破解的一系列难题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如户籍制度改革、土地制度改革、中央地方关系以及就业等问题。在“任期制+国内生产总值(GDP)考核”的体制没有改变,特别是新型城镇化重在地方落实,而越到底层中央和地方信息不对称越严重的情况下,如果这些问题解决不好,很难避免“穿新鞋走老路”,即变相的“圈地”和农民“被上楼”。

  本质上,上述诸多问题是改革问题而非增长问题,且牵一发而动全身,规划实施的效率亟待梳理。盘根错节的制约关系、利益关系,孰轻孰重,从哪入手?

  集体土地

  能否平等进入市场

  户籍制度改革本质上是市民化后的公共服务供给问题,症结在于地方主政者重经济增长而轻公共服务供给,特别是对非户籍低收入人群的公共服务供给,因为这部分人群短期内对地方税收和经济增长的贡献小。

  解决地方政府户籍改革裹足不前有两条途径,一是中央政府买单公共服务供给成本,二是集体土地入市改革,即“携产进城”。前者涉及中央和地方财权事权关系调整的问题,后者涉及土地财政的问题。事实上,二者又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在现有的中央地方财政分权体制下,地方政府之所以在“吃饭财政”外开辟土地财政,源于对于经济增长和税收规模的追求。如果不改变中央对地方的速度型政绩考核标准,由于越到底层信息越不对称,中央政府买单公共服务供给很可能打水漂。相比之下,集体土地如果能平等地进入市场,农民工就能享受到市场化带来的溢价收益,这样或许可以解决公共服务供应的成本难题。而且,土地制度改革先行有更深的含义,集体土地能否市场化是农民是否有意愿参与城镇化(即选择市民化还是留在农村实现规模经营)的标志,也是决定城镇化实施效率的标志,因为农民知道何种选择对自己有利,知道究竟应该携带土地市场化收益进城还是留在农村。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