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利普顿:全球金融安全漏洞仍需填补

2013-04-16 13:42:53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在最近的全球金融危机中,人们学到的重要一课就是银行业必须提高控制风险的能力,每个银行要有良好的风险管理氛围以及更严格的监管。

  目前的监管体制改革的设计目的是促使银行业实现根本性的业务模式转变,这就意味着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需要重新评估他们过于复杂和不透明的交易。这并不意味着金融创新的终结;相反,这可推动创新但并不会引致金融系统不稳定和未来需要纳税人承担损失的金融危机。

  监管改革的必要性

  全球金融市场环境在过去6个月已经有所改善,风险资产的估值上移,金融稳定性风险已经大大降低了。这些利好反映了更深入的全球政策合作、不断更新的货币刺激和对银行持续的流动性支持共同的作用。这些努力增强了市场的信心,减少了长尾风险,促进了经济前景向好。

  然而,全球金融环境仍然疲弱。很明显,政策制定者需要更进一步的行动来解决潜在的不稳定风险和促进经济前景继续向好。这将要求一些金融部门的资产负债表进一步的修复。银行需要移除冗余业务,解决资产质量问题,其中一些银行还需要提高不良贷款计提,增加新的资本。有些银行将会被证明是无法存活下去的,需要有序清除。

  银行部门的清理工作要平滑地降低公共和私人债务来配合。如果这些中期挑战不能充分解决的话,全球市场最近的恢复就很可能无法持续。对银行和金融系统本已脆弱的信心可能就会演变成恐惧,引发新一轮的危机。

  而由G20引领的全球监管改革是最近市场信心的来源之一。政策制定者必须继续保持改革的动力及落实新的政策。在这点上已经取得了重要的进展,大多数的G20国家已经开始实施巴塞尔协议Ⅲ,提高银行缓冲资本的数量和质量。巴塞尔协议Ⅲ中的流动性标准已经最终确定了。针对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G-SIBs)实施额外资本要求的监管框架也已经得到各国同意,并且将在2016年覆盖到各国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domestic SIBs)。最近监管货币市场资金的指引也已经出台了。

  全球金融体系虽然比5年前更加安全,但也并不是足够安全。倘若将全球金融体系想象成一个巨大的安全网,虽然这个网络已经得到修补和增强,但是还有很多漏洞还没来得及补上。

  各国同意和落实全球金融监管改革的日程表正在按部就班进行中。在很多国家,银行系统仍然积弱。改革措施必须作出调整,以确保银行为经济发展提供更多的信贷。但是在某些领域内,按部就班进行的改革反映了在具体事项上还缺乏一致性,全球性的共识尚未达成。国家利益的阻碍力仍然很强,使得这个问题更加复杂。

  为了在改革时间表上取得一致而导致的时间延误,加剧了市场的脆弱性,增加了监管的不确定性,给金融部门带来沉重的负担。为此,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没办法作出长期的商业决定。潜在的风险还在于,延迟改革使得资金和信贷市场受到限制,增加了全局性系统风险在经济体中的扩散。

  监管与治理

  按照资本运行的规律,国家间执行速度的不同和缺乏连续性会导致全球金融监管的最低目标实现的时间推迟,特别需要担心的是巴塞尔协议Ⅲ在欧盟和美国的实施情况。另外一个需要担心的地方是,不同国家之间计算巴塞尔协议Ⅲ中的某些指标,例如风险权重资产,存在着重大的差别。这关系到区分哪些银行有充足的损失计提和恰当的资本缓冲,哪些银行需要更多的缓冲资本来解决资产质量问题。

  作为短期流动性的衡量指标,流动性覆盖比率已经得到最终确认。流动性覆盖比率中计入了更广泛的高质量资产,将在2015年到2019年逐步推行。推动净稳定融资比率,这个长期流动性指标的最终确认和落实则是下一个关键步骤。

  在这些重要的巴塞尔协议Ⅲ项目中,政策制定者必须鼓励建立持续稳定的、与国际标准相符合的新资本和流动性缓冲,最小化银行在其管辖权之外寻求宽松政策的风险。IMF的研究已经表明,更多的资本和流动性缓冲可以降低金融机构的压力,促进更高更稳定的经济增长率。在这些缓冲工具包含更高质量的资本和更高流动性资产的时候,这个效果更加明显。

  困扰着很多全球金融相关方的领域就是目前在推动建立单一的全球性、高质量、原则性的财务报告标准的工作缺少进展。G20首先正式提出了这个倡议。

  的确,过去的几年间,对于表外证券化资产,加强信贷风险和金融资产交易的披露的会计处理方法,取得了很大的进展。超过100个国家,包括欧盟在内已经实行了国际会计报告准则(IFRS),但是在以下四个领域延迟实行和一致性问题仍然存在。首先,一些主要的经济体例如美国和日本还没采用IFRS。第二,全球范围内IFRS的适用性和适用范围还存在着不一致的地方,影响了可比性和透明性。第三,IFRS和GAAP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差别。第四,国际会计报告准则制定委员会并没有参与到各国的会计标准设置的具体细节中。

  对于监管者而言,要跟上金融机构的创新和设计总是很艰难的。IMF支持建立监管协会,通过各监管机构进行多边合作,在持续经营的假设前提下,提高对国际金融集团进行统一的、跨国界监管的有效性。大型国际金融集团和银行带来的风险在东道主国和投资国之间蔓延的可能性是真实存在的。政策制定者往往忽略了全球金融危机产生过程中的系统性风险和风险溢出。很多国家的监管当局正面临着压力来落实宏观谨慎政策,识别和缓释金融体系作为一个总体所带来的风险。IMF深入参与到建立新的宏观审慎监管框架和政策的工作中。我们将会通过整合新的理念到我们的监督工作和技术协助中去,来支持这些政策的落实。

  良好的风险管理方案和抑制过分的风险冲动对于保持金融体制稳定具有关键作用。这个问题需要监管者跟进,但是更重要的是需要机构股东和管理层来努力克服。IMF支持合并风险的措施,鼓励各个国家制定与FSB(金融稳定理事会)的原则相符合的政策。IMF联合其他全球金融参与机构,将帮助G20分辨关键的监管障碍和瓶颈,设立执行计划移除这些障碍。我们需要保证监管改革能够增强金融系统稳定性,从而使得我们的金融体系能够支持宏观经济的发展,带来我们需要的经济增长、贸易和就业。

  IMF全心全意支持FSB和其他标准制定者工作。同时IMF也欢迎FSB在G20的授权下,作为一个法律实体正式建立起来,拥有更大的金融自主权,增强协调全球金融监管政策的发展、融合和具体实施的能力。
  (作者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

责任编辑: 莫莫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