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查韦斯时代委经济面临潜在风险

2013-04-16 13:17:37  来源:经济参考报

  马杜罗,1962年11月23日出生于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市。1994年,马杜罗结识查韦斯,开始了两人近20年的友谊。1998年他加入“第五共和国运动”,并在同年查韦斯首次总统竞选活动中担任助手。1999年,马杜罗参与起草新宪法。2000年、2005年马杜罗两次当选全国代表大会(议会)成员,2005年1月当选全国代表大会主席。2006年8月至2012年10月,马杜罗担任委内瑞拉外交部长。

  “最有能力决定国家命运的年轻领导人,战斗在第一线的真正革命者”———这是查韦斯对这位多年陪伴在他左右的得力助手的评价。

  2012年10月10日,在查韦斯成功连任后的第三天,马杜罗被任命为副总统。12月8日,查韦斯表示,如果他的健康状况恶化以至无法履行总统职责,将由马杜罗履行总统职务直至举行新一轮大选,并希望选民能把票投给马杜罗。今年3月5日,查韦斯去世后,马杜罗暂时行使总统职权。

  马杜罗在任代总统期间多次强调,他当选后将原原本本地执行查韦斯去年提交的2013-2019年国家计划,继续领导国家向“21世纪社会主义”过渡,激活国内经济,提高政府效率,进一步扩大社会福利支出以及狠抓严峻的治安、通胀和腐败问题。

  马杜罗的妻子西利亚·弗洛雷斯2006年成为全国代表大会首位女性主席并任职近5年,2012年被任命为总检察长。(徐烨 侯熙文)

  4月14日晚,委内瑞拉国家选举委员会宣布,被称作“查韦斯代言人”的代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在当天举行的总统选举中以微弱优势获胜。

  2013年对于委内瑞拉而言是关键和充满挑战的一年。2013年3月5日委内瑞拉正式宣布,连续执政14年、身患癌症两年之久的查韦斯总统病逝。查韦斯病逝的消息立即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同时也标志着委内瑞拉正式开启了“后查韦斯时代”。虽然马杜罗赢得了这场大选,未来的道路都将面临严峻的挑战。

  短期经济反弹无法掩饰中期经济风险

  根 据2012年 拉 美 经 委 会 经 济 概览,2012年委内瑞拉经济增长5.3%。这 是 继2 0 0 9年 和2 0 1 0年 分 别 衰 退3 .2 %和1 .5 %、2 0 1 1年 恢 复 增 长4 .2%后,经济反弹的一个高点,与国际金融危机前的2008年(5 .3%)持平。短期内的高增长主要得益于国际原油价格高企和国内大规模住房计划等刺激性政策的推动。而且随着经济反弹,失业率从2011年的8 .3%降至2012年的8%;人均可支配收入从2010年的8050美元增至2011年的10471美元,这些都成为提高私人消费能力的有利因素。但是,短期内较高的经济增长却无法掩饰中期内的经济风险。

  第一,经济陷入滞胀的风险。随着刺激政策的短期效应在2013年逐步消退,加之全球经济低迷导致原油价格难以再度大幅攀升,经济增长在大选后将出现回落。根据E IU对委内瑞拉2013-2017年的预测,经济增长动力减弱,增长率低于3 .2%,而失业率和通胀率将分别维持在9%和25%左右的高水平。从需求方面看,高通胀、弱就业、财政紧缩影响家庭收入,进而影响私人消费。受到国有化、资本外逃上升、基础设施恶化及财政状况脆弱的威胁,固定资产投资也将下降,从供给方面看,工业生产增长缓慢,由于政府干预和价格设定,农业增长更加缓慢。石油部门、特别是国家石油公司(PD V SA )将面临来自经营管理和税收制度不稳定两方面的压力。

  第二,货币贬值预期推高通货膨胀。2011年1月委内瑞拉撤销实施近一年的双轨制汇率,新的单一汇率为1美元兑换4 .3玻利瓦尔。实施单一汇率意味着,原先给予关乎民生的“重要进口商品”的1美元兑换2 .6玻利瓦尔官方汇率调整至1美元兑换4 .3玻利瓦尔,实际上是分两步进行货币贬值。2013年2月,政府又宣布玻利瓦尔对美元汇率贬值32%,至1美元兑换6.3玻利瓦尔,是10年内第五次货币贬值。一方面持续高估的官方汇率将加剧行政干预与市场预期的恶性循环;另一方面调整后的汇率水平将推高通货膨胀水平。E IU预计到2017年底官方汇率将贬值至1美元兑换12玻利瓦尔,通胀率将达到23.6%。

  第三,严重的财政赤字制约未来反周期政策的空间。由于公共开支庞大,政府财政赤字严重,尤其是每逢选举年财政刺激因素导致支出大幅增长,预计2012年委内瑞拉中央政府财政赤字占G D P的比重达到3 .8%,已经超过3%这一国际“安全警戒线”。大规模社会福利政策、汇率高估等深层次问题将使政府财政持续处于赤字状态。在这种状况下,财政操作空间有限,一旦受到外部冲击,政府无法像2008-2009年那样实施大规模的反周期政策来应对危机。此外,2010-2012年中央政府公共债务占G D P的比重连续三年超过20%。

  第四,经常账户尚有盈余但外债风险逐渐累积。贸易盈余、经常账户盈余与国际石油价格高度相关。查韦斯大选获胜的1998年正处国际石油价格的低点,此后石油价格一路飙升,尤其在2003-2008年给委内瑞拉带来大量出口收入和贸易盈余。但是,受金融危机影响,2008-2009年当石油价格从平均每桶100美元跌至平均每桶62美元时,经常账户盈余占G D P的比重也从12%骤降至2 .6%。因此,如何摆脱石油价格波动对国内的影响是经济结构调整的关键。近年来外债负担上升较快。根据C E IC数据库统计,截至2012年9月外债总额为1092亿美元,其中公共部门和 私 人 部 门 分 别 占 比8 7 . 6 %和12 .4%;长期外债和短期外债分别占比83.1%和16.9%。从短期看,经常项目顺差及与中国的“石油换贷款”计划能够保障政府的外债清偿能力,但中长期内政府还债压力较大。

责任编辑: 夏天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