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法商新面孔

2013-04-16 11:33:59  来源:《法人》

  注册资金仅为100万元的小公司,却要强行整合价值数十亿元的7家矿业企业——这是河北兴隆县正在上演的一幕蛇吞象大戏,称霸一方的村干部、与商人勾结的政府官员和反对不公整合的矿老板都粉墨登场,权力过度介入经济事务、插手市场竞争的恶果也因此暴露无遗

  文 本刊记者 曹天健

  在父亲被法警带离法庭的那一瞬间,吕伟达的眼泪禁不住夺眶而出。身为警察,吕伟达总是告诫自己不要在众人面前表露脆弱,但看到父亲因为久居监牢而已显苍老佝偻的背影,吕伟达还是哭了。

  “我父亲吕兆云因为不愿配合兴隆县政府那种掠夺式的矿业兼并重组,才遭到构陷和牢狱之灾的。”透过窗户,吕伟达看到了柳树枝头泛出的一抹新绿,但他显然无意欣赏这初春的景致。“我一定要上告,要上访。我是一名执法的警察,我父亲的遭遇使我认识到,如果执法者不公正,任何一个奉公守法的公民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吕伟达告诉《法人》记者,河北兴隆县某些官员执意要将吕兆云关进大牢,是为了杀鸡儆猴,以顺利推进所谓的矿业整合,使某些人得以霸占多个矿区,牟取暴利。

  祸起矿业整合

  “我父亲吕兆云跟其他规范经营的很多矿主一样,都非常了解兴隆县矿业的混乱状况,他们从来不反对地方政府对矿业进行整合,只是不同意那份显失公平的整合方案,那个方案说白了就是对大矿的掠夺。”吕伟达说。

  据河北兴隆县政府一位官员介绍,兴隆县是矿产资源大县,丰富的铁矿资源是其最大禀赋。在兴隆县境内,多年发展起来的大大小小的铁矿达300多个,仅2007年,全县铁矿石产量1000多万吨,铁精粉达到300多万吨,矿业总产值20亿元,税收3.5亿元,占据全县财政收入近三分之二的比重。最近几年虽没有精确统计数字,矿业产值应远远超过20亿元,矿业实际上已成为县域支柱行业。然而,长期习惯性的利益驱动,传统粗放的管理,造成铁矿资源无度无序开采。一些非法开采、盗采国家矿产资源、扰乱正常矿产开发秩序的行为屡禁不止,成为阻碍兴隆县经济健康发展的一块“顽疾”。

  “基于这样一个背景,矿业整合就急切的提上了县政府的议事日程。”上述官员表示。 兴隆县孤山子镇党委书记梁文勇告诉《法人》记者,孤山子镇的矿资源丰富,矿企较多,对全镇矿山资源进行整合是按照承德市和兴隆县矿山资源集团化、集约化、规模化整合的统一部署进行的,按照兴隆县关于矿山整合的实施意见,孤山子镇区域内要在整合中建立两家矿业集团公司,分别为乾峰矿业有限公司(下称“乾峰矿业”)和丰鑫矿业有限公司,全镇范围内原有的10余家矿业公司、铁选厂要并入新成立的这两家矿业集团公司。

  “这个方案刚出台就遭到了多家矿业企业的抵制,这哪儿是在整合,是打着整合的幌子在抢劫。”一位要求匿名的当地矿企老板说,乾峰矿业是啥东西,不过是一家注册资金只有区区一百万元的新公司,却要对七家规模都要比其大得多的矿企进行整合,这有多荒唐!“蛇是吞不下大象的。为了吞下,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对被整合的企业大肆压价。其中吕兆云的兆隆矿业公司价值超过十亿元,采矿权却被要求仅仅作价一千万元转让,这样压价谁能服气?”这位矿企老板说。

  据公开资料显示,兴隆县兆隆矿业有限公司(下称“兆隆矿业”)实际控制人为吕兆云,注册资金2050万元。2000年,兴隆县国有企业沙坡峪铁矿因经营不善,濒临倒闭,河北遵化民营企业家吕兆云依法竞拍中标,随后成立兴隆县兆隆矿业公司,并先后投入两亿多元,更新设施,强化安全管理,近年来企业发展势头良好,年纳税达四五百万元,其采矿权下的资源价值经评估超过十亿元。

  “一千万元就想拿走兆隆矿业价值数亿元的矿权——这样的转让协议自然遭到了我父亲的拒绝,我父亲一向正直,脾气很倔,也因此惹祸上身。”谈起父亲吕兆云的境遇,吕伟达既痛苦,又愤怒。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