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养命钱”缩水数千亿 养老公平性引质疑

2013-04-16 09:52:43  来源:中国新闻网

  当下中国,关于养老金的任何政策、任何调查、任何质疑都会引来巨大关注和讨论。因为,随着“养儿防老”时代的逐渐远去,养老金已成为人们退休后生活的主要依靠。对于大多数老年人来说,养老金就是“养命钱”。

  政府责无旁贷要承担起制度建设的责任,履行它养老的承诺。经过多年的探索,到现在我国已初步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养老保障体系,基本上覆盖了所有人群。该体系按身份特征可划分为四个层次,即:机关事业单位养老金制度、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

  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介绍,截至2012年,我国参加职工养老保险的人数达到3亿人,其中领取基本养老金人数超过7000万人。新农保和城居保参保人数达4.8亿人;其中,1.3亿年满60周岁城乡居民领取了基础养老金。在养老保险不断扩大覆盖面的同时,养老金待遇和统筹层次也在不断提高,为全民的“老有所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然而,由于我国养老保险制度最初只针对国有、集体企业职工,后来发展到城镇职工,近年才实现了全民覆盖,基本是缺一块补一块,不同群体、不同地区间不仅养老待遇差距悬殊,而且管理部门、缴费标准、领取程序等也各不相同,引起社会对养老待遇公平性的质疑,对养老金保值增值的担忧以及转移接续困难的抱怨等等问题。

  随着我国社会老龄化的加速到来,百姓“养命钱”问题将愈加重要和紧迫。为此,本刊编辑部组织多路记者深入基层调研,系统分析和梳理了当前养老金制度及管理上存在的种种缺陷,并有针对性地提出了完善制度的对策和建议。

  同在蓝天下 待遇各不同

  尽管我国养老保障体系已经基本实现了全覆盖,但不同群体间、不同地区间的养老金制度设计却不尽相同,甚至相距甚远,由此引发了诸多问题,如群体间的不满、社会流动受阻等等。接受采访的专家们认为,在社会老龄化程度不断加速的背景下,我国养老金制度亟待完善。

  问题一:养老待遇差距大

  “同样工作了40年,在学校退休的老伴每月拿3000多元的养老金,我在企业退休就只有1600元,差这么多,我心理能平衡吗?”黑龙江化工集团有限公司退休职工刘金水抱怨说,能有现在的养老金待遇还是因为连续多年调高,否则差距会更大。

  厦门建发集团人力资源部总经理游兴泉告诉记者,前些年厦门团市委一位副书记根据组织安排到建发集团工作,后来在企业退休时发现待遇差距非常大,他才拿2500元左右的养老金,而跟他同一级别的干部,在机关退休时养老金为8000元左右。

  厦门大学公共事务学院教授高和荣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养老保险制度刚建立时,企事业单位和政府机关的养老金相差不大。但目前机关事业单位退休待遇普遍是企业职工的2至3倍。

  这种待遇的“剪刀差”不仅带来新的社会不稳定因素,而且也造成养老金“资金池”的巨大损失。目前我国有3000多万事业单位员工,800多万公务员,这部分人收入稳定,本应是有实力的养老保险缴费群体,却没有为“资金池”作贡献。

  “我国现行养老保障体系是按社会地位、身份特征划分的。机关事业单位和城镇职工基本养老金的统筹办法、支付渠道、待遇标准都不一样。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身份越来越模糊,各群体间的流动加快,现行的养老保险制度非但没有适应这种变化,反而越来越强化计划经济时代的身份制,造成养老保险资源分配的严重不公。”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保研究中心副主任杨立雄说。

  问题二:转移接续难度高

  前些年,广东、浙江、福建等沿海地区出现农民工“退保潮”。为了改变这一状况,2010年国家实施《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关系转移接续暂行办法》,明确转移时除全额转移个人账户资金外,还可以转移统筹账户中12%的资金,并规定了具体的转移程序。

  记者近日在厦门市政务服务中心社保服务大厅看到,在前台办理手续的人员并不多,但在后台的办公室里,工作人员却在处理着一堆堆寄往和收自全国各地的信件。“以前前台经常是人山人海,排成几条长龙退保。”经办养老保险转移手续的工作人员李映昕告诉记者,自从暂行办法实施之后,“退保的少了,办转移的人多了,前台的压力转移到后台,每个月处理的转移手续大约有1600件”。

  受现行养老金制度影响,不同地区间政策差异较大,征缴标准不一,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与新农保、城居保等制度更是“天然割裂”,转移接续工作通而不畅、耗时耗力。

  记者调研发现,各地养老金征缴标准差距很大。黑龙江省城镇职工养老金企业缴纳部分基本上按工资的22%,比国家规定的20%还高2个百分点。广西基本上按20%缴纳,福建基本上是18%,厦门经济特区则按14%缴纳,广东部分地区甚至只有10%。越是沿海发达地区,养老金征缴标准越低,越往内陆,征缴标准越高,历史欠债较多的一些老工业基地征缴标准最高。

  广东中山市社保基金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全国各地统筹账户缴费费率不一,从22%到10%都有。按规定,12%的资金要转走,于是从高往低转还有剩余,但从低往高转就“吃亏”甚至还要倒贴两个点,一些费率低的省份自然缺乏积极性。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认为,养老金征缴标准“各自为政”的现状,严重挑战养老金制度的科学性和严密性,这也造成养老保险转移接续时阻力加大。

  问题三:重复参保数量多

  与养老金转移接续难相关联的是,我国每年有大量的人重复参保,重复领取养老金。广西柳州双英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杨英告诉记者:“我在柳州招了一个专职司机,他以前在广州帮人开车。人过来了,但养老保险关系转了1年都转不过来,后来找些关系才转过来。如果转不了手续,我们在这边就得为他重新开号,重新参保。公司每年招收农民工,现在已占总员工数30%左右,其中重复参保的大概占10%。”

  国家审计署2012年8月的社保审计报告显示,截至2011年底,我国有112.42万人重复参加三类养老保险,9.27万人重复领取养老金6845.29万元。

  福建省泉州市社会劳动保险管理中心主任王龙水告诉记者,当前各地养老金制度都不一样,有的地方是五险统一管理,有的是将两三个险种统一管理,有的就是纯粹养老保险。泉州市把新农保和城居保统一在一个部门,失业险和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统一在另一个部门。

  即便这样,各部门间的信息都很难交换。由于养老金制度顶层设计没理顺,给地方带来很大的麻烦。每个地方、部门各自设计信息系统,彼此难统一,各项制度间缺乏衔接转换,造成重复参保、冒领养老金等现象较多。

责任编辑: 莫莫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