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允许中国经济如此脆弱

2013-04-16 09:21:17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刚刚公布的外贸数据显示,3月份中国外贸增幅大幅回落,并出现了8.84亿美元逆差。这说明,中国经济在外需方面的表现并不强劲,尤其是一般贸易的出口竞争力已经受到压制,倍显脆弱。结合近日公布的CPI和PPI数据看,中国经济的内需也显示出相当的脆弱性。

  目前看来,中国经济又到了一个十分敏感的临界点,如果不能修正货币政策,任由人民币继续升值,那我们将进一步拉近与危机的距离。

  中国经济的敏感性表现为,当货币稍有收缩,价格就大幅回落。除去春节因素,3月份2.1%的CPI涨幅以及环比1.1个百分点的跌幅大出经济学家们的预料,尤其是PPI重回下降通道,同比-1.9%增长和环比0.3个百分点的跌幅。如此立竿见影式的货币政策快速传导,说明绝大多数中国企业家和金融市场都处于高度敏感状态。

  这样的敏感对中国经济伤害巨大。因为它极易引发市场“过激反应”,而这样的“过分敏感”势必会被国际金融势力大加利用,现在已经出现了种种苗头。比如4月10日,惠誉以债务率上升等借口降低中国货币债务评级,从AA-下调至A+;博鳌论坛2013年会上,有人大谈下一个危机将发生在中国,等等。

  这不免让我们想起去年年中时唱空和做空中国的势力大肆喧嚣,实实在在地掀起了做空中国第一波。笔者当时就表示,这仅仅是“小试牛刀”,它们会不断地、耐心地等待更大的机会,然后一波强似一波地攻击中国。而且我们急吁中国政府转变政策,不能允许中国经济如此下去。

  那时确实转向了,但现在我们在“稳定性、连续性”的说教中,再次回到了错误的轨道上,而其中最为突出的依然是货币政策。

  为什么当美国超级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出台后,各发达国家会被迫跟进?这其实是无奈,是为了不在这场经济浩劫中失去优势地位。

  有人总把这一问题归咎于贸易争夺,这仅仅是问题的一个方面,而且是次要方面,而关键是资本与财富的争夺。

  去年发生了中国大量本土资本外逃的现象,这其实是十分恶性的事件。因为,本土资本外逃意味着:它们带走了30年来在中国赚得的财富。这些财富,将不再为中国提供消费,不再为中国国民创造收入。这是中国经济迅速走向虚弱的关键原因。在全球经济危机不断深化的时候,不能紧盯物价而不管经济。

  用收紧货币去抑制外需拉动的经济增长,结果必定是“用内需的虚弱平衡外需的旺盛”,这是我们2003年到2008年政策错误的关键症结。正因如此,当金融危机使得外需骤减之时,我们才看到,原来我们的内需是如此虚弱,才不得不用4万亿投资补足。今年头两个月外需好了一点,我们立即紧缩货币,中国经济还经得起这样的折腾吗?

  发改委又开始大量审批项目了。以民营经济为代表的主动性经济增长动力不足,政府就批一些项目补足;然后,紧缩货币政策再次毁掉更多的主动性需求,再由政府投资补足。如此的循环还要持续到哪一天?

关键字: 做空 债务率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