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业产能控制落空 过剩产能超2亿吨/年

2013-04-16 09:00:12  来源:中国企业报

钢铁“剩”宴过剩产能高达2亿多吨

  4月12日,就在记者的身边,三家钢厂的老板小声地在嘀咕着:“现在产能根本控制不住,未批先建的钢厂太多了。”

  其中一名老板向记者透露:“在河北省,我下去转了一圈,忽然发现多了3个1000立方米的高炉,就在那些村庄里面,按照这样的发展方式,钢铁产能根本控制不住。”

  有业内人士给记者测算,一般来说,一座1000立方米的高炉对应的是100吨转炉,100吨转炉年产钢坯一般是100万吨。

  中小钢厂在做加法的时候,国内一些大型钢厂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宝钢方面向记者表示,宝钢在上海的产能会做减法,但早已批准的宝钢湛江项目将在下个月开工。

  在第四届中国钢铁规划论坛上,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向记者表示,截止到去年底,中国已建成粗钢产能9.7亿吨,另有在建项目产能约2200万吨。总体来看,钢铁过剩产能高达2亿多吨。

  越淘汰越过剩

  在工信部一轮又一轮淘汰落后产能的政策下,一个又一个的钢厂在把自己的规模不断地扩大。

  “我的钢厂的产能比前年扩大了接近一倍。”河北省一家民营钢厂的老板张明(化名)告诉记者。

  这并不是由于钢铁业的形势有多么好,而是怕被淘汰掉,宁可微利或者稍微亏损,也要保持生产,在张明看来,这比高炉停产要划算一些。

  就在不久前,张明所在的地区当地主管部门进行了环保检查,但只涉及螺纹钢、型材、带钢等调坯轧材企业,当地钢厂的高炉生产暂未受到环保检查的冲击。

  最近这10年多的时间,张明明显感觉到钢厂越来越多,高炉也越来越大。

  张明去年投产了一个1000立方米的高炉,在张明这个高炉投产的前后,附近同行们投产的高炉有10多个。

  按照张明的预计,未来一段时间,不少钢厂的产能将依然处在释放的状态。

  “为了继续生产运营下去,钢企只能建大的拆小的,这样的产能置换后果自然演变成了新的产能扩张。”张明说。

  湖南博长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代富曾告诉记者,现在钢铁产能过剩非常严重,过剩产能的数据远比公布的数据要多。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部部长冯飞表示,钢铁业在未来2至3年将会达到消费的峰值,而目前的产能已经远远超过消费量的峰值。

  工信部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全国粗钢产量大幅增长,累计产粗钢1.25亿吨,同比增长高达10.6%。

  值得注意的是,在“十二五”期间粗钢计划淘汰的落后产能,跟去年一年新增的粗钢产能相差无几。根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今年1月份发布的数据,去年全国投产了38台炼钢转炉,新增粗钢产能约为4500万吨。该数据仅仅比工信部表示要在“十二五”期间淘汰炼钢4800万吨产能少300万吨。

  过剩后遗症:亏损加剧

  在唐山,产品品种单一的小钢厂们,尽管利润不太好,但并没有放弃生产。

  钢材贸易商的话从侧面反映了钢厂销售的情况并不好。一些钢材贸易商表示,尽管已经到了4月中旬,但钢材交易仍未有好转。

  唐山一家小钢厂的负责人称:“今年的利润不是很好,到目前为止,算是基本持平,但钢厂没有停全部的生产线,因此,对于我们来说,赔钱赚钱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市场份额不能丢。”

  小钢厂如此,大中型钢厂的日子也不好过。工信部的数据显示,去年重点大中型钢铁企业的销售利润率只有0.04%,行业经营陷入困境。

  广东韶钢松山股份有限公司甚至在其年报中出现了这样的字眼:“史上少有的行业性亏损”。

  截至3月31日,在2012年十大亏损上市公司中,钢铁类企业占据了5席,亏损金额高达173亿元。在沪深两市中已披露年报或业绩预告、快报的29家钢企中,业绩出现亏损或预亏的企业达到了11家,其中鞍钢股份有限公司以高达41.57亿元的亏损额,再次“荣登”上市钢企亏损榜榜首。

  亏损的另一个表象就是需求不振,钢材卖不出去,社会库存增加。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3月钢材社会库存大幅上升,22个城市5大品种社会库存1556.5万吨,创历史新高,比2月份增加290.2万吨,环比增长22.9%,其中市场库存1414.6万吨,环比增长23.8%,港口库存141.9万吨,环比增长14.4%。

  张明告诉记者,目前的钢铁价格整体上相当于1994年的价格,但工人工资、运输价格都是当年的若干倍,而产能过剩情况又很严重,大家都是释放产能,最后就是拼价格,这种情况下企业很难盈利。

  对于钢铁行业亏损的现状,李新创告诉记者,非钢产业弥补了一些钢铁企业主业的亏损,只算主业的话,绝大部分钢企都是亏损的。

  “两只手”都要硬

  宝钢集团总经理助理胡学发表示,去过剩产能是长期系统工程,中国的问题更复杂,市场和政府这“两只手”都需要硬到极致才能见效。

  “通过市场机制优胜劣汰,使得没有竞争力的企业真正退出市场,同时通过政府调控机制严格控制增量产能,有利于中国钢铁工业实现从大到强的转变。”

  有专家也表示,虽然抑制产能是行业共识,但从近两年的实际情况看,通过行政手段减产只能适得其反,迫使市场采取非常手段应对。所以控制产能,在强化政府作用的同时,还要彻底放开市场竞争,特别是在近期行业大面积亏损之时,政府更应放手,让钢企完成优胜劣汰,并逐步升级。

  政府在此时不能起反作用。“行政力量的推动是钢铁产能过剩的一个原因。地方政府以土地、矿产资源、投资配套等极具诱惑力的手段吸引一些项目落地,最终造成产能过剩。”冯飞说。

  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副司长苗治民曾公开表示,从行业管理的角度讲,一是现行管理方法不适应行业发展要求。近年来,钢铁行业管理主要依靠行政审批,但在巨大的市场需求拉动下,企业更多注重规模扩张,致使钢铁产能逐年攀升,2012年高达约10亿吨,多年来通过行政审批手段严格控制产能收效甚微;二是钢铁工业是各地投资的重点。由于缺乏统一规划,导致布局混乱,产能盲目扩张;三是公平竞争市场环境不完善催生了行业乱象。不同地区、不同企业在环保、质量、财税等方面执行标准不统一,缺乏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不解决产能过剩,就等于没抓住钢铁业的要害。”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刘振江说。

关键字: 产能过剩 钢铁企业
责任编辑: 莫莫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