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除供给抑制 释放财富源泉

2013-04-15 10:22:31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中国新供给经济学”新在哪里系列评论之一

  [ 只要通过制度改革,解除对人口和劳动的供给抑制、制度和管理供给抑制、土地和资源的供给抑制、资本和金融抑制、技术和创新抑制,中国的经济增长潜力就会源源不断地迸发出来 ]

  更多从供给端去做经济学研究,是笔者这么多年一直在探索的事情。2006年写了专著《新财富论》,2009年出版了《财富的觉醒》,都是从供给方面去研究。2012年11月份,发表了《新供给主义宣言》,并收录在专著《大周期》中。

  从短期需求管理到长期供给管理

  首先,为什么做这个事情?在当前这个背景下,更多地从供给端去研究问题是大势所趋。前几年总体来说凯恩斯主义在中国用得过头了。不是说凯恩斯主义不好,凯恩斯主义博大精深,这个理论对稳定世界经济,尤其对二战以后欧美经济、对上世纪90年代以后中国的经济稳定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任何好东西,你不能把它用过头或者当成经济学的全部,否则就会有问题。

  凯恩斯主义对中国天然就有一家独统的潜质,中国市场经济是从计划经济转型过来的,而计划经济的思想跟凯恩斯主义是“亲戚”,政府有这么一只手本来就不想撤出来,凯恩斯主义给政府继续插手宏观经济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理由。

  上世纪90年代以后,经济学教科书也有一些问题,对各个经济学流派的理论介绍不全,在博大精深的西方经济学里较多地介绍了凯恩斯主义的总需求管理理论。上世纪90年代后期,很多原本不懂经济学的政府官员,上了个短期培训班,仿佛一夜之间就懂经济学了,他们所学会的就是所谓“宏观调控”、反周期理论、“投资+消费+净出口=总需求”,总需求不够的时候就通过财政或货币政策“踩油门”,总需求过剩(通胀)的时候就“踩刹车”——仿佛这就是宏观经济学的一切。

  货币主义的短期管理理论在中国也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每当通胀稍微高一点,货币主义就跳出来了,说一切物价变化归根到底都是货币现象。虽然从长远来看货币主义有道理,但是短期很多物价变动其实跟货币没关系,而是供给端的波动,比如粮食供给波动、蔬菜供给供波动、猪肉供给波动造成的。结果货币主义一占上风,就会要求央行紧缩,一紧缩过度就造成高利贷泛滥、小型企业大批倒闭、股市暴跌。

  过去几年中国的宏观调控主要受这两种思想交替误导,每一次凯恩斯主义“踩油门”之后就会留下大量的产能过剩、地方政府债务和银行不良资产,每一次“踩刹车”,就会造成高利贷泛滥、中小企业大批倒闭、股市暴跌。

  除此之外,由于政府太过度关注总需求管理、关注短周期管理,就会忽视很多长期、深层次的问题。而对于我们多次提到的供给主义的改革措施,比如大规模减税、精兵简政、放松垄断、放松管制等改革建议,自然就忽略了。凯恩斯主义和货币派一会儿紧、一会儿松,操作起来比较简单,但不解决深层次问题。

  十八大以后,新一届政府强调改革,强调未来十年保持7%的增长,此时 “新供给主义”的战略意义就比较明显了。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