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长最快的特大城市:北上广深一个都不少

2013-04-13 15:58:37  来源:福布斯中文网

现代大城市可能主要是西方世界的发明,但逐渐被发现大量地出现于东方。根据一份对上月温德尔·考克斯(Wendell Cox)在《人口统计》(Demographia)中发布的最新人口数据的综述,全球最大的7个特大城市(定义为城市持续发展,人口超过1,000万的地区)均位于亚洲。最大的特大城市仍是聚集了3,700万人口的日本东京-横滨一带,紧随其后的是印尼首都雅加达,韩国的首尔-仁川,印度的德里,中国的上海和菲律宾的马尼拉。

  约有2,000万居民的纽约都会区自上世纪20初以来一直是世界最大的城市群,直到上世纪50年代才被东京超越。纽约都会区目前是第八大特大城市。目前,排名前28位的世界特大城市中,其他西方城市区有莫斯科(第15名)、洛杉矶(第17名)和巴黎(第28名)。第一座拥有百万人口的现代城市伦敦则根本不在其列,伦敦的城市扩张很久以前就被其城市绿化带所阻止了。1990年,纽约在这份排行榜上还位居第二,洛杉矶排在第八。

  这一去西方化的潮流似乎很可能持续下去。过去十年里,增长最快的特大城市主要出现在发展中国家世界。巴基斯坦的卡拉奇引领了这一增长,该城市80%的人口扩张发生在2000至2010年间,相当引人注目。在该榜单的其余城市里,中国和印度两大增长经济体分庭抗议。

  毫不意外的是,中国有4个特大城市上榜,超过了其他任何国家。过去十年,增长速度排在第二的特大城市是深圳,深圳三十多年前还只是一个小渔村,后来变成了邓小平第一批现代化建设政策的重点“试验田”。1979年,深圳大约有3万人口;如今它是一个繁荣的大都会,人口超过1,200万——过去十年就增长了56%。它的崛起是如此迅速,以致于美国亚洲协会(Asia Society)把它称为“一座没有历史的城市”。

  较老的中国城市也在快速发展。早在新中国成立前的数十年里,上海就早已是一座国际都市。自2000年以来,上海人口几乎扩张了50%。而古都北京和南方工商业重镇广州也几乎以同样的速度发展。

  印度与日本并驾齐驱,均有三个特大城市上榜,但印度城市的发展要快得多。过去十年中,世界第四大城市德里人口扩张了40%;孟买几乎达到了20%;而加尔各答约为10%,对发展中国家的城市而言这一速度相对较低。

  其他快速增长的特大城市分散在发展中国家世界里。尼日利亚的首都拉各斯,人口膨胀超过48%;泰国首都曼谷和孟加拉国首都达卡,人口增长了约45%。世界第二大特大城市雅加达,人口扩张34%,达到了约2,700万人。

  要注意的是,基于可比较的城市区界定来进行人口估算并非易事,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里。例如,对拉各斯的人口估算就有相当大的分歧,当地官员声称,2006年尼日利亚人口普查时,拉各斯的人口是2005年时的两倍。加上“漏掉”的800万甚至更多人口,今年拉各斯的人口将达到2,200万。然而,这一更高的地方统计数字没有被广泛接受。卡拉奇的人口也有争议,一些人声称实际人口要比报告上的低一些。

  相反,人口追踪更为可靠的欧洲高收入国家和美国,那里的城市人口增长相对缓慢。经购买力平价调整后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超过4万美元,而登记人口增长超过10%的城市只有莫斯科一个,作为俄罗斯靠开发自然资源来实现繁荣的中心,该城市迅速扩张。巴黎人口增长8%;洛杉矶人口增长6%;而纽约人口仅增长了3%。

  世界城市化水平最高的主要国家之一日本,其人口增长也较为缓慢。东京是日本人口增长停滞的一大特例,该城市人口扩张了7%,名古屋的增长率为5.7%,而大阪-神户仅有2.4%。日本其他地方人口在快速消耗并缺少外来移民,这预示着,随着来自农村地区的移民耗尽和年轻人总体短缺,日本大城市的未来发展将更加缓慢。

  那么,关于特大城市的未来,这些数字透露了些什么?首先,很显然,最快的增长出现在仍有大量农村腹地且人口相对年轻的国家中。这些主要是贫困地区,大多数国家的人均收入中位数在3,100美元(达卡)到23,000美元(曼谷)之间。这些地区将继续增长,并至少持续到出生率降低对人口的影响开始显现之时。

  联合国对2025年的预测显示,未来的特大城市榜单中,这样的低收入城市将占主流,而增长主要出现在非洲和中亚地区。其中秘鲁的利马、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金沙萨和中国的天津很有可能成为新上榜城市。目前,至少还有7个城市人口超过了800万(印度金奈、班加罗尔和海得拉巴,哥伦比亚的波哥大,越南的胡志明市,以及中国的东莞和成都),这使得到2030年时它们很可能晋升为特大城市。在高收入国家的城市中,伦敦的人口可能最终会达到1,000万,而除此之外唯一的高收入国家候选城市芝加哥(居民超过900万),可能直到2040年才会晋升为特大城市。

  同时,一些中低收入国家的特大城市似乎已达到了饱和。约三十年以前,人们广泛预测墨西哥城将成为世界最大城市。然而,过去十年中,墨西哥城的人口增长减缓至仅11%。墨西哥人口的出生率下滑和其他替代城市的发展,这些使得该国首都远不像曾经想象的那样成为一个增长中心。

  类似的进程也能见于拉丁美洲的其他地区,那里的生育率一直在下降,接近于美国和北欧国家的情况,但还没达到日本或南欧国家的超低水平。过去十年里,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人口增长为13%,圣保罗为15%,而里约热内卢为10%。这些城市将很可能继续增长,但增速有所放缓。

  未来几十年里真正的赢家很可能是中国的特大城市,而且位于印度的特大城市也不是没有可能。中国特大城市的人均收入均超过2万美元,而且中国拥有庞大的农村人口,这意味着城市人口仍有增长的空间。可能还有十年左右,中国的低生育率才会找上麻烦,并将增长放缓至西方国家或日本的水平。

  印度城市,尤其是孟买和德里,不像中国城市那样富裕,但很显然正在变得越来越富有。德里的人均收入水平正逼近1万美元。印度城市的出生率比中国或南美相应城市略高,预计至少在未来十年左右,印度城市能够继续扩张。

  当然,这些趋势可能被任何发展所改变,包括战争可能对城市构成的威胁,环境挑战或者其他大规模的突发事件。但是我们可以有把握地说,世界特大城市将继续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亚洲和非洲,这反映了城市增长模式多变的性质——而这会导致欧、美、日那些人口增长较慢的地区的地位继续下降。

责任编辑: 岩实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