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改革陷囚徒困境 去年央企利润划转社保仅20亿

2013-04-13 07:35:48  来源:华夏时报

  本报记者 孟俊莲 北京报道

  “养老金确实有缺口”、“靠公共养老金养老根本是不行的”,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党组书记戴相龙4月7日博聱论坛的一席话,再把养老金缺口的话题搅热。

  解决这一难题,戴相龙给出了三个药方:延迟退休、加大国有资产划拨社保的力度、加大商业型养老基金规模,从而逐步形成政府、企业和个人账户共同组成的养老金制度。

  《华夏时报》记者通过采访了解到,在现阶段,这三个药方实施起来可能不会一帆风顺,因为每个药方都涉及多方面的利益,就像陷入了囚徒困境一般,要想找到各方都能接受的最佳方案并不容易。

  延迟退休与双轨制

  “干了快30年了,现在让我延迟退休,那我肯定不乐意。”当记者与一位临近退休年龄的邻居罗女士聊起这一话题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凭什么”,“晚退休不仅意味着多交几年社保,也意味着领取的养老金相应减少,一出一进不少钱呢。”

  有数据统计显示,退休年龄每延迟一年,我国养老统筹基金可增长40亿元、减支160亿元,减缓基金缺口约200亿元,那么10年就能减缓基金缺口2000亿元。

  但是,“延迟退休并不是解决养老金缺口的救命稻草。”时评作家张枫逸表示,“这对于不同利益群体影响不一,公务员乐于多干几年获得更多的津贴和各种福利,但对于许多企业人员来说则不然。”他认为,延迟退休是个系统性工程,硬币的另一面是对劳动力就业的冲击。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每年约有300万左右的人退休,新增就业机会1000万左右,如果延迟退休,就业机会就会减少30%。“在就业形势日趋严峻的当下,很可能按下养老金缺口的‘葫芦’,浮起稳定就业的‘瓢’。”

  4月11日,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郝演苏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述了同样的观点。他认为,从长远看,延迟退休虽然是大势所趋,但现阶段则还要考虑现有劳动力人口的就业状况,在目前大学生毕业即失业的严峻情况下,延迟退休要进行科学合理的评估,“如果爷爷抢了孙子的工作,你认为合适吗?”

  而在《钱江晚报》特约评论员舒圣祥看来,延迟退休对普通百姓“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他表示,要弥补养老金缺口,最可行的办法之一就是划拨国有资产,提高国企分红比例,以及加大财政补贴投入。但现在的问题是,已经达成社会共识的办法始终举步维艰,要想让国企吐出更多利润比做什么都难;反倒是遭遇公众强烈反对的延迟退休,被相关专家和政府官员不停提及,大有马上就会进入实施的势头。

  他不禁反问:“养老金双轨制为什么不能取缔?一句话,要延迟退休,就请先并轨养老金。否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违背民意强制实施只能是与民争利。”

  现阶段,公务员不用交养老金却拿高额退休金已经引起广大群众的不满。两会期间,人民网曾经就社会保障问题做过一项调查,在59万参与调查的网民中,有98%的人同意取消双轨制。

  来自中国社科院《社会保障绿皮书:中国社会保障发展报告(2012)》的数据显示,我国以养老、医疗为代表的社会保险,存在着机关事业单位人员、企业职工、城镇居民、农村居民等多种制度,不同养老保险制度的养老金待遇差别较大,75.4%的职工养老金不高于2000元,92.3%的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养老金却都高于4000元,最低者只能拿到200元保障金,最高者却能拿10000元,两者相差50倍。

  去年央企利润仅划转20亿

  实际上,提高国有资产划拨社保基金力度的呼吁此起彼伏,而戴相龙也不遗余力地推动这方面的工作。在其任期内的2009年,《境内证券市场转持部分国有股充实社保基金实施办法》(下称《办法》)正式公布,将暂停了7年的国有股划社保基金的工作向前推动了一大步。

  该《办法》要求,自2006年6月股权分置改革新老划断后,凡在境内证券市场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含国有股的股份有限公司,除国务院另有规定的,均须按首次公开发行时实际发行股份数量的10%,将股份有限公司部分国有股转由社保基金会持有。来自国资委的数据显示,2009年央企完成向社保基金转持国有股55.3亿股,对应的市值达429.68亿元。

  社保基金2009年年报显示,其当年管理的资产总额从2008年时的5623.7亿元升至7766.22亿元,一年净增2142.52亿元,成为自2000年社保基金成立以来,资产增速最快的一年。当年,基金权益投资收益达到850.49亿元,投资收益率16.12%,仅次于2007年大牛市时的业绩。

  《办法》落地后,戴相龙并没有停止呼吁。2012年5月,戴相龙就国有股划拨再次发声。12月17日,他在出席社会保障国际论坛暨《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2》发布式时又呼吁加大国有资产划拨力度,并称“如有需要,可将超过51%的国有股划拨全国社保基金”。

  在此次会议上,戴相龙甚至给出了划拨国有资产可采取的三种方式:一是完善现有国有企业上市将其股份或募集资金10%划拨给全国社保基金的制度,并把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的这项管理办法,上升为国务院的专项条例;二是将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国有企业上缴利润,按不低于20%的比例划拨全国社保基金;三是如有需要,将国家控股比例过高的中央企业(包括金融企业)部分股份划拨全国社保基金。“粗略统计,截至2011年底,国资委监管的中央企业和财政部、汇金公司投资的金融企业净资产约15万亿元,其中上市公司中国家控股超过51%以上的股份就达2万亿元。”戴相龙表示。

  来自今年1月10日全国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工作会议的数据显示,到2012年底,国有控股上市公司有953家,占A股上市公司数量的38.5%,市值合计达到13.71万亿元,按照10%的划拨比例来算,应该有1.1317万亿属于社保基金,但实际上,截至2012年末,社保基金管理的总资产规模刚刚超过1万亿,达到1.18万亿。更有数据显示,社保基金持有的国有股仅为1036.22亿元,与1.1317万亿相比,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难怪戴相龙在博鳌论坛上表示,要实现2020年社保基金3万亿规模的目标,是在“利用划拨国有资产”的前提下。

  今年两会期间,社保基金副理事长于革胜也表示过,在社保基金的四个来源“中央财政预算拨款、中央财政拨入彩票公益金、国有股减持或转持划入资金或股权资产、经国务院批准的以其他方式筹集的资金、社保基金投资收益”中,“中央企业税后上缴国家财政的部分利润,也是我们近年来的资金来源之一,但数额很小。去年,中央财政首次安排了20亿元进入全国社保基金。”

  20亿元是什么概念?社保基金曾于2012年12月12日参与国电电力的增发,仅此一笔投资便达20亿元。

  实际上,观察2013年财政部“关于2013年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就会发现,在国有股减持收入补充社保基金支出方面仅安排了11.34亿元的预算计划,而“调入公共财政预算用于社保等民生支出”部分,也只有65亿元而已。

  联想到新任财政部长楼继伟3月24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3年年会”上关于社保漏洞论的言论,不难想象社保基金急于拓宽募资渠道的急迫心情。楼继伟的话是:“社会保险方面的制度漏洞太多,如果我们不把这些制度的漏洞堵上,提供一些有约束,有激励的机制的安排,包括管理的方式,给多少钱也会吃光。”

责任编辑: 莫莫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