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烨:经济下行压力难改调控基调

2013-04-11 08:21:35  来源:经济参考报

  9日公布的3月份CPI数据导致股指走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人相信,低于预期的物价涨幅将让政府转而更加关心增长问题,从而保持甚至加大货币宽松的力度。然而这种想法很可能与现实存在出入。即使一季度GDP增速放缓,今年宏观调控基调也很难改变。

  不可否认,当前的经济增长情况并不好。10日公布的3月份出口数据同比增长10%,与1月份的25%、2月份的21.8%相比回落明显。可就是这样,出口数据也基本算是一季度经济数据中唯一的亮点了,无论是需求、投资,还是一系列的工业指标,表现都更为黯淡,始于去年四季度的经济复苏在今年一季度出现反复,有人称之为“倒春寒”。

  经济增速回升仅一个季度就再次面临下行压力,这在本世纪还是头一次,但仍不足以改变调控基调。种种迹象表明,新一届政府能够容忍更低的经济增速,以换取更高的经济增长质量。其实,中国当前已经到了潜在增长率下降的发展阶段。根据发展经济学理论,随着经济发展和城镇化的推进,农村剩余劳动力会逐步向城市转移,当这一过程趋于完成,劳动者收入会快速上升,从而导致该国贸易条件恶化,经济增长速度放缓。在中国,人口老龄化的提前到来,进一步加速了这一进程。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测算,未来10年中国将进入6%至8%的中速增长阶段,比过去十年平均水平下降2至3个百分点。在潜在增长率下降的时候,如果短期内人为推高速度,一旦超出潜在水平,就会带来通货膨胀的压力和金融风险,导致经济大起大落。

  有人说当前复苏势头的疲弱很大程度上是此前调控政策造成的。其实不如说,调控正在挤出“虚胖”的水分。比如,“国五条”细则中将稳定房价列为省级及以下各级政府的直接责任,这就肯定会对房地产投资增加形成明显约束。地方版“国五条”细则的陆续出台,更是强化了这一政策的效力。再比如中央出台的八项规定,它的贯彻落实直接导致了餐饮业乃至整体消费需求的下滑。商务部的监测数据显示,2013年1至2月,餐饮收入同比增长8.4%,比上年同期放缓4.9个百分点,为2003年7月以来新低。受此影响,2013年1至2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际增速比去年12月份回落3.1个百分点。

  增速放缓不会带来政策调整的更重要依据在于,通过结构调整,将增长模式从出口导向型转为出口、内需双驱动,从而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迈入高收入国家行列,这就要求在一定时间内要允许增长速度适度放缓。有人说,在前年强调“控物价”,去年强调“稳增长”之后,今年政府更关心的是“调结构”,这种说法不无道理。因为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当前较为可行的办法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全要素生产率的来源包括技术进步、组织创新、专业化和生产创新等,所以在产业结构调整方面,强化创新驱动将成为今后一段时间的重中之重。鉴于这些调整既不可能一蹴而就,还需要摒弃一些传统的拉升GDP的做法,所以短期经济增长速度下降是可以容忍的。

责任编辑: 安吉罗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