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睿鸫:靠发放消费券提振消费是缘木求鱼

2013-04-10 10:09:35  来源:新快报

  向全民发放消费券的建议再次被热议。据媒体报道,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王填曾发起议案,建议利用两年国企利润向全民分红,发放四万亿“消费券”,以促进消费。发改委回复称,对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发放消费券是否可行还需要进一步论证。

  毫无疑义,给全民发放四万亿消费券的提案,不仅能迎合普通老百姓收入倍增与改善生活的朴素愿望,而且也直接指向令人愤怒的国企分红。拿出国企利润制成的大蛋糕,分两年以消费券的形式,向每位公民平均下发3000元,既能共享改革释放的红利,又能提振国内经济,激活一直处于疲软的消费,岂不是一箭多雕?

  从全国人大代表王填这份议案来看,在发放债券制度设计上,譬如设置使用期限,制定配套性法律等,可谓下足了功夫,以至于发改委进行实地调研,并送达了书面回复。但问题是,基于现有国情,笔者以为,切不可过度神化消费券功效。

  诚然,成都、杭州等地已向当地全体民众发放了价值不菲的消费券,但两地基本都针对的是弱势群体,城乡居民里的困难户,并没有实行全民发放的普惠制。对这部分群体来讲,政府赠送消费券,主要目的是解决他们的生活窘境,而不为了刺激消费。对于弱势群体,政府无论是直接发红包,还是发消费券,都是应尽的义务,无需假借消费券的名义。

  尤其是,消费券对不同消费群体的消费刺激效果不同,对低收入群体可能起到的作用更为明显,但对中高收入群体可能在使用消费券的同时,将节省下来的钱存入银行变成储蓄,沉淀下来,如此一来,消费券拉动消费的效能会大为减弱。而且,倘若大家互相攀比,消费券演变成强制消费,也不是没有可能。比如,某地公务员工资里扣除一定比例用消费券顶替;此外,倘若这个议案真得成为公共政策后,向全国人民发放四万亿消费券,会不会引发新一轮通胀,也值得担忧。

  倘若从深层次上分析,影响国内消费根源在于财富的过度集中。我们应看到,到2012年末,中国GDP已高达51.9万亿,位于全球“榜眼”位置,人均GDP也达到6100美元,中国居民个人储蓄余额高达41万亿元,与此相对应的则是,中国的基尼系数已由改革开放前的0.16上升到目前的0.47,不仅超过了国际上0.4的警戒线,也超过了世界所有发达国家的水平。

  正因为如此,内需不振是一个伪问题,不在于消费本身,而在于收入分配不公。不正视问题背后的现实,不彻底进行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不解决“国富民不强”这个宏大命题,而试图通过发放消费券来提振消费,拉动内需,无疑是缘木求鱼,只能会无功而返,不仅解决不了国内消费问题,反而会引发一系列负面效应。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