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圣祥:解决养老难题岂能与民争利?

2013-04-09 15:01:38  来源:网易新闻

  无论延迟退休的说辞多么动听,最根本的理由就是想减少养老金支出,以弥补其巨大缺口。被“揭穿真面目”之后,相关专家似乎也不再提那些动听的说辞了,承认延迟退休就是为了省钱。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党组书记戴相龙在参加博鳌论坛时表示,目前全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金为2.3万亿元,其中社保基金总额约9000亿元,补充养老金为5000亿元,合在一起不足我国GDP的5%,“靠公共养老金养老根本是不行的”。戴相龙建议,一方面国家应加大国有资产划拨力度,扩大全国社会保障储备基金;同时,选择适当时机考虑延长退休年龄至65岁,推迟养老金领取年龄。此前,他曾在多种场合做出上述呼吁。

  在戴相龙先生的建议中,加大国有资产划拨力度,扩大全国社会保障储备基金,公众无疑是非常赞成的;事实上,要弥补养老金缺口,最可行的办法之一就是划拨国有资产,提高国企分红比例,以及加大财政补贴投入。现在的问题是,已经达成社会共识的办法始终举步维艰,要想让国企吐出更多利润比做什么都难;反倒是遭遇公众强烈反对的延迟退休,被相关专家和政府官员不停提及,大有马上就会进入实施的势头。

  曾经,为了证明延迟退休的合理性,相关专家列举了很多理由,比如“缓解劳动力不足”,比如“应对人口老龄化”等等;可是,无论延迟退休的说辞多么动听,最根本的理由就是想减少养老金支出,以弥补其巨大缺口。因为退休年龄每延迟一年,养老统筹基金可增长40亿元,减支160亿元,减缓基金缺口200亿元。延迟五年就是1000亿元,十年就是2000亿元。被“揭穿真面目”之后,相关专家似乎也不再提那些动听的说辞了,承认延迟退休就是为了省钱,因为“靠公共养老金养老根本是不行的”。

  问题是,为什么不行呢?是因为缴费的民众缴的太少了领的太早了?显然不是。养老金形成缺口的原因无非三个:一是要还旧账,因为现在很多领取养老金的老人,之前并未足额缴纳养老金;二是现在仍有相当大的群体不缴一分钱养老金,虽然机关养老金由财政直接支付,但因为他们养老金高又不参与社会统筹,使养老金盘子失去了重要的供血来源;三是养老金打理不当收益低。

  对应的,要弥补养老金缺口,至少有三条路径:一是划拨国有资产、提高国企分红、加大财政补贴以还清旧账,改变新人为旧人发放养老金的模式;二是改革养老金双轨制,全部参与社会统筹,给养老金“造血”;三是加强养老金投资管理,争取“让钱生钱”。现在,相关部门对这三条一条都不做,却唯独将原本不相干的延迟退休放到台前,这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

  我们不禁想要反问:养老金双轨制为什么不能取缔?一句话,要延迟退休,就请先并轨养老金。否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违背民意强制实施只能是与民争利。

责任编辑: 恺睿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