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切尔经济学的回归

2013-04-09 10:18:04  来源:金融时报

  “经济学太重要了,不能仅仅把它留给经济学家去研究。”这是刚刚去世的“铁娘子”撒切尔夫人的名言。撒切尔夫人对于英国的再造意义毋庸再议,但是对于遥远的中国而言,除了津津乐道她在人民大会堂前戏剧性的摔跤之外,点检她的政治遗产尤其是经济措施,对于今天的中国还有什么意义?

  撒切尔曾经说过,经济学家的观点反映其个人的非经济方面的价值观,这对于她也不例外。上个世纪20年代年,玛格丽特.撒切尔出生在一个杂货店家庭,据说她人生第一印象就是在婴儿车上看到的繁忙交通,这一愉快记忆或许开启了她乐于置身开放外部世界的经历。在其回忆录《通往权力之路》中,她写道“我出生在一个讲求实际、严肃认真、宗教气氛浓厚的家庭。”其父母都是虔诚的卫理公会教徒,父亲祖上几代都是鞋匠,她也是其家族第一个上牛津剑桥的人。

  这一背景也使得撒切尔夫人对于经济学的理解与当时流行的凯恩斯学派大相径庭。凯恩斯本人出入伦敦的布卢姆斯伯里文化圈,文艺而富足,死前名言是“香槟总是不够”,而玛格丽特则来自林肯郡的格兰瑟姆,节俭而严谨,童年离不开战时的配给制记忆,其家庭“从不浪费东西,生活上也总是量入为出”。

  撒切尔夫人认为自己对经济学的看法也来自“个人经验”,也就是“卫理公会教、食品杂货店、扶轮社以及在那种环境下培养起来的、受到尊重的所有严肃和持重的美德”。正是由于个人经验与生活常识,使得她免疫于当时的思潮。

  时代潮流是什么呢?撒切尔夫人在其自传中回忆,在凯恩斯主义和社会主义影响之下,“人们强调的是政府通过直接和经常的干预能够改善经济情况。如果能以开明的办法使用国家的大权,国家就能使个人、家庭或工商企业摆脱在生活中所受到的各种限制。特别是,当一个家庭的花费超过其收入正走向毁灭时,(按照新的经济学观点)国家却走向繁荣与充分就业之路。”

  也正因此,政府的支出不仅有理念的支持,也赢得道义的赞许,传统的自由法则和约束则被微妙地束之高阁。即使在她没有阅读米尔顿 弗里德曼等人著作之前,撒切尔夫人已经觉得上述思潮并不可信。当她成为保守党议会成员时已经有“有自己的理想”,对于这样一个坚定信仰“财政稳定、自由企业的创造潜力和社会纪律”的人来说,五六十年代英国正在前进的方向值得担忧,她甚至断言“对我们的经济管理了解得越多印象就越差。”

  随后,她很快就被“有关货币主义、自由贸易和放松管制的好处”等理论说服,然后又说服更多别的人,在多年首相任期内对英国经济开始了系列大胆改革。于是,一度不可一世的工会势力被彻底击败了,一度庞大的国有企业被出售了,一度繁琐的政府监管被放松了,而一度气若游丝的自由资本主义精神终于回归。她不仅重整英国经济,使之重新回归世界舞台中心,更与对岸的里根总统一起向世人证明,自由市场制度的确仍旧是最不坏的制度。

  这对于中国有什么可以借鉴之处? 按照经济学家奥尔森的理论,一个社会承平越久,利益集团的密度与势力越大,他们高度组织化的寻租逐利行为将轻松战胜一盘散沙的大众,即使后者的公共利益要远大于前者,如何对抗利益集团将成为国家兴衰的关键。作为西方各国中最早进入工业文明的英国,利益集团的势力如此庞大,按照奥尔森的理论,几乎看不到突围而出的希望。战后数十年间,英国病日益严重,甚至有人断言它将第一个从发达国家退回到发展中国家。这似乎有力地证明了奥尔森的洞察力。

责任编辑: 恺睿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