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国企越来越强 政府干预越来越多

2013-04-08 09:17:13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政府和市场,这一对有形之手和无形之手博弈的边界在哪里?在转型经济体中,政府应该发挥怎样的作用?国有企业的贡献和作用应该如何评估?如果创新是未来增长的重要动力,那么制约创新的因素有哪些?

  在2013年博鳌亚洲论坛“政府与市场——新环境、新思考”分论坛上,作为“市场逻辑”的支持者,北京大学教授张维迎的言论很尖锐,他说:“过去10年,国有企业越来越强大,政府干预越来越多,这是很大的问题,如果政府不逆转国企主导的经济,中国将无法继续增长。”

  但与之呼应的是,来自法国的圣戈班前董事长、拉扎德董事Jean-Louis Beffa认为,不可低估国企的成就和贡献。

  香港财政司原司长、现任黑石集团高级董事总经理的梁锦松也认为,在一些核心领域需要有国企主导,国企的属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对其监管,并进行公司化治理。

  增长靠政府还是市场?

  当欧美还笼罩在经济危机的阴霾中时,世界将增长的期望放在了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身上。如果想要继续保持稳定增长,政府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张维迎表示,外界对中国的经济成功存在一个误解,认为中国的成功是由于中国政府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是因为国有部门特别庞大,这种情况必须加以逆转,中国成功是因为政府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小,国有部门越来越小,这才是最重要的原因。

  张维迎说,过去十年中国保持了高增长,因为前二十年改革红利的积累持续影响了这十年,但今后十年中国必须继续市场化、放松管制,缩小国有企业。

  “要让市场发挥作用,同时中国需要法治,否则不可能有真正有效的市场。”张维迎说,如果国有部门非常庞大,或者主导某一些产业,我们就不可能有公平的竞争场所。

  相对于张维迎的“市场逻辑”,也有一些观点认为,不可忽视国家的力量。

  法国电力首席财务官Thomas Piquemal认为,中国、韩国、德国取得令人瞩目的高增长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国家资本主义可以进行长期规划,而非短期投资主义,而德国国家资本主义就是长期规划的好例子。

  长江商学院院长项兵称,过去中国取得成功有两个因素,一个是国家资本主义,一个是民营企业,而中国的未来取决于民营企业的发展。

  项兵说,我希望看到精英治理,使最好的人参与到政府治理中。同时政府的权力应该削弱,否则就会有腐败,有收入不平等。

  作为企业界人士,微软公司全球资深副总裁张亚勤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经济发展需要政府的顶层设计,但真正的运行和细节要靠市场规律。这两种必不可少,没有顶层设计会效率低下,如果有了规划,政府什么都管着,也很难实现经济发展,最终还是要靠市场,靠企业,靠创新的力量。

  “对于新兴经济体而言,如果要有好的市场经济,需要的是合格的监管者或能够发挥促进性作用的政府。”印度工商联合会会长、汇丰银行印度董事长Naina Lal Kidwai说。

责任编辑: 安吉罗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