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荣融:国企改革不走回头路 政企分开为抓手

2013-04-08 08:05:32  来源:中国青年报

  “现在(国企)日子好过了,我内心最担忧的是改革走回头路。”国务院国资委原主任李荣融近日表示。他没有明确指称到底谁想往回走,不过,他反复强调,国企改革其实很简单,就是要以政企分开为抓手,充分发挥市场调配资源的作用,不能让政府审批的手乱动。

  李荣融是在自己的新书《遵循规律办企业》发布会上作上述表示的。该书集纳了他任职期间的100多篇讲话稿,以国企改革为纲,较为系统地阐述了国有资产监督管理体制的完善进程。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搞好国有企业,没有现成的模式可以借鉴,也是世界性难题,只能在实践中探索和认识,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才能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搞好国有企业的路子。”李荣融在书序中说。

  2003年春,国务院成立国资委,李荣融出任第一代“掌门”。其时,他已然认识到“国有企业改革20多年来,能改、好改的问题已经基本得到解决,剩下的都是难啃的骨头”。在以后的8年中,李荣融带领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树规立矩,多有开拓,为国企(尤其是央企)的大发展铺设基石。在其主管国资委的8年中,中国有35家企业进入世界500强,央企营业收入、实现利润、上缴税金年均增长率超过20%。

  不管是在职还是离任,李荣融都深感国企发展的内外压力,他在书里书外既为国企发展出力,也为此中体制辩护。

  国企改革前提是政企分开

  在发布会上,李荣融说,他在国有无锡油泵嘴厂做厂长时,曾经向政府跑过一个项目,光审批就弄了8年。“幸亏当时我们采用的工艺还比较先进,不至于一投产就亏损。”他认为,2002年以前的国有企业体制就是不负责任的体制,谁都想揽权,出了问题谁也不担责。

  他还以钢铁调控为例批评政府之手的扭曲。多年以来,粗钢的产量一直是政府调降的对象,可是越调越高,从4亿吨调到了11亿吨,导致严重过剩,全行业在微利和亏损中挣扎。“谁负责?你找得到负责人吗?”李荣融问。

  正是有此深刻感受,当记者问及国企未来走向时,他毫不犹豫地说:“接下来国有企业改革抓什么,我认为很简单,就是以政企分开为抓手,来检查各个部门。关键看有关政府部门有没有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作用,如果老是让审批发挥作用,那就错了,方向反了!”

  这是他一贯的态度。4年前的华东六省一市国资工作交流会上,他也曾表示:“《企业国有资产法》正式实施后,各地应该对照它,把已经出台的各项法规好好梳理。不管你授权给谁,政企必须分开,政资必须分开,不分开就埋下了一个腐败的陷阱,这是无数例子证明了的。制度设计不好,就容易出问题。”

  李荣融认为,国企机制的改革不能少,不管国有企业还是私营企业,要攻克的课题就是公司治理结构,因为以往的安然倒闭,爱立信、诺基亚、摩托罗拉的亏损,到现在索尼、松下等日本企业出现问题,源头都是公司治理出现了危机。其核心则是董事会的建设,完善委托代理关系,既激励经理人奋力向前,又防止其独断专行酿成大祸。

  长期以来,中央企业存在着“有任命没有任期,有职务没有考核,薪酬同业绩不挂钩”的现象。在国资委成立以前,有的企业亏损了,领导却还拿着115万元的工资。这样的结果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对此,国资委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考核央企和负责人,尤其是实施了经济增加值的考核,既调动企业的积极性又给予足够的约束。

  对于央企负责人薪酬,李荣融的观点是“该给的要给”。国企要和民营、三资企业竞争,薪酬水平上不去就会沦为人家的人才培训基地。像中国石化、中国航空等企业负责人的年薪一度不足10万元,中核工业、中国石油等不足20万元,这种激励不足直接导致了人才的流失。为此,国资委成立后普遍提高了央企负责人的薪酬。不过,李荣融也强调,“绝大部分国有企业领导都是党员,还要讲贡献、讲觉悟,履行党员义务”。

关键字: 李荣融 国企改革
责任编辑: 恺睿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