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调控政策何苦指向婚姻

2013-04-04 09:16:39  来源:东方早报

  不断出台以家庭和婚姻为指向的调控政策,政府将陷入与自身目标和存在价值相违背的尴尬境地。

  杨遴杰

  3月30日,北京市的“国五条”实施细则出台,规定自3月31日起禁止京籍单身人士购买二套房。

  听闻此事,我的第一反应是:单身是否天然有错,或者有原罪,要承受这种权利的剥夺和惩罚?已婚家庭拥有两套住房有合理性,单身就没有?第二反应是:通胀水平不低,保值渠道又堵死一个。第三反应是:在政策颁布前,不需要关乎合理性的讨论和合法性授权,部门出台一个政策就可剥夺掉一个群体的权利,而权利被剥夺者既没有机会参与政策制定,也不能质问合理性,不能为自己辩驳,只剩被动接受政策。

  把这些年的调控政策一条条看下来,发现最近的政策都特别喜欢在户口和婚姻问题上做文章,让人们在结婚离婚的选择中进退失措。关于“二手房交易所得征收20%个税”导致离婚增加一事姑且不说,现在的单身禁购又会导致结婚问题上的混乱。

  拿我做例子吧,作为一个拥有北京户籍的大龄未婚男性,当年我只买了个单身公寓,最近正琢磨着是不是要找个姑娘买个房子结婚。这细则一出,我发现要想结婚还要有个适合家庭居住的房子就要麻烦好多:要么找一个有大房子的姑娘,这似乎带点冲人房子去的不良动机;要么卖掉自己现在的小房子,再买套大的,但一买一卖之间又没有说可以抵扣第一套出售时的税费,等于要多交很多税;或者找个通情达理的姑娘,在我没大房子之时也同意先变成一家子人,然后用家庭的名义获得第二套房子的购买权利。

  这几个方案要么增加纳税额,要么增加结婚的难度,结婚的双方可能要经常考虑,对方是为了房子或者买房子的权利而结婚,还是因为爱情而结婚。社会是有交易成本的,影响婚姻稳定的因素本来已经够复杂,再加上这么些提高婚姻复杂程度的政策,无疑会导致更高的社会成本。不断出台以家庭和婚姻为指向的调控政策,政府将陷入与自身目标和存在价值相违背的尴尬境地。

  首先,婚姻在本质上是一种包含家庭成员在内的财产安排。而在政策影响之下,离婚考虑的不再是夫妻间的财产安排问题,而是夫妻如何以解除婚姻的方式从政府那里更多地获得两个离婚者的共同利益。简单地说,离婚不是为了分财产而是为了得收益,而且是从婚姻关系之外的其他关系中获得。两个人结婚,也可能是为了获得多买一套房子的权利。这样来看,很吊诡的是,政府原本是婚姻关系的确认者、公证方,婚姻关系的合法性是通过在政府婚姻登记处登记来确立的,现在政府的调控政策却使得它自身成为导致婚姻关系被利益支配的破坏性力量。

  其次,婚姻包含着家庭成员之间的伦理责任,家庭成员各尽其分,承担对家庭和其他成员的责任与义务,其中最主要的责任就是维护家庭的稳定。作为社会管理者的政府,和作为社会基本单元的家庭,在家庭稳定上的取向是一致的,都不愿意婚姻随意破裂或者结合。社会中的每个人都是有利益考虑的,公共政策与人们行为的关系就像河道对于河水,河道是什么走向,河水就会如何流动。比如,拆迁政策不合理的时候,七十岁的老夫妻也笑着去离婚。这样的政策出台本身就是不负责任的。

责任编辑: 岩实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